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八章 水龙头里面的血液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去的,我只知道我拖着麻木的身体回到了病房,这时那个老头对着我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但是怎么看,怎么像是在笑吧?

    笑什么笑?

    我心里嘀咕着。

    这老头居然以一副为老不尊的模样打量着我,表情却很温和,但是我想到阿丽被他一句话弄得那么受伤的情形,就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看到他老了,老伴和儿子也离开了,我真的要将他暴打一顿不可。

    话说,我再次理清我为什么不打他的理由,发现他这个人也怪可怜的,辛苦了大半辈子,一个人付出了一切,只为了一家人能够过好,到头来还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承受他们带来的痛苦。

    我不由得唏嘘起来。

    将心中对这老头的一丁点儿不满也赶离了我的身体,坐下来和他说起了话。

    他给我说了很多话,而且大部分的时间是他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我几乎没有什么机会插嘴。

    我心里倒有点奇怪了,早上的时候你还是什么话都不肯给我说,怎么,到了晚上话一下子多到我都插不上嘴了。

    想是这么想,但是我也没有说出来。

    我是一个话很多的人,你这下子又要对我说话,又不需要我说话,这的让我感到很难受,简直憋得慌啊,我没办法了,为了掩饰我的尴尬,我拿起床头柜上的水大口大口的喝着。

    就这样,他一个人说了多久,我就喝了多久。

    待到他终于停止了长达半个小时天南海北的唠嗑后,整整一个胆瓶的水全部被我喝了个干净,再加上之前我吃了一个血橙还有一把香蕉,现在我的肚子正在翻江倒海的抽动着,我再也忍不住了,跳下床,和这个老头说了一句,就要朝着病房门口走去。

    刚刚走到门口,我感受到了身后的那个老头注视的目光,颤颤巍巍的声音向我袭来,这老头又开口了,我心里一阵焦急,心里那个痛苦啊,大爷啊,有话你就快点说啊,别再说个半个小时了,我真的坚持不住了。

    听到我的话,他这才说道,“小伙子,忍忍吧,都晚上了,你最好还是不要一个人去厕所,晚上的医院,特别是病房区,恐怕不会那么平静。”

    我的胆子本来很大的,但是被这老头这么一说,我顿时就像一个充满了气的气球瞬间被戳破了无数个洞,慢慢开始漏气了,我的确有点怕了。

    因为,我想起了上次走廊转角处的哭声……

    我又倒吸了一口冷气,有点犹豫了。

    我没好气的转过头,看了看这个老头,你平时饭吃得少,不吃饭没人把人当哑巴!

    我心里对这老头哪壶不开提那壶的本事感到尤为的恼火,妈.的,你一句话给我造成了不止一万点伤害,弄得我真的怕怕的。

    现在我已经走到门口了,再走回去我不就承认自己害怕了吗?

    让我承认我害怕,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吧。

    此时我觉得,我每走一步都感觉自己的头皮在发麻!

    是,我再也不想晚上去上厕所了,但是我的肚子真的疼的难受啊,再不去的话,说句实在的,我就只能用老年人专用的什么尿壶和屎盆了,我还没有害怕到那种程度吧。

    更可气的是这老头说话总是这么轻描淡写,每次总像画龙点睛一般点出生活中再普通不过的一件事中最恐怖的精髓,我真的服了他了……

    想的多,怕的就多。

    我感到最庆幸的是我不用和他在一起多久,因为最迟一两天,我就要出院了,再不出院我真的就要被他吓死了。

    因为和他住一个病房根本不是在养精神,看上去更像在探查我的神经崩溃的底线吧!

    我硬着头皮离开了病房,但是不知怎么,一出门感觉整个身体有点冷!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回头瞥了这老头那么一眼,看见他脸上的笑容,虽然不算神秘,但是真的很让我觉得心里不踏实。

    不过他没有说话,眼睛看着我,直到我将头转回前方的那一刻。

    这是走廊很黑,传来了一阵莫名其妙的穿堂风,我全身上下不由的哆嗦了一下。

    我还是转头继续朝着厕所走去,此时此刻,这个医院,说真的,还真有点阴森森的……

    整体的环境很安静,因为这里除了我,就像没有一个人一般。

    真的好诡异,那些人晚上还真不出来上厕所?

    我莫名其妙感到一阵寒冷,怎么说呢,是莫名其妙的心凉,就好像有说不出的寒意一点一点向我的体内渗透着。

    我搓着我有些麻木的双手,把头埋得低低的,拼了命的朝着厕所跑去。

    一路上只听得我噼噼啪啪的脚步声在空旷的走廊上传的很远,很远……

    如果真的要用一句话来笑容我此刻的心境的话,我就想一个在秋风萧瑟的深夜,裹着头巾在大街上孤独行走的女人一般,每走一步都心惊胆战,就好像我的背后有着无法预料的危险一般,每呼吸一口气心里都是冰冷的……

    不光是心理的原因,还有生理的原因,我再也忍不住了,在不到厕所里面,我可能真的要憋出问题了。

    我赶忙加快脚步,朝着厕所跑去。

    进了厕所我门都来不及关上,就急忙选了个隔间,稀里哗啦一阵之后,这才舒服了下来,似乎那种恐怖的感觉,也随着身下那些东西渐行渐远。

    事情办完了,我整个人感觉一下子就精神多了……

    走到厕所外面的洗手台,我打开水,盯着镜子,看着里面脸色虽然还是很苍白,但至少有一点血色的脸,慢慢轻松了下来。

    我顺手鞠了一捧冰凉到透彻心扉的水,胡乱的在脸上抹了抹,感觉到很是清凉,唯一感觉不对的是……

    这水的味道似乎有一点奇怪,还有抹在脸上的时候,总觉得有点黏糊糊的……

    我看了看镜子,水龙头也来不及关了,转过身就跑。

    因为镜子上的我满脸居然都是血污,血珠正滴答滴答的沿着我的立体的五官,摇摇晃晃的滴落着,这突如其来的恐怖,让我不敢再盯着镜子看,那怕一眼……

    水仍然从水龙头里面流出来,汩汩的流着,就像一条绵延不断的小溪流,撞击在洗手槽里,迸发出星星点点的水花,晶莹剔透,就好像一颗颗璀璨夺目的钻石一般,说实话,这场景很普通,如果……如果……流出来的不是带着血腥味的鲜血的话!

    我踉踉跄跄的跑出去,不经意间撞击在了厕所虚掩着的大门上,砰地一声,我的周围都开始冒出了成千上万的星星,我打着旋走出了厕所,恍惚中我似乎发现……

    在我面前有一大摊血正不断地流淌着……

    这一摊血似乎遍布了我来时的走廊……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下问题大了,我狠狠的吞着唾沫,靠着墙不住地打着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