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 我要和我的儿子一起走了
    我干脆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呼吸着,呼出的气体将地上的灰尘全部吹了起来,纷纷扬扬的飘洒在我的脸上,这些灰尘一个劲的向我的鼻子还有嘴巴钻着,甚至还直直的向我的喉咙中涌去。

    我差一点就窒息了,随即我大声地咳嗽起来,心里不住的嘀咕着,这家医院就是有点不一样,就连这些灰尘都想致我于死地。

    灰尘蒙住了我的眼睛,半天之后我的才泪眼朦胧的睁开了眼睛,此刻的我上气不接下气,还没有从刚才的夺命狂奔中缓过神来。

    我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几下,想让自己的情绪赶紧平稳下来,再不稳定自己的情绪,我就真的要喘不过气来了。

    吱嘎一声传来,门开了。

    我刚刚站稳的身形又晃悠着跌倒了下去,砰地一声撞在了一旁的柜子上,我头顿时开始冒出了金星,视线都有点模糊了,泪水不住的从眼睛中滑落出来。

    “砰”的一声让我一下子清醒了。

    随即我看见柜子上面本来放的好好的胆瓶,因为这次撞击,居然直接朝着我的脑袋砸来……

    我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将身体使劲往一边移着,余光发现这胆瓶堪堪擦过我的肩膀,我这才将屏住的呼吸释放开来,任由空气自由的进出我的鼻腔。

    “哗啦啦……”

    胆瓶在地面上碎成了一片片反射着光芒的金属碎片,一闪一闪的反射出我心惊肉跳的无数个倒影,我心有余悸的看着地面碎了一地的胆瓶,毫不怀疑以我现在的精神状态,若是被这个胆瓶砸实了的话,我铁定会晕死过去。

    况且……

    况且这个病房还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还有一个身影正缓缓地向我走来……

    我来不及抬头,也不敢抬头,我只是在心里咒骂我自己,我当初为什么要选择这个医院呢?

    这医院真的太邪门了,我一定得走了,再多呆段时间,不被这妖魔鬼怪弄死,我真的都要被这个恐怖的环境给逼疯了。

    在我想这些的时候,我看见一双蹒跚着的腿正缓慢的向我移动过来,五步……三步……一步……

    最后在我被汗水沾湿的眼眸的注视下,停在我面前半天没有说一句话,似乎在打量着我,就这样一直打量着我……

    我不敢抬头,就只敢盯着他的腿,我再也跑不动了,我唯一的力气都被恐惧支配着,狠狠的咽着唾沫,我就这样等待着,等待着……

    我的心里一片空白,一如我苍白的脸色和空洞的脑海,罢了罢了,该来的总会来,逃不过,就接受吧……

    到了这一刻,我不认也得认了,闭上眼睛,什么也没做,什么也做不了了……

    这时候,死寂的氛围被打破了,因为那人看了我半天终于开口了:“年轻人啊,你不听我的话吧,我叫你不要出去上厕所……”

    这……这不是和我一个病房那个老头的声音?

    我颤抖着睁开眼睛,哆嗦着抬起头,对上他的目光,看着他的没有牙齿显得尤为空洞的笑容,我全部的绝望一下子烟消云散了,是这老头……

    是这老头就好……

    我眼泪止不住的流出来了,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不会知道,在无尽的绝望中都放弃了活下去的希望的人,突然发现有一个人将你已经消散的希望聚拢来后,亲手还给了你,那种仿佛梦境一般的喜悦真的让人好想哭。

    我一下子扑到这个老头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老大爷,老大爷,我真的活下来了,我不该不听你的忠告啊,哇……”

    这老头看着我哭的稀里哗啦的模样,脸上只露出了一份慈爱,就好像我是他的孩子一般,就这样轻言细语的安慰着我,直到我的波荡起伏的心情平复下来。

    我也没有问这个老头刚才去哪里了,为什么现在才回来,因为这都不重要,我只觉得现在这个老头如此的顺眼,因为从见到他那一刻起,就没有料到他的形象会在我心中变得如此高大。

    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我感觉到了我的心情平复的差不多了,于是我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把我刚才见到,还有经历过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给这个老头说了一遍。

    这个老头什么也没有说,静静地听着,没有打断过我的话,表情没有起一丝波澜,似乎对这种事情司空见惯一般。

    看来小时候大人说的“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句话是真的,因为老人不仅活得久经历的更多,还知道……

    我也不敢多想,只是狠狠的吞了几口唾沫,让喉头灵活的动了动。

    我的话说完了,整个房间安静了下来!

    伴着这份安静,我感觉到内心很挣扎,即使是回忆刚才的场景,我心里都在阵阵后怕,似乎我在说这些话的同时还在被这无尽的恐怖笼罩。

    我用手摸了一下心口,心有余悸。

    此时,老头的一声咳嗽声打破了安静、紧张、恐怖的氛围。

    我以为他要对我说些什么,但是他没有。

    他缓缓的走向病房门口,一句话也没有说,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我赶忙站了起来,冲着他的背影喊道:“老大爷,你要去哪里?”

    他没有丝毫要回答我的迹象,就这样蹒跚的向前走去……

    他突如其来,甚至可以说有些奇怪的行为,让我觉得有一点点不对劲,这奇怪的氛围,让我嗓子都有点发干了,我咽了口唾液,润了一下嗓子,看着他都走出大门了,赶忙喊道,“老大爷,你怎么了,有什么话给我说啊,你去哪儿啊……”

    就在此时,这个老大爷已经走到了门口,似乎是感到我这么锲而不舍的喊他吧,身形一滞,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也看着他,我看到这个老头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我。

    然后他笑了,笑得很开心……

    这笑容一点也不像一个失去了老伴和孩子的孤寡老人能发出的笑,因为此刻他脸上的笑容,不再是曾经让我感到恐惧的空洞,充满着慈祥,似乎还有解脱?

    我心里慢慢的升起了一种名为不安的情绪,有点担忧的问道:“老大爷你没事吧……”

    站在大门处的老头听到我的话后,半天都没有开口,许久他冲着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年轻人,要记住我说过的话啊,医院里……。”

    他还没说完,我就轻轻的点着头,他见我明白了,笑笑也不继续说了。

    也就在此时,门突然被打开了。

    老头慈祥的看着我,那专注的表情似乎要把我的样子记下来,那表情就像临别时,我父亲看我的表情一般,我心里不由得有点心酸,看着这老头这副表情,半天才憋出一句话:“爷爷,你究竟要去哪里,我陪你去好不好……”

    这老头听见我的话,眼中有了晶莹的泪光,摇摇头,粗糙的手抚摸着我的脸:“爷爷老了,我要和我的儿子一起走了,你要好好保重啊,无论怎样都要好好活下去,爷爷要走了……答应爷爷好吗?”

    儿子?

    他儿子不是……

    我很疑惑,但我什么也没说。

    我虽然不知道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看着他郑重的表情,我深呼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然后这个老头,侧了侧身,一个人影站在了他的身边。

    当我看清楚这人的容貌时,我的心脏差点停止了跳动。

    我感觉周围的温度一下子降到了一种无法忍受的地步,我打着寒颤,许久才断断续续的开了口:

    “是……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