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究竟谁是鬼?
    走到自己病床前,我突然我想起了那老头冲我说的那些话……

    曾经她的老伴是睡着这张床上的,并且现在已经……

    想到这里,说实在的,让人感到心惊肉跳,毕竟这是一张死人睡过的床!

    不对,应该是这张床上的死过人。

    想到刚刚那个老头,以及老头说的那些话,我是越想越感到害怕!

    我现在整个人都觉得不舒服了,我想起我今天还在这睡过了死人的床上,无忧无虑,舒舒服服的睡了十几个小时,心里总觉得有一个疙瘩挥之不去。

    我全身都开始发痒了,就好像有成千上万的小蚂蚁正在我身上成群结队的晃悠着。

    我不住的抓挠着我身体每一寸我所能够的着皮肤,一条又一条白色的痕迹,在我的手臂上蔓延开来,就像一圈圈涟漪不断的荡漾着,直到一滴滴鲜血在那涟漪上浮现出来,抖动着,滴落着,但我丝毫感觉不到疼痛,依旧不停的抓挠着。

    此时在另一张病床上刚刚打算要睡下的那个小伙子,看着我此刻莫名其妙到让人都觉得恐怖血腥的动作,推开盖在身上的被子,一边咳嗽着,一边抓住我的手,制止着我和自残没有什么区别的行为,冲着我大喊到说道,“喂,你真的是脑部收到了重创才住院的吗?要不要我给你叫一个护士——”

    我看着他真的要去按床头呼叫护士的按钮,我这才清醒过来,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急忙制止他。

    我仔细打量着我现在的皮肤,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我不是真的脑子有问题吧。

    我转头看了那个小伙子一眼,尴尬的笑了一笑,对他摆了摆手:“没……没怎么,嘿嘿……”

    这小伙子狐疑的看着我,见我这样子说了,耸耸肩,又躺回了床上,没有再说什么了。

    我脸上一直赔着笑,那小伙子这下才没有理我,摸出手机,自顾自的玩了起来。

    我的脸上依旧挂着笑,但是我的心里还是发慌。

    刚刚那老头说的那些话还在我的耳边回响:

    “这是我老伴曾经睡过的床……”

    “她两年前,就死了……”

    “我的儿子,也死了……”

    想到这里,我身体又开始发痒,我又想去抓,去挠。这时那个小伙子看见我又要开始自残了,慌忙丢到手机站了起来,看了看我的表情,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半响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抓住我的手不要我去抓挠我本来就残破不堪的皮肤。

    我们僵持了好半天,他才开口:“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就是在想刚才你和我提到的老头嘛,觉得他是鬼对吧?觉得自己睡了死人睡过的床吧?”

    我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那个小伙子又想了一下,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你担心的是你睡的床上死过人啊。”

    我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

    这个小伙子突然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在这个本来就很狭小的病房里显得尤其响亮不说,完全就是没心没肺啊。

    我突然有点恼怒,刚想要发火,他又开始说话了:“医院里天天都在死人,那张床上没有被死人睡过,哪张床上没有死过人,就算医院里面有鬼也很正常啊,因为这里是医院啊,你以为是宾馆啊!”

    听了他的话,我一下子想开了,对啊,我还是学医的,医院里怎么可能不死人,在医院里,怎么可能有没死过人的床位?

    我的心里那个疙瘩此刻彻底化开了,我看着那小伙子的床,心里暗暗想到,说不定我旁边这货睡的床,死过的人更多。

    我在心里不断的想着,心情总算是平静了下来,我随意的将医院的拖鞋甩到一边,衣服也懒得脱就躺在了我的床上。

    我躺倒那张床上,正准备睡觉,但是经历了刚才的一系列事情再加上今天已经睡了十多个小时了,我发现我的身体并没有想要睡觉的意思,因为我根本就没有睡意。

    那家伙也没有睡不着,这主要是我害的,我看着他玩着手机,没打算睡得样子,就冲着他喊道,“嘿,你是被人砍了吗?”

    因为我看见他全身上下每隔一点地方就缠着厚厚的绷带。

    这家伙倒有点意思,白了我一眼:“你身上没有伤,是头部受了重创吗?”

    说完他就大声的笑了起来,我感受到了他对我没有丝毫掩饰的嘲讽!

    好吧,算你赢!

    这个小伙子似乎对我很感兴趣,每次都打量我半天才开口,他问道,“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住在这家医院吗?”

    他这句话一下子将这个互相嘲讽的气氛给打散了,激起了我心中八卦的兴趣,我坐起身子,竖起耳朵,盯着他的眼睛不放,就好像一个幼儿园的孩子在听老师讲故事一样。

    看着我的神态,这小伙子的面部肌肉不断的抽动着,看样子被我雷的不行。

    看到他这样子,我害怕他不讲了,我赶忙冲着他挥着手,示意他赶紧讲,并且冲着他说道,说啊,快说啊。

    他没有办法,只好点了一下头,这一夜,我们聊了很多……

    我知道了这小伙子初中毕业就离开了自己的家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来打工,他没有什么本事,找不到什么好工作,又不好意思找自己的老父亲要钱,所以只能做一些又累又危险报酬还不高的工作,勉强填饱自己的肚子。

    这次在一次需要搭脚手架的大楼外墙施工中不慎跌落了脚手架住进了医院。我听到了这里,问他建筑公司赔钱没有。小伙子眼睛里的光芒顿时黯淡了下来,他告诉我,赔医药费的几乎都用来住院了,即使医好了这病,未来也没有了着落。

    我突然挺同情这些从小就背井离乡出来打工的人,他们文化虽然没有我们高,但是他们至少在自己赚钱养活自己啊!

    再看看我们,就仗着自己现在还可以读书,就名正言顺的做着啃老族,用着父母的钱,在大学里面挥霍着,只考虑钱够不够用,从来没有在意过父母挣钱辛不辛苦,他们有没有像我们这样大手大脚的用钱。

    这时这小伙子说完了,他的脸上的笑容看上去很温暖很真诚。但是现在我的心里却生出了对自己父母的种种愧疚。这一夜很快就过去了,我们的关系也因为这一次谈话有了质的飞跃,至少我们现在成为了朋友。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睁开眼睛就发现已经是第二天的八九点钟了,本来想找那个小伙子一起去食堂吃个早饭,这才发现那个小伙子不见了!更诡异的是他的床铺叠的整整齐齐的……整齐的好像就没有人睡过一般……

    看到这一幕,我感到有点惊讶,难道他这么早就出院了,走之前至少要给我留给联系方式啊。

    就在这时候,一个护士进来打扫卫生了,我急忙凑过去,冲这个护士笑了一下,便问道,“护士姐姐,你看到昨天晚上在这里睡的那个小伙了吗?”我指了指他昨天睡得床,“我想要一个他的联系方——”我还没说完,就对上她像看傻子一样的眼神,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

    她看了我一眼,冲着我说道,他啊,昨天中午没有抢救过来,已经……

    <a href=.qidian.>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mp;amp;lt;/a&amp;amp;gt;&amp;amp;lt;a&amp;amp;gt;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amp;amp;lt;/a&amp;am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