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小女孩的死亡游戏(十五)
    而洁儿却根本不在乎这疼痛,又开始撕裂其余的手指手指甲盖!

    “呲啦……呲啦……呲啦!”

    “呼呼……呼呼……呼呼!”

    我被洁儿的动作吓得不行,虽然是她在撕裂她的指甲盖,但是我知道这恐怕不会这么简单,所以我想像到了这等惨状出现在我的身上的场景。

    我不由得随着洁儿撕裂指甲盖不住的倒吸着冷气,浑身都在打着哆嗦,我又想起了平时练托马斯的时候,不小心踩到自己的手指的那痛楚,牙齿都颤抖着。

    看到眼前像撕纸片一样撕裂指甲盖的洁儿,我感到阵阵揪心,倒不是因为她,而是我开始担心我会输。

    洁儿的双手鲜血淋漓,大滴大滴的血珠汇聚在之间,以一个弧线跌落在地上。

    而她的每一个拇指上还残留着一丁点指甲残骸,勾连着一点点皮肉,就这样晃晃悠悠的连在手指上,我看着洁儿的手,那视觉冲击,简直触目心惊。

    难道说……

    这是猜拳输了的惩罚?

    我吞了口唾沫,心里很是担忧,看了洁儿半天这才问道:“如果哥哥输了……也要这样……是么,是么?”

    这洁儿舔了舔指尖上的血液,似乎没有感到疼痛一般,点着头,满脸戏谑的看着我。

    直到把我看得头皮发麻!

    这……这……完全就是靠运气啊!

    如果都赢了的话,那算运气好,我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可是如果输了的话,就要被掀起指甲盖……

    按照我的经验来看,输一次是撕裂指甲盖,如果输下一次恐怕就不是撕裂指甲盖那么简单了!

    我收起了之前的轻视,这是完全就是在生与死之间跳跃,一个不慎就会走向死亡!

    因为我一旦在这里受伤,我就只能拖着受伤的身体继续和她猜拳。

    但是,这样的话剧烈的疼痛是会影响我的思考的,这样就会加大我的失误率,在我看来如果我输了的话,我一定不会被当场杀死,按照洁儿的习惯,她就要我一直和她剪刀石头布,因为手指甲没了还有脚趾甲,脚趾甲如果也没了……

    我估计要么是将牙齿一个个弄下来,要么是扒皮抽筋。

    然后,就是被抽出我的肠子,四分五裂的被当做橡皮泥一般,做成一个所谓的尸体艺术!

    我可不愿意!

    我深吸一口气,满鼻腔都是从洁儿那边传来浓郁的血腥味,洁儿看着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丝毫没有催促我的意思,只是随意的甩着手上的血珠,随后说道:“来吧,哥哥继续开始吧。”

    “再……再来……”

    我声音颤抖着,因为洁儿故意将血珠泼洒在我的脸上。

    我忍着那种想要反胃的冲动,将那股血腥味强行的赶出我的嗅觉范围,咬牙说道。

    洁儿再次伸出手,与我剪刀石头布。

    我还是出的剪刀,只不过洁儿没有那么傻。

    她是剪刀,我也是剪刀……

    再来!

    他还是剪刀,我依然是剪刀……

    我们就这么剪刀对了很多句,忽然间,我心里开始不安了起来。

    因为连续的几次对决是猜拳中最难抉择的时刻,换还是不换?

    就这样最大的胜率完全就在对方,也是洁儿的手上紧紧的攥着,这下危险了!

    这个洁儿……

    是不是故意要诈我?

    我决定暂时不变,还是出剪刀。

    可是她出了石头。

    而我这次是剪刀……

    输了?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洁儿立即就抓住了我的双手,张开口几下子就将我的指甲盖连根拔起。

    痛!

    好痛!

    啊……啊……

    我倒吸着凉气,只感觉到我的手不听使唤的跳动起来,就好像被门夹了一般,我忍不住跳了起来,不断地向着手吹着气。

    此时我能感觉到自己脖子上的血管因为疼痛暴起,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滴落。

    我疼得浑身发抖,我甚至觉得我的手已经不是我的了,看着洁儿狡黠的目光,一比一了,如果我不能赢的话,我就没有一点活路了!

    “妈.的……”

    我爆了句粗口,随后再次与他剪刀石头布。

    这次我打起了我所有的注意力,手指上的疼痛反而让我集中起了精神,我小心翼翼的揣摩着洁儿的心理。

    我看见洁儿伸出右手,又一次与我来了剪刀石头布。

    我看着她手指虚握,难道是石头。

    等我出招之后,我的心里却是咯噔一下。

    她出的不是石头……

    我仔细一看原来是布。

    我这才舒了口气,我也出的布。

    平局!

    但是,忽然间,我发现我的身体仿佛被什么东西定住了一般,就是没法动弹,就好像之前我被洁儿束缚那般,我眼睁睁看着洁儿忽然抓住我的手。

    她这是要干什么?

    我看见她又张开了嘴巴,雪白的牙齿,咬在我的手背上,我见状急忙咬紧牙关!

    “呲啦……呲啦……呲啦”

    “啊……”

    我的手背在她的撕扯下顿时少了一大块肉,我忍不住低声惨叫起来,因为这实在太过疼痛。

    尽管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我仍然不知道洁儿会在这个时候突然的出手!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疼痛,弄得全身开始渗出了冷汗,甚至开始痉挛了起来。

    洁儿根本不管我的感受,就在一旁的看着我,脸上还残留着我血肉的碎屑,甚至嘴角还在滴着鲜血。

    我的手已经是血肉模糊,鲜嫩的肉暴露在空气之中,冷风刮过,那种痛我无法忍受。

    鲜血如如同汗水一般渗透出来,像集合一般,排成一列一列,齐刷刷的滴落在地上,我没心情去看所谓的血流如柱,我只觉得我的双手都在颤抖。

    我死死的咬着牙齿,才没有惨叫出来,“为什么?我没有输,你怎么能这样!”

    洁儿却是颇为欢快地蹲下身子,身子似乎是因为兴奋一抖一抖的。

    她看着我,脸上丝毫不掩饰得意,笑的很开心:“洁儿不喜欢老是平局,下次再平局,哥哥就直接算输哦!”

    “你——”

    我真的后悔之前没有将洁儿弄死!

    此刻我感到胸口尤其闷,我大声咳嗽起来,最后吐出了一大口夹杂着内脏碎片的鲜血,这才感觉舒服了不少。

    我再次伸出手和洁儿开始剪刀石头布。

    我想了想,我现在和洁儿猜拳,我的胜率实在是太低了,我只有三分之一甚至更少的胜率,我只能用一些特殊的方法。

    我看着洁儿,笑了笑:“洁儿,是哥哥不好,哥哥没有好好陪你玩,我的错,我们在最后一局前,可以握手言和吗,这样我即使输了,我也满意了。”

    洁儿看着我好像解脱了的表情,愣了愣,点了点头,伸出了手。

    这是我微笑着,出了剪刀!

    在洁儿目瞪口呆中,我松了口气,对她说道:“哥哥已经赢了你,那么按照规定,哥哥要走了。”

    洁儿看上去有一万个不愿意,但还是点了点头。

    我忍着疼痛,从衣服上撕下几块布,随意包裹了一下,此时的我每走一步路,我都感觉到我的手在如同撕裂般的痛。

    正当我要走向大门的时候,那个女人突兀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吓了一跳,不解的望着她,不知道她突然拦着我干什么。

    她笑了笑:“你还不知道,我之前为什么对你说你活不到天亮。”

    “嗯?”

    这是她一袭白衣开始不断滴落着鲜血,熟悉的血红一下子占据了我的眼眶。

    “因为……她是我的女儿!”

    我心里顿时一紧,瞳孔在突兀的惊吓中收缩的很厉害。

    我颤抖着说着:“你……你不是……不是说,我只要……只要赢了就……就可以……可以走吗?”

    我看着她锋利的指甲快速的滑向我的头颅,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对啊,你现在是要走了啊。”

    我还是……要死了吗?

    <a href=.qidian.>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mp;amp;amp;lt;/a&amp;amp;amp;gt;&amp;amp;amp;lt;a&amp;amp;amp;gt;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amp;amp;amp;lt;/a&amp;amp;am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