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染血走廊上的皮鞋声
    是,我是很害怕。

    因为只要是人,发现自己洗脸的水一下子变成了血液,还被自己胡乱的抹在了脸上,没有当场吓死都算胆子大了。

    我最害怕的不是我现在满是鲜血,看上去恐怖到不行的脸。

    也不是水龙头里面流出的为什么是鲜血。

    更不是门外在走廊上不断蔓延的鲜血……

    而是这些东西为什么偏偏出现在我的周围,还偏偏凑巧了,都在我上完厕所后出现。

    难道我被什么东西盯上了?

    我使劲的甩着脑袋,想把这惊悚的想法从我的脑袋里甩出去,但是这个想法似乎根深蒂固在我的脑海里,扎下了根。

    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我已经被盯上了。

    我现在心里没有缘由的开始发慌,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再加上我的头刚刚撞在了厕所的大门上,现在还晕乎乎的。

    走廊是漆黑的……

    我大声地咳嗽了一下,想把感应灯唤亮,本能的想将眼前夹杂着无比血腥的场景连同着这无比的黑暗,统统从我的眼前驱散。

    但是,现实又给我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感应灯居然没亮!

    这……这时候灯居然坏了?

    我站在等了半天,这才回过神来,似乎真的麻烦了。

    我摸索着,在走廊上行走着,试图避开地上不断流淌着的血液,但是无论我怎么选择,怎么躲避,每一次的落脚处,都会溅起大片大片的血花。

    啪嗒,啪嗒。

    血花四溅的声音,如同一架正在轻轻敲打着的架子鼓,正在有节奏的在我的心里敲响着,让我心律都有些开始不正常了起来,说不出是恐惧到发颤,还是担心的快要窒息,每走一步,我都觉得这是一种无法忍受的煎熬啊。

    我来的时候也是心惊肉跳的,但至少我还没有看到这满地像水墨画一般渲染开的鲜血,这样突如其来,甚至莫名其妙到心里来不及做任何准备的踩在这么一大滩鲜红粘稠到像番茄酱一般的血海中,我一时间还真的想不通。

    我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我每走一步,心都要颤抖一下。

    我身边的空气里弥漫着的血腥气息,真的让我头晕目眩,我感觉我现在根本不是在医院里面,而是在一个每天要屠宰成千上百头家畜的屠宰场里面漫步。

    我走在幽黑又深邃的走廊里面,就好像一个在无尽的黑暗中寻找着那一丝丝光明的信徒,现在那怕我的眼前出现那怕一丁点儿微光,我都会忍不住激动的哭出来……

    我的周围除了黑暗,还有寂静,是依旧没有一人的寂静……

    我每呼吸一口气都是带着颤音的,就好像我正在一个被不断挤压着的空间里面夺命的狂奔着,迟一点我可能都会失去生命一般……

    而此时,我的的确确也在不要命的奔跑着,我始终感觉到我周围还有着其他的人,或者其他的东西在跟着我,我一边跑一边四处观望着,依旧空无一物。

    并且,整个走廊只有我一个人的脚步声,还有我急促的呼吸声。

    这一刻,我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我的脸色难看了起来,也许我周围真的有什么在跟随吧……

    只不过……

    他的脚步声和我的脚步声重合在一起罢了……

    想到这种可能,我知道也许今天真的麻烦了。

    “忍忍吧……晚上的医院可不是那么的平静……”

    那个老头的话此刻回响在我的耳畔,我开始后悔我为什么不听他的话了。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是真真正正的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我继续缓慢的向前走着,余光不经意的向我身后瞟去……

    但是我身后空无一物,别说是人,连一个鬼影都没有……

    我以为我想错了,但是下一个,当我扫到地面的血迹之后,我才发现我是真正错了……

    因为我看见在我走动时候,地面上的血迹上居然诡异的出现了一道道皮鞋踩过的痕迹,这痕迹似乎一直跟随着我的脚步,我快他就快,我慢他就慢,就这样和我的步伐保持着一致,我脸色有点难看了.

    我心里也有点疑惑,他这样不紧不慢的跟随着我,究竟想要做什么?

    我一边走一边想着,自然也一直不停的观察着,突然我发现了一个现象:每当我停下来的时候,他就会在下一次我开始行走的时候,加快自己的步伐……

    这意思就是说,这皮鞋印的主人,也悄悄地拉近着我们之间的距离,那这么说,当他追上我的时候,我不就……

    想到这里,我也没有那个胆量再停下来了,就朝着自己的病房的大致方向跑了去,也不敢耽搁,也不敢再回头了。

    这时的走廊也变得更加恐怖,似乎像一头张大着嘴巴的巨兽,一点一点的蚕食着我最后的生机,攻破着我内心此刻最为脆弱的防线……

    不知道为什么,我和那个皮鞋印的主人的距离居然开始快速的缩短着,但是我分明没有停下过我的步伐啊!!

    我现在心里可以用焦急,可以用心急如焚来形容,再找不解决的办法,我真的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此时我身后皮鞋印的主人也开始加快了步伐,因为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缩短到他不再担心我能逃脱的地步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皮鞋声夹杂着血花四溅的声音并不难听,有点像一种鼓类的乐器,但是对我现在这种,夺命狂奔都不知道往哪里跑的人来说,比催命符还要狠,还要让人心碎。

    “咚咚咚……咚咚……”

    这声音越来越急促了,也刺激着我的思维不断加快,这是我脑海里灵光一闪。

    我明白了!

    我明白了,我为什么会被鬼盯上了,我现在的阳气都几乎都消耗在了阿丽的身上,此刻我稀薄的阳气已经对鬼构不成任何威胁了,所以才会……

    那我只要找到一个活人就可以了。

    我看着走廊的一端……

    然后死命的向那边冲去,因为……

    我看到一个女护士出现在那里!

    我感觉到在我行动后,我身后的皮鞋声开始了凌乱了起来,似乎对我的做法很是惊慌,他加快了对我的追击。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声音变得比之前还要急促几倍,我们之间的距离也是不断的缩短,几乎就快要追到我了,但此时我的心反而放松了下来。

    毕竟……

    我赌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