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流进隔间的血液
    那个女护士离我只有几米之遥了,身后的皮鞋声也仅仅和我咫尺之遥了。

    我能感受到身后那阴测测的冷风直直的朝着我的脖颈处刮来,弄得我浑身都随着这阴风的刁钻角度摇摆着。

    我咬咬牙,但是很肯定,他是故意的!

    他就是不想让我接近那个女护士,那我怎么能让他如愿。

    但是我约莫计算了一下前后两者各自离我的距离,还有我前进的速度,脸色有点难看,照这样下去,我恐怕就要栽在这个大头皮鞋的手里了。

    我心一横,那豁出去了。

    我心想既然我到不了那个女护士的身边,那我就让她注意到我。

    况且我并不需要过多的接近她,我只要她注意到我就好了,因为这样她的阳气就会把这个大头皮鞋赶走。

    如果不是女的,我还真的想不出什么办法来,但是这是一个女人,我有一百种方法让她可以注意到我!

    我索性不动,任凭这大头皮鞋向我靠近,我大喊:“美女,约吗?”

    那护士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叔叔,我们不约!”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甚至好奇的向我走来,与此同时,我感觉我身后那如芒在背的感觉顿时消失了,我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转过了头,才发现不仅是那大头皮鞋的鞋印消失了,同样消失的还有蔓延了整个走廊的血液。

    我这才如获大赦,之前那大头皮鞋压迫在我身上的压力全部消失了,我全身一轻,但同样消失的还有让我坚持下来不至于软到在地上的那股子毅力。

    所以我膝盖一弯就直接向前倒下去,那个护士慌忙的将我接住,我一下子软倒在她柔软的怀抱中,浑身无力,久违的虚弱感觉像一阵阵的海浪一般,不断地向我袭来,要不是身边还有这个女护士扶着我,我眼皮子真的就要耷拉下去了。

    我的脑袋昏昏的,打不起一点精神,就迷迷糊糊的瘫倒在她的怀里,在这个医院漆黑的走廊里突然有个人出现,然后问你一句约吗,然后就瘫倒在你怀里,这应该是一件极其恐怖的事情吧。

    这个女护士应该也是这样想的,她浑身像一个筛子一样抖个不停,都要哭出来了:“叔叔,你醒醒啊,约……约,我们约,呜……呜。”

    我听到这句话又好气又好笑,努力抬起头来正好迎头对上这个女护士的目光,这个女护士的容貌也映入了我的眼帘。

    “张…青青?”

    看到是这个女护士的模样,我一下子愣住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怎么是她?

    张青青也是愣了一下,然后似乎想起了当时在我即将昏倒的时候说出的那些话,羞红了脸,直接把我丢在了一边,话都没和我说上一句,把我扔在一边就走了。

    啊?

    你这是演哪一出,我重重的摔在了一边,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转瞬间她就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没有了踪影。

    我担心她会出什么问题,就加紧了步伐,向着张青青离去的方向追去。

    等我追到这条走廊的尽头时候,才发现这里只有一个拐角,我停了下来,心里有一点犹豫不决,我不知道我还去不去追。

    因为沿着这条走廊走去的话,我又回到了原先厕所的那一条走廊……

    去?

    还是不去?

    我心里很是纠结。

    去的话,我不是又回到的我最初遇到那个大头皮鞋的地方了吗?

    我是回去找死吗?

    不去的话,我又不放心张青青,我很担心她在医院里面乱逛会出什么问题,毕竟就像那个老头说的那样,晚上的医院可不是那么平静的……

    我焦急的揪着我额头前的头发,站在原地进退两难。

    我一想到那个大头皮鞋我的心就是一阵阵砰砰乱跳,如果是平常,我真的不会傻到再回去,但是我想到要不是张青青的阳气帮助我吓走了那烂皮鞋,我还会好好的站在这里?还能站在这里思考去找不找她的问题?

    所以我直接沿着前方的走廊飞快地奔跑起来,我也不管会不会再次引起那个烂皮鞋的注意了,一边跑,一边喊着张青青的名字。

    很快,我在跑动中将这条走廊飞快的掠过了,当走出这条走廊的时候,我回首看了一下那黑漆漆的走廊,至今还心有余悸,我感觉我刚才在走廊里面跑过的短短一分钟,就好像被这黑暗吞噬了一个世纪之久,才被吐出来一般。

    我简直不敢在那个走廊里多逗留,想必张青青也不会在里面停留吧,那她会走哪里去呢?

    我心里有点焦急了,这里唯一可以躲起来的地方,除了病房的话就只有厕所了,想到这里我感觉到我全身的空气都被抽空了,一下子开始觉得瘆的慌。

    该来的怎么躲,都躲不过啊,心里那个焦急,却有无可奈何,我既然知道那个厕所的危险,那我就更不能将张青青扔在那里不管了。

    我硬着头皮,小心翼翼的踩着厕所里面散发出来的微弱的光芒,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踩在地面的脚都严格的控制着力度,就好像生怕将地面踩碎发出声音一般,轻轻的贴在墙上,缓缓的移动着,蹑手蹑脚的滑进了厕所的大门。

    当我跨进厕所里的那一刻起,寂静的厕所,突然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哭声。

    我头皮开始发麻,我感觉整个脊梁骨都在发凉,连带着我的所有肌肉都不由自主的战栗着,不受控制的绷直着,浑身僵硬不已,硬着头皮循着声音的源头走去。

    我一边走着,心里却不断地回想起上次在拐角处听见的哭声,心里那个忐忑不安,我下意识的捏着我手指关节,噼噼啪啪骨节传来一声声脆响,我狠狠的深呼吸了一下,走到了哭声传来的那个隔间之外。

    但是走到哪里,之后我好不容易才鼓起的勇气此刻又消散,因为我看见隔间下面有一摊正在流淌着的血液……

    这都不是最恐怖的……

    最恐怖的是这摊血液居然是向隔间里面流去的,也就是说……

    我脸色一瞬间变得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