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原来是阿丽
    我的心这个时候都不再是我的了,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滴血的手术刀,因为做手术时,手术刀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滴血,要么一直在病人的身体上,要么就在消毒皿里面。

    所以,这样滴答滴答的往地面滴血的场景,让我的整个脑海都瞬间变得一片空白,那白茫茫的刀锋刺痛了我的眼睛,我更害怕一下瞬间就刺破我的心脏。

    啪嗒,啪嗒。

    血红色的液体还在不断的往下滴落,一如划过我额头和面庞的汗水……

    呲啦,呲啦。

    似乎有什么东西轻轻地跌落在了地上,我借着走廊上的微弱灯光,看到了一团皱巴巴的东西,我心里那个纠结和抽搐,我暂时还无法辨别那是什么。

    但是我很害怕又是什么皮肤之类的东西,我不动声色的向后走了一小步,偷偷的用目光扫了扫地面,才发现那居然……

    居然是……

    橘子皮!

    我的喉咙像被人掐住了一样,半天都发不出声音,什么什么?

    橘……橘子皮?

    这人用手术刀削橘子?

    感情不是来杀我的啊。

    我顿时整个身体都放松了下来,不是来杀我就好,就好。

    我本来就比别人大的胆子慢慢的回到了我的体内,我轻轻地抚摸了一下我发颤的双腿,等这些不确定因素消失后,我才真正意义上的打量起这个女人。

    她拿着一把还不断滴落着红色液体并且散发着慈母光芒的手术刀,另一只手里拿着一个血红色的水果!

    这水果,原来是血橙!

    哎呀妈呀,这反差让我的心脏都要受不了这强烈对比,差点就要因为适应不了而爆炸了。

    敢情刚才滴落的只是橙汁啊……

    我还会看到柜子上一支剥好的的香蕉,想起了掉在了地面上的香蕉皮……

    心里有点明白了,这个女人原来是来看我的?

    我想不到还有什么女人会来看我,难道是张青青?

    但转瞬又把这个念头抛在了脑后,她和那个老头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呢。

    我一时间缓不过气来,就随手拿起了那个看上去刚刚才剥好的香蕉,大口大口的吃起来,看着坐在老头床上的这个女人,想了想,说了句,谢谢你来看我。

    这时候也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阵风,把她脸上的头发吹了起来,顿时她的长发翩飞,少数的发丝掠过了我的脸,痒痒的,好干枯。

    这头发,让我的心里又生出了些微的不安。

    虽然还是看不清楚她的模样,但她的大致五官还是能看清楚轮廓,我很肯定我不认识这个人,但我看见这个女人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隐隐约约有一些雾气在涌动。

    看到这个女人眼里莫莫名其妙的感激,我心里感到有点奇怪。

    我轻微的皱着眉头,看着她模糊的五官,有点不安了,“你,你,你到底是谁?”

    我顿了一下:“还有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干什么!”

    这女人就这样看着我,眼睛里面还带着些水雾,什么话都不说,就在我心理防线都要完全崩溃的时候,她这才从喉咙里硬生生的挤出了几个字。

    阿斌,是我!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我愣了一下!

    下一刻,我心里居然突兀的生出一种渴望这个人就留在永远留在我身边的感觉,然后我眼睛居然情不自禁的开始湿润了。

    我轻轻地将我的脸转向了一边,静悄悄的擦拭着眼里的泪花。

    我一下子从这几天的恐惧中挣脱出来了,心里无比的平静,原来……原来……是阿丽来看我了!

    这时候,一双冰冷到似乎才从冰窖里面取出来的手,轻轻的触碰了一下我的肩膀,我一个哆嗦,将脸转向了阿丽。

    我看到阿丽将一个削的干干净净,看不到一丁儿点果皮的血橙递给了我,并且又从柜子上拿过来一把很大很饱满的香蕉,在我的面前安安静静给我剥着皮。

    我流着泪吃着那个阿丽用并不好用的手术刀不知道削了多久的血橙,心里很是感动,我没有想着去擦布满了我整个脸颊的泪水,所以我几乎是和着我的泪水一口一口的讲血橙吃完的。

    即使上满残留着我尤其厌恶的福尔马林,甚至死耗子味,但是我觉得这个血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吃过的最好吃的血橙。

    阿丽看我将血橙吃完了,慌忙加快了剥香蕉皮的速度,我感觉阿丽现在似乎行动很不便,有些僵硬,甚至看上去很是笨手笨脚,但是她却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

    我从她手中接过了略微有点冰凉的香蕉,鼻子有点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闷着头,没有说一句话,我害怕我只要说话,我就会忍不住哭出来。

    我此时心里想到,我把我一生中最为炙热的爱给了一个女人,换来的却是无情的背叛。

    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我愚蠢的付出的爱,却不会在陪伴我了,在一旁默默付出,没有一丝怨言的是阿丽。

    我看着仍然在笨手笨脚的为我剥着香蕉的阿丽,说真的,我真的很想抱着她大哭一场。

    就这样我们一个人吃,一个人不停地剥着,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而的过去着,我们两人谁都没有开口,只是偶尔一眼雾水的望着彼此。

    不知道过了多久,香蕉也吃完了,阿丽冲着我点了点头,踩着高跟鞋,一瘸一拐的就朝着门口走去。

    看着她的背影,我才明白她要走了。

    我心里突然一痛,快速的走到她的前面,拦住了她,顺势要打开病房的灯。

    阿丽看见我拦住她,还要开灯的时候,顿时慌张起来,大喊:“阿斌,不要开——”

    但是,我已经将灯打开了。

    这时我才知道阿丽为什么叫我不要将灯打开,可是已经晚了……

    因为打开灯,我一下子愣住了,不是别的原因,我仅仅是被吓愣了。

    因为我的脸差点就贴在了一张脸上,这张脸已经青紫到发黑了……

    这分明就是一个尸体。

    还是一个在太平间里面不知道放了多久的尸体……

    我脚下一软,跌坐在地上,全身都皱成了一团,不住的抽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