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我终于活着回来了!!!
    看到流淌着血液,我的脑海里顿时浮现起了那个在漆黑的走廊里追逐了我很长一顿时间的那个大头皮鞋……

    但是这些血液向着隔间里面流淌,唯一的就是就是这大头皮鞋此刻就在这个隔间里面,更要命的是,张青青似乎在里面……

    我蹑手蹑脚的走到隔间旁,然后继续观察那一滩正缓缓向着隔间流淌的暗红色鲜血,心里暗暗发紧,照例说,我直接就转头就走就行了,但是我看着眼前的血迹缓缓消失的情形,心里却暗暗替张青青的处境担忧。

    我的目光看着地上已经慢慢淡成一丝丝血痕的血迹……

    我心里那个纠结啊,就在我短暂的犹豫间,原本还在我眼前的血迹此刻居然全部消失了,那就意味着那个想置我于死的大头皮鞋此刻已经完全进入这个卫生间。

    我不住的吞着唾沫,那我该怎么办?

    我在这个隔间外,焦头难额的徘徊着,不知道怎么办,毕竟目前我的阳气早就被阿丽吸走的差不多了,就算豁出整条命也镇不住这头恶鬼吧……

    我揪着头发,蹲在地上,透过隔间门与地面的一点间隙,想看清楚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是张青青的惊恐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直接把门打开,却也不敢看里面究竟有什么,毕竟我真的对这个大头皮鞋很是恐惧,但这份恐惧和救张青青的命产生了矛盾。

    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救张青青,我大喊:“孙子,你不是要杀我吗?你不是想要我的命吗?你有本事就来取啊!”

    说着这句话,我就埋着头向厕所外狂奔去,因为我感觉到那种熟悉的阴冷感觉又萦绕在了我的周围,这都不是关键。

    关键是……

    “咚咚咚……咚咚咚……”

    皮鞋在地面叩击的声音,又在我身后,不断传播开来,这下好了,我成功的将这个烂皮鞋的注意力从张青青的身上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只不过现在该担心的人从张青青变成了我,本质上来说,这对我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唯一的好处是我现在只需要担心我一个人了。

    我心里还有比较欣慰,至少这下张青青安全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加快了我前进的脚步,因为在我想这些的时候,身后的大头皮鞋也在加快着他的步伐,这次他才没有兴趣做那些还担心我是不是会发现的小把戏了,因为他这次似乎准备用直接了当的的方式将我杀死在当场吧。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我们的距离只有短短的几个身位了,我甚至能听见他皮鞋前后跟互相碰撞的声音。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他的速度都开始下降了,因为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了,他再不控制下速度很有可能会超越我,反而不利于抓住我。

    我心里此刻感觉到尤为的屈辱,我这夺命的人,不断的狂奔着,拼死拼活的,一刻不敢停息,生怕因为一时间的停顿就被捉住。

    而反观想要我命的却还因为我们之间的距离过于近了,还将速度放缓。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脚步声又开始急促了起来,我感觉到他呼出的气息重重的喷在我的脖颈上,一瞬间那种阴冷到可以瞬间将空气都冻成一团团雾气的阴风,就这样在我的身边不断地盘旋着,我全身不由自主的打着寒颤。

    这次真的不是害怕的原因了,这次是真的太冷了。

    我身体都有点开始不听我使唤了,此时我唯一最深刻的念头就是冷,好冷,再这样跑下去,我不被他抓住,我也会被他的阴风活活冻死。

    既然前方的生路已经被封死了,我那就只有换一种方法了。

    只不过这次的方法也只有一半一半的成功率,不是生,就是死……

    我暂时还没有停下奔跑的脚步,看着前方幽深的似乎没有尽头的走廊,我咬咬牙下定了决心。

    我在心里默默倒数着三个数,三,二,一……

    我放弃了向前奔跑,站在原地没有动,即使我没有回头,也能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一直夹杂着无比寒冷的阴风的手正缓缓的向我的肩膀拍来,那股我认为足够将我冻成冰渣的温度,似乎远不是精疲力尽而且失去的大量阳气的我所能抵挡的……

    似乎这个手的主人也是这样认为的……

    看上去似乎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因为我停下脚步本身这个动作就属于自暴自弃了,真的吗?我会愿意就这样放弃吗……

    真是这样吗……

    我的答案是:不!

    我狠狠的咬着牙齿,做出了一个无异于自杀的动作:

    我直接转身,死死的闭上眼睛,朝着大头皮鞋站立的方向不要命的跑去,我本以为我会撞上一个冰冷的躯体。

    可是事实不是这样,我一直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我只觉得我好像一头扎进了一个冰窖中一样,就在我以为我浑身上下都要被冻僵的时候,身体又恢复了正常的体温,那种如坠冰窟的感觉,仅仅持续了一瞬间。

    这是不是代表我穿过了这鬼的身体?

    难懂不是所有的鬼都能占据一具尸体?

    我心里充满了疑惑和不解,但是想归想,我却没有停下我的脚步,因为我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大头皮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更别提阻止我逃跑了,待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我早就不知道跑了多远了。

    哼,我心里此刻才算送了一口气,和我玩心理战?

    你就算再多做几次鬼你都玩不过我,我心里顿时被一种叫劫后余生的喜悦充满着。

    很快我就跑到了厕所外面,我抓紧时间冲进厕所,发现张青青原本呆过的那个隔间的门大大的敞开着,看上去她已经安全了。

    既然这样,这件事情就告一个段落了,我也没有停留,朝着自己的病房飞快的跑了回去。

    一路上,我再也没有看见任何血迹还有所谓的皮鞋叩地的声音传来。

    看来那个大头皮鞋已经被我甩掉了,我心里因为奔跑过久产生的疲惫感都消失了不少,但是我仍然不敢放松,继续奔跑着.

    就这样我很快就回到自己的病房,进门之后,我重重的将门关上,立马跌坐在地上,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我终于活着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