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五章 穿新衣
    阿斌……

    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一下子在我的心里震荡开来,王璐就是在自己的皮被剥下来的那一刻,都没有停止过对我的关心。

    直到这一刻,她都没有担心过她自己……

    她唯一担心的就是我……

    阿斌……

    这两个字很简单很普通,但是在我的耳中,却可以听出即将要离开人世间那种舍不得放不下的眷恋,只不过她此刻唯一挂念的就是我……

    阿斌……

    我泪眼模糊的看着眼前两个血肉模糊的人,除了一个人要稍微感觉新鲜一点之外,两人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

    只不过我对另外一句充满了无尽的憎恨……

    我紧紧注视着王璐现在的身躯,失去了皮肤的覆盖,我发现了王璐的血肉大部分都已经消失了,这个女人之前给治疗的时候,也仅仅只治愈了她的皮肤……

    因为她需要的仅仅是王璐的皮肤……

    说实话王璐现在的模样,甚至比那个女人都还要恐惧几分,因为失去了大部分的血肉,森森白骨已经暴露在了我的视线中。

    尤其是她的脊椎骨!

    王璐练过舞,她的身材是很好的,脊椎骨也不例外,很直,很挺拔。

    但是就这么暴露在我的面前,一块一块相连在一起,血就这样一片一片的向下渗透着,将这笔直的脊椎骨,染得血红,血红的,红的触目惊心。

    而这个女人这时候,那巨大的到处乱颤的眼珠子,此刻居然破天荒的没有在继续动弹了,就这样仔细的端详着手中一整张完整到堪称为完美的皮肤,脸上的血肉都皱在了一起,露出了很明显的纹路,看上去她笑了。

    而且笑的很开心,就像拿着用了攒了很久的钱才买的一套自己梦寐以求的晚礼服一般,爱不释手的把玩着,小心翼翼的抚摸着,似乎一不小心就会破碎一般。

    一对眼珠子紧紧的贴在这染满鲜血却薄如蝉翼皮肤上,就好像正在端详的不是刚刚才从一个人身上剥下来的皮肤,而是一件经过了无数日日夜夜的镌刻才雕琢好的艺术品。

    过了许久,她将目光转向面前和她几乎一模一样的王璐,发出了咯咯的笑声,这声音真的很好听,好听进了骨子里。

    但是从这个血肉模糊的身躯中发出来,真的好阴森,真的好恐怖,一股股凉意,凉的彻底,直接凉进了我的骨髓中去了。

    我一点不怕,我只是觉得我的身体被禁锢了太久,那种无力感真的让我开始生出了无尽的愧疚感。

    突然王璐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把我从那种失落中唤了出来,我看向她们两人,我看见这女人摸了摸自己满是快要腐烂的身躯,她的话语有些焦躁,十分的急促,她望着王璐身上还是新鲜的血肉,笑了,笑的很残忍,残忍到我感觉到整个实验室都飘荡着令人窒息的血腥味。

    “这样不行,我的身体不好看不好看,皮肤已经不新鲜了,我需要的事新鲜的血肉,越多越好……”

    说罢,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竟然将手刺王璐已经没有了皮肤的身体里,那尖锐的手直接刺穿了王璐的肉,直接将那肉揉成一团,所有的毛细血管还有那些动脉经脉,总之储存了大量鲜血的地方统统因为这突兀的挤压猛地一下炸裂了。

    我眼睛直直的看着王璐的身体,就好像水管破裂了一般,顿时无数血液,就像喷泉一般,止不住的喷了出来,这突然产生的巨大压力差,瞬间让王璐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了了,没有了皮肤包裹的身体更是一片血肉模糊,就好像肉泥一般。

    就这短短的一瞬间,王璐的本来就血肉模糊的身体此刻更是变得凄惨无比,甚至全身上下的所有骨头都在这巨大的压力的冲击下都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纹,甚至连脊椎骨都开始咔擦咔擦的发出阵阵声响。

    王璐的身躯瞬间就被压弯了,血液已一个诡异的向下流动着,就像一个拱桥不断地弯曲延展着……

    直到一声很刺耳的咯嘣声传出来,这像拱桥一样的身躯突兀的对折了……

    我心一紧,这声音一听就是脊椎骨断了,王璐这下就是不死也只能终身残废了,都这样了,那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啊。

    我真的要被这无力的感觉给弄发疯了……

    而王璐在脊椎骨发出了咯嘣一声后,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全部力量,直接跪到在了地上,折弯的背脊真的很恐怖,很恐怖,很是触目惊心。

    王璐咳嗽了好半天,只是在地上喷射出一阵阵血雾,好半天王璐才吐出一口很浓很浓,夹杂着内脏碎片的鲜血,这才没有了动静,静静地趴在地上,就好像这短时间的咳嗽已经消耗了她全部的体力了。

    一旁的女人在王璐的身体上的不断地摩挲着,每抚摸过一个地方,那里的血肉就会大幅度的减少,每一次看似亲昵的抚摸都会让已经失去了全身力气的王璐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她却犹若未闻,轻轻的呢喃道:“我需要血肉……我需要血肉……更多的血肉……还要多……”

    她忽然将王璐从地上轻轻的提了起来,另外一只手就像撕衣服一般将王璐身上的血肉一寸寸的剥离开来,就连脸上的血肉都被她用手指一点一点的剜了下来……

    她很认真的做着这份工作,即使有任何一丁点的残留,她都会耐心的慢慢将它剥落开来,就好像她现在正在雕刻一件绝世的雕塑一般……

    如果不是……

    “啊!”

    王璐不断的惨叫着,血肉模糊的身体不断地在地上翻滚着,在水泥的地面上留下了一大团一大团的血泊,这女人却不管不顾,似乎没有人还有任何事情能够阻止她完成这个浩大的工程。

    王璐的身体渐渐地不再动弹,估计是已经痛昏过去。

    她的身体上骨头与肉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相连,可以说已经到达了血肉分离的地步了,那女人还是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即使她每一次的动作都会带起无数血丝,给人一种极为黏黏的感觉。

    这黏黏的感觉足以让任何一个在坚强的人都忍不住吐出来,因为最恐怖的眼前血肉模糊的场景,而是这个女人一脸淡漠,认为很正常的表情。

    我就这样满脸泪水的看着眼前足以让我发疯的场景,却无能为力。

    我就这这样看着王璐变成了一具骨头架子,而它的内脏仅仅因为一层很薄很薄的薄膜包裹才没有滑落下来。

    就在我为眼前的情形感到触目惊心的时候,一直专注于做这件事的女人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随意的甩了甩手,一大块碎肉顿时飘飞了起来,有的掉在了地上,但是大部分的血液溅在我的身上,沾湿了我的裤脚,但是我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

    这是她将王璐身上所有的血肉的熟练的涂抹在脸上后,将那一张曾属于王璐的皮像穿一件宽松的浴袍一般穿在了自己身上。

    然后不再理王璐的死活,踏着高跟鞋就朝着我走来,我死死的闭上眼睛,不敢再看她。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随着高跟鞋声音的由近及远,到彻底消失,我知道到她此刻就站在我的面前,但是我不敢去看她。

    知道她轻声对我说道:“阿斌,我美吗?”

    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猛地一睁眼,看见了她的容颜,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好半天,我才颤抖着看着她的眼睛,好半天才吐出一句话:“怎么是……是你!?”

    <a href=.qidian.>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