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七章 鬼心与执念
    “阿斌,带着我的爱,好好的活下去吧……”

    好好活下去……

    这句话不知道何时起开始变成了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望……

    不知道是不是和孙骁骁分手开始……

    不知道是不是从我见到阿丽第一眼开始……

    不知道是不是我在实验室里面听到那让我魂飞魄散的高跟鞋开始……

    不知道是不是我前往肖家村去看一个早就被烧死的人被分尸开始……

    不知道是不是那一个无皮的女人走到我身前开始……

    不知道是不是我遇见洁儿,并且或者从她们母女俩的手中逃出来开始……

    不知道是不是阿丽在我身边走走停停,聚聚散散开始……

    不知道是不是我在医院里遇见那两父子的时候开始……

    不知道是不是从走廊里面的哭泣声开始……

    不知道是不是从水龙头里面的血液流淌在我脸上开始……

    不知道是不是从染血走廊上的皮鞋叩击声开始……

    不知道是不是我拿着两父子的鬼心开始……

    不知道是不是我走上那鬼路的一刻,我就必须开始面对诸如自己的好朋友在我的面前被生生活剥成一具骨架,我却无能为力的绝望……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活着真正的变成了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望。

    所以,我要好好的活下去。

    我一定要活下去……

    带着你们的爱……

    好好的活下去……

    活下去啊!!!

    ……

    ……

    ……

    “鬼心的拥有者,获得完整的执念。”

    “此执念为挚爱。”

    “激活初始鬼心。”

    “鬼心拥有者拥有三颗主动鬼心,四份完整的执念。”

    “执念分别为爱情,挚爱,亲情,友情”

    “鬼心的拥有者,是否使用执念?”

    ……

    ……

    ……

    当王璐身体消散所化为的白色流光湮灭在我的体内时,我的脑袋里面突兀的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刻板和平缓的语调没有一丝感情的波澜,就好像在学校考试的时候所听到的指示音一般,话句话说,这声音就好像事先就录好的一般。

    还没有让我对这突兀出现的话语产生对其来源的质疑,下一刻我就捂着头跪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很是痛苦。

    因为随着这几句短暂的话语在我脑海里面突兀的出现,大量的信息旋即在我脑海里面轰然炸开,就好像宇宙大爆炸一般,大量的信息就像一个质点一般,纷纷爆炸开来,如同宇宙初开,衍生出无穷无尽的信息量。

    当我用了仿佛一个世纪的时间才理顺这些颇为庞大的信息量,我这才睁开了眼睛,此时我终于明白,所谓鬼心的真实来历。

    鬼心原来就是一个人死后最大的执念。

    所以执念也是鬼不愿意投胎的最主要原因,同样执念所化的鬼心是让人死后能以另一种形式存在(也就是鬼)的重要凭证,也因为这个原因,鬼也只能存在于生前执念最深的地方。

    我此刻才明白这个白衣女人之前说过的一句话:

    “不是所有的鬼都怕天亮,大部分时间鬼只会在他们执念最深的地方停留。”

    同样一旦失去了鬼心,鬼也就失去自己的执念,再也没有投胎的能力了……

    也就是说对于这些失去鬼心的鬼等待他们的只有一条路……

    也就是……

    魂飞魄散!

    此时我眼前浮现出了那个老头和年轻人真诚的笑容,他们是骗我的……

    他们根本就不能去投胎了……

    他们此刻已经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他们最后的足迹也仅仅停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你们怎么这么傻啊……

    我只知道我的眼泪水又为他们流了出来。

    至于那声音所说的三颗鬼心,让我很是疑惑,多出来的那一颗会是谁的?

    正当我想要进一步去思考的时候,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在我的身后传出来。

    “不要过来……不要……阿斌……救救我……我不想死啊……我真的不想死啊……”

    我急忙回头,看见白衣女人在我的注视下,随手一招,将在一旁昏迷了许久的张青青抓到了手中,一脸戏谑的望着我。

    我心里真的是出离的愤怒了,我死死的看着这个女人,大喝道:“你这样做,阿丽知道了,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她听到阿丽这个名字,脸上充斥着浓浓的忌惮,紧握着张青青的手都有一点松动的迹象,但正当我绷紧的心弦正要松开的时候,她的手却突兀的进入了张青青的肩膀,张青青的肩胛骨直接被她的手给洞穿了,张青青的肩膀瞬间出现了一个大洞。

    一团团血污在她们两人之间蔓延开来,就像下了一场血雨一样,尤其的的恐怖,伤口也尤其的触目惊心,但看在我眼中却有着说不出的悲凉。

    “我恨你们这些男人,是你们这些男人毁了我,一切都怪你,就怪你是一个男人,我最讨厌的也就是男人!”

    我对她突然说出的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愣了半天。

    她难道经历了什么?

    我刚想开口,就看见她的手从张青青肩膀处移开,趁势就要向着张青青的头颅刺去,她的手指上突兀的生出比刀刃还锋利的指甲,我心里一惊,按照这指甲的锋利程度来看,若是真的刺到张青青的头上,张青青铁定难逃一死。

    我心一慌,大吼:“住手!”

    那女人看了我一眼,手里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我顺势就要向她快要接近到张青青头颅的手指甲冲去。

    明晃晃的指甲反射着刺目的的白光,刺得我眼睛阵阵生疼,但我不敢闭上眼睛,那怕一秒,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任凭眼泪哗啦啦的从眼眶中滑落,在地上碎的像断了线的珠子……

    这女人看我靠的近了,身形也是一怔,有一丝慌乱,但还是很理智,对着我随手一挥,久违的束缚感又重新萦绕在了我的身上。

    但是这份让我曾经后悔不已的无力感仅仅持续了片刻,因为我的脑海里又出现了一句话。

    “鬼心拥有者,是否使用执念?”

    “是!”

    “请说出需要使用的执念类型。”

    我沉吟了一瞬,想起了之前这女人说的那句话,一下子明白了。

    在脑海里默念:“挚爱”

    “挚爱执念已使用,开始净化!”

    我身上顿时冒出一阵阵白色的光芒,在空中化为了一道流光,在那女人惊讶的目光中,直直的飞进了她的脑海。

    下一刻她松开了手中的张青青,脚下一软就跌倒在了地上,半天没有什么动静。

    我走到她的身边,想要查探一下她的情况,但在触碰到她身体的那一刹那,一大段混乱的记忆一瞬间涌进了我的脑海。

    这份记忆庞大的几乎要将我的脑海给撑爆了,还没等我看清楚这是什么,我便两眼一黑,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