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空荡荡的病房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整个病房里面里只有我一人。

    当然还有空荡荡的病床,空的看不出那个老头存在过的任何痕迹。

    我翻了一下身子,将头转到了一边,努力的强迫自己不要看向那老头的床,但是无论我再怎样做,最后我还是忍不住朝着老人的床位看了去……

    看着连被子都折得好像没有人睡过一样的病床,我沉默了,因为这老头的点点滴滴都在我的脑海里面回荡着,那个年轻人的音容笑貌也随之出现着,我静静的闭着眼睛,努力的不去回想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光……

    但是那些再琐碎的事情,再没有意义的话语,像一段段电影一般,在我的眼前一段段闪过,这些事情我怎么可能忘掉……

    我用手狠狠的敲打着那张病床上折得整整齐齐的被子,一边敲,一边叫骂着:“那个老头有什么好……一天到晚就神神叨叨的,一天到晚就像脑子有病一样,说些有的没有的话来吓唬我,我早就看不惯他了,你走啊,走的越远也好啊……”

    但是我的泪水随着我有节奏的敲打,有节奏的泼洒在床单上,在床单上留下一个个湿漉漉的印记……

    “还有那个全身绷带,就像一个木乃伊样的人……你就是个什么人啊……你不就会说点你的悲惨生活嘛……你不就是人稍微真实了一点嘛……其他的你还有什么啊……在外面混到连家都不敢回的的人……我怎么会把你当做我的兄弟啊……”

    我索性直接趴在他们两父子都曾睡过的床上,放声的哭起来,我声音嘶哑着,声线都开始撕心裂肺起来,我狠狠的拍着胸口:“你们给我回来啊,我不想要你们的鬼心啊,哇……”

    ……

    “有些地方,是不能让别人送的,只能自己走……其实你今天晚上的表现我都看在眼里,你很勇敢,我很满意,如果你是我的孩子就好了……”

    ……

    “我在这个医院呆这么久的原因,本来是想和自己的儿子一起去投胎,想想这辈子,这么苦,我们都一起走过来了……这孩子总是宁愿自己在外面吃苦,也不愿意回家来……所以下辈子我还愿意做他的父亲,不让他再在外面吃苦了……”

    ……

    “爹,孩儿不孝,如果有下辈子,我真的还愿意做你的孩子,到时候让我照顾你一辈子……”

    ……

    “遇到了你,我们都改变了主意,带着这两颗鬼心好好活下去吧……对那个姑娘好一点……记着我的话……好好活下去啊……”

    ……

    这些让我刻骨铭心的话语随着我不断倾泻的眼泪,不断的从我脑海里面喷涌出来,怎么赶都赶不走。

    是,我是想活下去,但我想的是和我爱的人,和我喜欢的人,和我在意的人,和我当做兄弟的人一起活下去啊……

    我不是想一个人孤零零的活下去……

    我拼了命的想要活下来,我只是想做一个,即使天要塌下来,我都会为你们去抗的人啊……

    我是为了你们活下来,我不是想以你们为代价活下来啊,为什么要这样啊……

    “哇……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啊……哇……”

    我躺在他们曾经睡过的床上望着天花板,感受着他们睡在这个床上的温度,熟悉的气味,我不由得悲从中,心里无缘由的升起一种悲恸,泪水又哗啦啦流了下来,倒灌着进入了我的鼻腔,我一阵气闷,大声的咳嗽起来。

    这时病房的门一下子开了。

    我仔细一看,原来是张青青来查房了。

    我一边咳嗽着,一边不动声色的将我泪水擦干净。

    张青青也没有发现我的异常,只道是我被什么东西呛住了,咳嗽的很厉害罢了,很是体贴的,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轻轻的给我捶着背。

    捶了几下后,我的呼吸都顺畅了很多。

    我感到舒服了许多,咳嗽也好了,就示意张青青不用捶了,张青青很乖巧,就坐在我的病床上什么话都没说,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我,笑的甜甜的。

    我本来说什么,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我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情形:

    她浑身像一个筛子一样抖个不停,她哭喊着:“叔叔,你醒醒啊,约……约,我们约,呜……呜。”

    我笑的更开心了。

    张青青那么聪明的自然也知道我在笑什么,羞红了脸,想说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继续嘲笑着她,眼见得她的害羞隐隐朝着愤怒的方向发展了,才停止了这份举动。

    张青青自然也顺着这个台阶下了,等到脸色平静下来后,她冲着我笑了笑一下!

    她有点为难的看着我,半天才开口:“阿斌,医院叫我通知你如果病情好了,就尽早办理出院手续吧……”

    “哦?”

    我很疑惑:“出了什么事吗?”

    张青青想了半天:“医院最近丢失了一具尸体,但监控发现……这尸体不见之前居然来找过你……”

    我一愣,看来阿丽被监控发现了,我装作不知道有这回事一般,做出一副惊恐万分的表情,大声询问着张青青详细情况。

    然后表示立刻要办理出院手续,再不出院我真的就要死在医院了,这时候听见这件事,我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张青青看到我的表情也松了口气,毕竟我以前在他的心中,就是一个是死不信邪的人。

    我们又聊了一会儿,张青青说她要出去帮我办手续了。

    在张青青临走时,我指了一下老头他曾经睡过的床说道,“那个老大爷昨天上午和你玩的开心吗?”

    张青青笑脸消失了,隐隐有点悲伤的感觉,冲着我说道:“这个老大爷过马路的时候,不要我搀扶,一个人往前面走的时候,被闯红灯的车撞死了。”

    我愣了一下,想起来那老头一来就说他要离开的情形,叹了口气,果然不出所料……

    我缓会神,然后说道,“那他家里面有人来领他的尸体吗?”

    张青青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他已经是他家里面唯一的一个人了,他的老伴走得早,儿子也在前天死了,由于尸体毁坏的严重,不能进太平间了,所以医院将他们两人都火花了,准备近期送到医院自己的一小块墓地去埋了。”

    听到这里,我的心不由得一痛,我急忙紧紧的闭上眼睛,用双手死死的捂着,不想让泪水流下来。

    既然你们已经离开了……那你们为什么还要给我一个念想……为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