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六章 洁儿不见了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跌跌撞撞的冲出医院大门的,我也不知道我是怎样在拥挤的大街上夺命的狂奔的。

    我只记得路上很多人对我指指点点,我没有任何多余的心思去打理他们,因为我整个人现在都昏昏沉沉的,感觉每走一步整个世界都是随着我的脚步不断晃悠着的。

    就好像我一个人行走在冬夜的冷风中,像一艘被风击打着的一叶扁舟,在海洋上漂浮不定,就这样萧瑟着,晃悠着……

    一如我现在在人山人海的大街上被无限的恐惧围绕着,死死摁着我的额头,就好像我就快要死掉。

    我就在大街上游荡着不知道我现在究竟该走向何处,我整个脑海也因为这件事情变得空白起来,但是也因为这一件事,我也死死的记着:

    晚上十点,来实验室。

    那一抹歪歪扭扭的字迹,就好像从我自己身上流出去血一点一滴的汇聚而成,滴答滴答的流着,就好像挂在时钟一般,不断地扭动着秒针,发出让我呼吸都变得急促的声音,提醒我时间正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实验室三个字在我的脑海里晃悠着,不断的敲打着我脆弱的神经,又要去实验室吗?

    第一次去实验室里面偷福尔马林的场景还在我的眼前晃荡,想催命符一样在我和杰少身边的响起的高跟鞋叩地的声音还让我心有余悸,现在又要回去吗……

    而且现在是在放假啊,我该怎么进去呢,我又不是实验室管理员,有没有钥匙。

    等等……

    实验室管理员,不……不是杰少吗?

    我顿时心里有了主意,晃了晃僵硬的不听使唤的身体,踉踉跄跄的向着学校跑去……

    医院离学校很近,没多久我就进了学校。

    进了学校以后,我就像发了狂一样狂奔着,就好像我跑慢一点,我的命就会没了一样,一路上认识我的人都不敢和我打招呼,兴许是我的表情尤其狰狞吧。

    我没管那没多,当我气喘吁吁的回到寝室,打开灯以后,发现空荡荡的寝室里面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心里充满着绝望。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我都急得想哭了……

    这是我想起我还有手机啊,我手忙脚乱的掏了半天,才拿出一个沾满鲜血的手机,我心里再也顾不上害怕和厌恶了,我把手机随意的在床单上擦了擦,拨通了杰少的电话。

    一声没到杰少就接了,里面传来了杰少熟悉的声音,吊儿郎当的语调让我放松了不少:“诶,阿斌大清早的你找我干什么啊,我还没睡够呢……”

    听着他带着起床气的声音就要开始抱怨了,我心里又开始焦急起来:“废话少说,你实验室的钥匙放在哪里,我要进实验室一趟。”

    杰少听到我这样说,语气不再那么随意了,一下子冷了起来:“阿斌,这次你又要干什么,实验室真的不能再进去了。”

    我心里一急:“杰少,算我求你了,无论怎样,我都必须进去,这关系到我的一个朋友的生死啊,你是了解我这个人的,我是不要紧,我不会让我的朋友因为我的原因死啊,杰少,我求你了……帮我这个忙吧……”

    杰少沉默了很久,我们做了三年的兄弟了,他很了解我这个人,“阿斌,不是我不帮你,还记得王璐的事吗?”

    我沉默了,那件事给我带来的影响是很深的,我怎么可能忘记?

    “王璐的事发生后,学校在警方的强制要求下开始二十四小时对实验室进行监控,我就算把钥匙给你了,你进去了也只会被当做罪犯给抓起来,有用吗?阿斌,你好好想想吧,每件事情都有不同的解决方法,我相信你……。”

    我刚想说什么,电话里顿时传来了“嘟嘟”的忙音。

    我张着嘴沉默了半天,看着床上星星点点的血迹,想着杰少最后的话:阿斌,你好好想想吧,每件事情都有不同的解决方法,我相信你。

    就算进去就被当做犯罪抓走吗?

    我心里还很是焦急,一拳砸在床沿上,手机顺着出拳的弧度落到了前方,“啪”的一声,屏幕经过这碰撞,亮了起来。

    这微弱的光芒在略显阴暗的寝室里面还是挺亮的,我看了看屏幕上的时间,才十一点了,意味着我还有十二个小时的时间。

    其实我又没有什么事情准备的,唯一要做的就只有养好精神,去抵御那未知的危险。

    我想了想,如果除了阿丽之外,我还能认识些强大的帮手就好了。

    突然我灵光一闪,想起了那个红衣小女孩还有……她妈妈!

    我原本打算现在就出门去找她们,却发现时间似乎早了点,我看了看时间,挑了闹钟,就躺在床上,闭上上了眼睛。

    毕竟,我在晚上的状态越好,活下来的机会也就越大。

    我不知道我是多久睡着的,我只知道在那个无尽的黑暗中,我充满了无尽的绝望,就在我觉得我要死了的时候,是阿丽伸出了手将我从那黑暗的深渊里面拉了出来,看着她将我带出来后,心甘情愿的代替我进入了无尽的深渊中,我痛苦的哀嚎着……

    直到我的闹钟响了,我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回想着刚才的梦境,却只能模糊的记起一些片段,我努力的想全部记起,只是让我感到一阵可以把我的头撕裂的疼痛。

    “我居然做梦了?那个人是阿丽?我为什么那么绝望……”

    我在厕所里面用冷水狠狠的搓着我的脸,冲淡了久久萦绕在心中的那份绝望。

    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时间已经到了八点了,我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往上次遇到洁儿的小树林飞快的跑去……

    我沿着小道走着,很快就到了那片小树林,我记得上次看见洁儿的路灯旁有大一片空地,可是今天这里什么也没有,除了路灯光晕的范围外,其余地方都是黑乎乎的一片。

    我用手机的手电筒照着前面的路,我到不怕黑,就在黑暗中摸索前进,边走边喊着洁儿的名字,可是半天没有听见回应。

    “洁儿,哥哥来找你玩了,你在哪里啊?”

    “洁儿,哥哥来了,不想和哥哥玩吗?”

    “洁儿……”

    ……

    就这样我找了洁儿变天都没有发现任何人影,就连鬼影也没有一个。

    我看了看时间,都九点多了,离十点不远了,心里也怪郁闷的。

    帮手也没找到,还白白浪费了一个小时。

    就这样调整了一下路径,往着实验室方向走去……

    但是路边一样东西吸引住了我的眼球,是一大片被硬生生扯碎的白色裙摆,只不过已经被鲜血浸润了一大半。

    这都不是让我停下来的理由,因为这裙摆碎片,我怎么看怎么像洁儿身上穿的那一件……

    我心里慢慢的震惊起来,眉头几乎都皱到一起了,难道洁儿也……

    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