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阿丽,我只在乎你是否在我身边
    从刚才那温馨的一幕,到现在突如其来的恐怖场景,要说没有一点害怕,是根本不可能的,即使我并不害怕阿丽。

    看到那青紫到发黑的面庞,我说话都有点结结巴巴的了,阿丽也没有说些什么,她的脸上似乎有种莫名其妙的悲伤,看的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愧疚,也没有立即开口。

    我急促的呼吸着,尽快的恢复了正常,我很关切的问道,“阿丽,你怎么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以前你不是这个样子啊?”

    阿丽看着我脸上平静的表情,张张嘴似乎是想说什么,但仅仅是嘴角抽动了一下,似乎她将什么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我紧紧的看着她发黑的脸,心里有着说不出的辛酸,因为我看见她的面部肌肉都已经开始僵硬了,也就是说这具尸体估计已经在太平间存放了一个月,甚至更久。

    阿丽看着我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看,似乎有点不自然,别扭的将自己的身体旋转了一圈,看看躲过了我的目光,好半天我才听她说道,“阿斌,你怕我吗?现在的我是不是很丑?”

    我点了点头,又很快的摇着头。

    即使我再大胆看到这种情况,我也会害怕,但是我很清楚,我害怕的是在这种场景发生这种任何人都会觉得恐怖的事……

    但我可以肯定,我是真的不害怕阿丽!

    阿丽似乎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一般,缓缓的向我转过身来,嘴巴一张一合,就像被冻僵了一般,半天才发出声音:“为了不吓到你,我特意从这家医院的太平间里面找了一个最好看的尸体当衣服,你喜欢吗?”

    我喜欢吗?

    说实话,我一点也不喜欢接触尸体,我对这些尸体有着与生俱来的厌恶,我甚至在近距离看到阿丽选的这具尸体后,隐隐约约有一种想找个地方将胃里面翻滚的液体全部吐出去,我真的是受不了尸体上的福尔马林的味道,特别是那死死的向着我鼻孔里钻的死老鼠味,恶心,真的好恶心……

    但是我看到阿丽为了我做出的一切,仅仅为了不吓着我,就在太平间里面将所有尸体翻一个遍,只是为了找一个最好看的尸体。

    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一下子就被阿丽触动了,就好像我的心被世俗势利,现实到无法再真实的人情世故伤的支离破碎,然后阿丽用自己的心去修补,最后在修补后,心慢慢愈合了,然后将她一同留在了我的心里,我的心顿时暖暖的,就好像从来没有受过伤。

    泪水无止境的划过我的脸颊,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滴溜溜的在我脸上滚动着,我无法压制住泪水的喷涌,就看着大滴大滴的泪水,噼里啪啦的滴落在我的身上,滴落在我的衣服上,滴落在地上,滴落在阿丽伸出的手上,滴在了她的手心里……

    啪嗒,啪嗒。

    真的,泪水真的止不住,止不住的流着……

    阿丽看着我毫无征兆的哭了起来,顿时慌了,手忙脚乱起来,“阿斌,不哭不哭,阿斌不要哭,不要哭……”

    她将手伸到我脸上轻轻的给我擦拭着脸上的泪珠,我停下了哭泣,静静地看着她,心里对这具尸体的抗拒也慢慢地消失了……

    阿丽的手臂很僵硬,就好像在冰箱里面冻了很久的肉一样,硬邦邦的,有些不灵活,有几次的差点戳到我的眼睛。

    我却没有丝毫的怨言,我知道这大概是阿丽找的这具尸体在太平间里卖弄冷冻的时间太久了,部分的细胞还有肌肉组织已经开始坏死了,所以阿丽在活动还有操控的时候,就没有之前那具尸体使用起来的那份灵活。

    因为之前那具尸体,毕竟是在学校,没有放在所谓的冷冻室,是浸泡在福尔马林中的,所以阿丽此刻看上去有点不方便。

    甚至在阿里为我擦拭脸上眼泪的时候,我都能听到她身体各部分因为不协调产生的噼噼啪啪的声音,似乎是骨头与冻僵了的肌肉组织之间的强烈碰撞产生的噪音。

    这具尸体没有之前实验室丢失的那具女尸那么完美,毕竟这具尸体在医院停留的时间,恐怕已经有一两个月之久了。

    这具尸体和我第一次看见阿丽时的那具尸体最大的共同点是都比较漂亮,眼睛都很大很大,除了那大大的瞳孔里的无神有点让我瘆的慌之外,其他的倒不是特别反感。

    泪水的喷涌只持续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大部分都被阿丽轻轻的擦拭掉了,剩下的已经蒸干在了空气中。

    阿丽做完了这一切就静静的站在一旁,呆呆的看着我的脸,我迎上阿丽的目光,感到我们两人的对视中,似乎多了一点什么东西……

    我尴尬的移开了目光,四处看着。

    阿丽以为我在找什么,就扭动脖子看向我,冲着我说道,阿斌你在找什么吗?

    我一愣,看了看阿丽,才发现阿丽的脖子似乎被医院的太平间的冷藏室冻僵了,活动不便,她不转了头还好,一转头不仅脖子上的骨头稀里哗啦的发出崩碎声。

    我的心里此刻一紧,生害怕她的头会这样突兀的掉下来。

    阿丽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用手狠狠的扶着自己的脖子,为了不让自己的脖子出问题,所以她用的力很大,似乎在纠正着骨头的位置。

    正是因为她用的力太大了,所以她长长的手指划破了脸上苍白到泛这白光的僵硬皮肤,呲啦呲啦,脸上的那还算完整的面皮一下子崩溃了,碎的稀里哗啦,我还来不及转移我的目光,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原本完整面皮下的一切,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已经不是所谓的肉的……

    因为已经看不出这是所谓的血肉了……

    如果非要说的话,这只能面前算还死赖在骨架上的腐肉,因为失去了最外层原本起着束缚作用的皮后,开始悉悉索索的往下面坠落着……

    不断跌落在床沿上,然后又在我惊恐的目光下,在地上铺上了一层漆黑的肉屑……

    看到眼前这一幕,我不知道我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阿丽,我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尊重我的身体来个一吐为快?

    我想了想,还是考虑了一下阿丽的感受,索性就这样面无表情的看着阿丽,半天才平淡的挤出一句:“阿丽,我不介意你是什么样,我在乎的只是你是否在我身边……”

    我看到阿丽的无神的眼睛里,荡漾起了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