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阿斌,这一切我都是为了你
    现在的画风突转了,此刻哭的居然是阿丽!

    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阿丽哭了?

    我傻傻的看着阿丽的眼泪就这样扑棱棱的沿着脸颊滴落着,心里很不是滋味,我也没有料到我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就这样让一个鬼在我的面前落泪了。

    我就这样直直的看着阿丽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我就这样直直的看着阿丽的眼泪流淌在她沟壑纵横的脸上?

    嗯?

    我自己都感到很疑惑了,为什么我要这样形容呢?

    我这才发现,阿丽脸上原来就在不断下落的腐肉,有了阿丽泪水这突如其来的动力,更是掉落的一发不可收拾,整个脸上坑坑洼洼不说,有的地方甚至都漏出了森森的白骨,更令我瘆的慌的是,那些森冷的白骨上,似乎……似乎,还有许许多多白色的虫在那里……爬动……

    我顿时感到自己的喉咙有些堵得慌,就好像有一根鱼刺卡在扁桃上了,吞也吞不下,吐也吐不出,甚至我说话时都能感觉到来自喉咙深处的颤抖。

    我动了一下喉头,清了清嗓子,确保不会发生什么,呕吐还有恶心干呕之类的事情发生,做了这些准备后,我才仔细的看向了阿丽。

    阿丽似乎是注意到了我在打量她,慌忙的擦干自己的眼泪,双手在已经是看不清楚轮廓的脸上胡乱的抹着,那些腐肉在阿丽的抚摸下,以一种更快的速度掉落着,我就算不害怕,看到这种场景我也会感到恶心啊……

    我强忍着心里面的那种恶心感,死死的拽着阿丽胡乱在脸上抹着泪水的手,然后轻言细语冲着阿丽说道,阿丽不要在擦眼泪了,这样脸弄破了就不好看了。

    虽然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真的被那股刺鼻的气味给差点熏晕过去,我死死的咬着舌尖,才让我保持着清醒,没有因为这个原因而导致窒息昏迷,我真的把我从小到大的勇气都全部鼓了起来,才又流利又连贯的将这一席话从我嘴巴里面吐了出来。

    说完这句话,我感觉自己都要虚脱了。

    我感觉到阿丽没有再去做那些会换自己这件所谓“衣服”的动作后,我才松开了阿丽那冰冷到可以将我的手冻僵的手臂,走到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阿丽看着我做的一系列动作,点了点头。

    阿丽点头的时候,她死死的拖着自己的脖子,非常僵硬的点这头,不止我担心,似乎她都很担心自己的头就卡蹦一下掉在地上。

    不过还好,头没有掉下来。

    我手心里攥一把汗,如果真的发生那一幕的话,我的心脏真的再也承受不起,非要当场爆炸成一片肉末不可。

    阿丽看着我惊恐万分的表情后,像一个做了错事害怕被爸爸妈妈打手心的小女孩一样,有些怯怯的模样冲着我点了一下头之后,然后也走到了一边,刻意的和我保持着距离。

    我们两个各自坐在一张床上,眼睛各自看着一边,又是安静到令人心悸的沉默。

    “阿斌,我……我……我又要走一次——”

    好半天阿丽才开口打破了僵局,开口又是要离开。

    我直接了当的打断她,我心里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在生成,在蔓延着,甚至可以说是愤怒也不为过,我脑海里回荡着阿丽刚才说的那半截子话,心里很不是滋味,你每次来看我,来救我,来找我,仅仅是来告诉我,你又要离开我吗?

    那……那你和孙骁骁她这种女人,又有什么区别吗?

    我强忍着我脑海里这些层出不穷的想法和那种莫名其妙的愤怒感,紧紧的闭着嘴,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为什么?我只想知道为什么,阿丽……”

    不要离开我好嘛……

    只是这后半句我死死地掐在了喉咙里,眼睛死死的看着阿丽因为不敢看我,故意转到一边去而对身体,心里真的很难受,真的很不是滋味,真的……真的。

    我说不出什么话,也不知道想说什么话,我的脑海里就一直回荡着,阿丽的话语,自嘲的笑笑,又要走一次吗……

    又要离开我吗……

    我心中的愤怒此刻即使发泄出来,我都害怕我会忍不住改口哀求阿丽不要离开……

    我发现我是真的喜欢上阿丽了,似乎是从之前她救我那一刻起,似乎是从她仅仅为了我不害怕翻遍了整个太平间只为找一具最漂亮的尸体起,似乎从她半夜到医院里面来看我,给我削血橙,给我剥香蕉的时候开始的,又似乎是……

    她出现在我身边的那一刻起,我就发现我再也离不开她了,因为……

    虽然我不好说出口,也不敢相信会这样,但是我发现自己的的确确已经喜欢上了阿丽,我真的不能再失去她了。

    我不想她离开,真的,真的。

    听到我变换了半天表情才憋出来的半截子话,阿丽始终没敢在转过头来,我可以通过她脸颊上隐隐约约可以看见的骨头牵动的弧度,感觉出她的嘴似乎动了一下,但是我并没有听见她发出了任何声音。

    所以阿丽也仅仅只是牵动了一下嘴角的肌肉,有点像是略微的苦笑了一下,只不过这笑比哭还难看。

    阿丽这表情没有逃过我的眼睛,却也转瞬即逝,她的脸上又恢复了之前的表情,很是平静和冷淡,但仔细查看的时候,我隐隐的感觉到阿丽现在似乎比我还要痛苦。

    看着阿丽欲言又止的模样,我以为阿丽接下来会给我说什么又要走啊之类的原因和大道理之类的话语。

    但是这一次我猜错了,阿丽并没有说,甚至没有和我解释一句。

    她沉默着,半天后才冲着我说道,“你的事情,只有你自己有资格了解,除了你之外,没有人有资格告诉你事情的真相。”

    我很想打断她,问她到底是什么,但是看着她的眼睛,里面的郑重其事让我忍住了这种想法。

    “迟早会有一天,你会知道的,阿斌,相信我,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包括我的离开,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因为……”

    这是阿丽又沉默了,没有再说上一句话,转身就朝着病房门口走去。

    阿丽,你真的要离开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