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章 你们值得更好的未来
    一时间,我热血沸腾的身体一下子又回复到了正常的温度,所谓的英雄情节也瞬间烟消云散了,毕竟,雄心是靠实力来支撑的不是靠蛮干。

    看来,现在只能智取了。

    这时,我突然看到了我周围不断闪烁着的流光,本来不知所措的心又突然升起了无尽的希望,我追溯着这些流光的运行轨迹,惊奇的发现这些流光所到之处,那些沿途的残念居然开始慢慢的化为了虚无………

    我这才明白,原来不是这些残念没有注意到我,也不是他们没有对我产生一丝一毫的杀心,而是因为注意到我还有想对我下杀手的残念统统被这些流光化为了乌有……

    我很快从眼前这震撼的一幕中清醒过来,整理了一下思路,这应该不是单纯的化为了乌有,更像是被净化了。

    对!

    就是净化!

    这时我想起了我出现在这女人的意识海之前最后听到的一句话:

    “挚爱执念已使用,净化开始……”

    那这么说,我这具身体就是所谓的挚爱执念……

    爱是万物,可由万物组成,也可化为万物,自然也可以净化万物,尤其是所谓的怨念,那更不在话下!

    我试着引导这些流光的动向,但是这些流光却没有轻易的让我如愿,仅仅在原地不断的盘旋着,就是不肯有一丝一毫的推进,一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进水不犯河水的高姿态。

    我心里十分着急,因为在时间的不断推移下,那个女人的身形越来越苍白和虚幻,随时都有可能消散于这方意识海内。

    我的思维快速的运转着,飞快的回想和眼前情形有关的记忆片段,在焦头烂额到意识都开始有一点恍惚的时候,不经意间看见了那些残念脸上荡漾着的狰狞表情……

    我一下子明白了,这些有净化功能的流光做主要的目的是净化这个女人的戾气,他们对这些所谓的残念并没有义务净化,更何况我是无意间闯入这一片意识海之中的,他们也仅仅只有保护我不受这些残念所蕴含的暴虐和戾气所影响的义务。

    既然是这样就好办了,因为这些流光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我的安全,那么就换我主动对这些残念发动进攻。

    那句成语同样还有后半句: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我就不相信这些残念有这么好的脾气。

    所以……

    那你们就收拾收拾准备离世吧!

    我紧紧的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闷着头直接向那个被成千上万的残念围成的包围圈撞去,与此同时,我轻轻的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瞥见原本在我周边不断盘旋着的流光随着我身形的移动紧紧的贴在我身体表面。

    此刻我的身体不断地闪烁着接近于银色的光芒就仿佛这些流光在我的身上组成了一件流光熠熠的铠甲,看着这些突如其来的,也在意料之中的变化,我本来还有些放不下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

    于是我冷哼一声,任由身体不住的向前冲带来的惯性在这个看上去坚不可摧的包围圈上撞了一个大洞。

    伴随着令人牙酸的凄惨叫声,我轻易的从那个大洞上钻了进去,小手一挥,乐于助人的将周围不长眼和没有注意到我的残念统统化为了乌有。

    但这热血沸腾的场面并没有持续多久,这些残念就纷纷停止了对那女人的攻击,离我远远的,恐惧的看着我,更确切的说,是敬畏的看着我身上的流光。

    在我好奇的打量下,我惊奇的发现他们原本模糊的面容居然开始慢慢变得清晰起来,甚至眼睛里面的暴虐在那流光出现之际,也开始慢慢的变淡,更让我诧异的是他们眼眸更深处还有着更深邃的情感,这似乎是一种叫做虔诚的光芒,虽然只有一点点,但是这份虔诚似乎已经触碰到了灵魂……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但看着他们突兀消失的戾气还有杀意,心里还是有些感慨万千的。

    在我看来,这些流光给他们带来的感受,就好像在漫长到没有尽头的黑暗中沉淀了不知多久,在心底里都认为自己和黑暗早已融为了一体,已永远见不到光明的一类人在已经濒临绝望之际突然发现黎明的曙光就在自己不远的前方……

    没有人不向往光明,只是因为一次背叛,一次伤害,一次不值得的付出而选择了黑暗……

    “值得吗?”

    值得吗?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我也在扪心自问,我以前的付出真的值得吗?

    不知为何,此时此刻我的眼前又浮现出了孙骁骁那张冷漠的脸,心里一阵撕心裂肺的痛,值得吗?

    “值得吗?”

    这句话也让这些残念沉默了,本来有些异常喧嚣甚至充斥着杀意的意识海一瞬间变得寂静,一时间寂静的仿佛这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久久的沉默,沉默到整个意识海内只有那个女人在一旁瑟瑟发抖时的抽泣声……

    我回头看了那女人一眼,心里更是坚定了要解救她的念头,缓缓向那些残念走去……

    这些残念看着我逐渐逼近的身影,顿时心生警惕,他们缓缓的聚集在我的正前方死死的盯着我的一举一动,大有一副我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要不顾一切的向我发动进攻,即使鱼死网破也在所不惜的架势。

    他们突如其来的的反应,顿时让我压力倍增,我每走一步都仿佛有一座大山压在我身上一般,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摸了摸凉飕飕的后背,才发现那里已经布满了冷汗。

    我不卑不亢的看着他们,顶着这股几乎让我窒息的压力,开口道:“忘掉那些不值得的事投胎去吧,好吗?”

    沉默,久久的沉默,他们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我,什么话也不说,这成千上万道目光的注视让我浑身都不自在。

    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们真挚的说到:“如果……如果你们还有什么牵挂的话,就交给我来完成吧。”

    “因为你们值得拥有更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