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小女孩的死亡游戏(十四)
    我感觉我的身体仿佛从很高的地方开始了坠落,然后就是砰的一声巨响伴随着一阵瞬间让我从昏迷中被唤醒的震动,我猛然睁开了眼睛,我发现我躺在一片大理石地上,看着我周围地上激荡起来的灰尘,我很确定我是真的扔到这块地上的,这真的不是错觉,我是真的被扔到这里的!

    那就是说,那个女人还有洁儿并没有因为天亮的原因离开……

    也就是说,她们现在就在我的身边!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不是说鬼最怕的就是天亮吗?

    我揪着头发焦头难额的想个不停。

    这时候,身边有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你是不是在想我们为什么不怕天亮?”

    我一回头就看见了那个女人只不过她现在穿着最初的一袭白衣,颇有兴趣的打量着我。

    我情不自禁的点点头。

    她看到我的样子,面无表情:“不是所有的鬼都怕天亮,大部分时间鬼只会在他们执念最深的地方停留。”

    我看着她怀念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是个人不是鬼,却还要在这里听你说这些有的没的,更何况,和你们在一起,什么时候命丢了都不知道!

    我们两人就这样静静的打量着这个地方,她的眼中的留念已经到了让我都动容的地步,如果不是我现在忐忑的不行的话,我说不定还要去安慰她。

    但我又想起了和洁儿在一起的看似很短,其实比几个世纪还要长的时间,心里已经对这些鬼充满了恐惧,不是对未知的恐惧,而是明知道她们想要你的命,你都还不得不和她们在一起。

    这个女人幽幽一叹,那种怀念已经消失了,因为她看向了我,眼里只有冰冷:“你知道我当时为什么说你活不到天亮吗?”

    我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又被她硬生生的扯了上去,什么话也不敢说,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她。

    她手一招洁儿就出现在她的面前,洁儿和原来差不多,只不过此刻全身上下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伤痕,她一看见我,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我喉头不停地抖动着,因为我看见她的指甲不断地变长,在这个幽暗的环境里微弱的光芒的照射下,显得尤为锋利。

    一阵阴风吹来,我身体一个哆嗦就看见洁儿的指甲出现在我的面门上,我只来得及将瞳孔收缩成一个小点,眼睛都来不及闭上。

    若是被这指甲戳中,我不死都难。

    但是下一刻,洁儿就被一双手抛在了一边。

    我这才来得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才发现救我的是那个女人。

    哦?

    原来她们不是一伙的!

    我心里总算安定了下来,但心里总有点不安,不知道这个女人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洁儿从一边慢慢的走了过来,委屈在这个女人的面前一个人扯着衣角。

    我看着那个女人欲言又止,那女人捕捉到了我的表情,一撇嘴角,“我们做鬼的是讲规则的,你们还有一局游戏,只要你赢了,就有机会离开了!”

    哦?

    还是要玩游戏,我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

    因为到头来我不还是被洁儿玩的团团转吗?

    但是听那女人所说,这也许就是我唯一能活下来的机会了!

    我看向洁儿,问道:“洁儿,这次和哥哥玩什么呢?”

    只见洁儿首先用余光打量了一下那个女人,这才用手依次做了石头剪刀布,一句话也没有说。

    哦?

    石头剪刀布?

    我心里暗喜这个游戏我还是会玩的,我自从住进寝室后就没有去食堂打过饭了,因为都是胖子他们帮我的,不是因为我是室长,也不是我有威望,而是每次我们猜拳,输了的去打饭,然后我就没有去过食堂了。

    “三局两胜可以吗?赢了就放哥哥走好吗?哥哥以后再陪洁儿玩。”

    我看着洁儿说道。

    洁儿刚想摇头,但是对上了那女人的冰冷的目光,洁儿立刻摇晃着身体,对着我使劲的点着头,她身上的鲜血一直往外面甩出。

    我的脸上就这样沾满了鲜血,那浓郁的血腥味,简直让我睁不开眼睛,甚至差点窒息,我咬牙,没有露出一丝厌恶和胆怯,看着洁儿的脸道:“洁儿那我们开始吧,哥哥是不会输得哦。”

    洁儿听到我这句话,脸上居然出现了一种名为迟疑的东西,虽然之前我被她弄的差点四分五裂,但最后还是被我玩的团团转,要不是这个女人,说不定她就死在外面了。

    我看着她那慌张的表情,知道我在她心中已经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她越是慌张,就越是对我有利。

    我仿佛看见我活下去的希望,我看着洁儿平淡的说到:“洁儿,我们开始吧!”

    洁儿过了好半天,这才放松身体不再摇晃,开始与我剪刀石头布。

    第一局,我看见了洁儿跃跃试试的表情,我心里突然想起了一个心理学家一个实验,嘴角微微开始上扬。

    她出的布,而我出的……剪刀

    我赢了。

    那个心理学家说过第一局出剪刀获胜的概率在百分之八十左右!

    距离离开一步之遥了,我的心里有一点小小的激动。

    “哥哥已经赢一局了哦……”

    我笑呵呵望着洁儿道,“再赢一局的话,哥哥就……”

    我话还没有说完,正打算出拳的时候,洁儿似乎没有听到我说话一般。

    因为正当我说话的时候,洁儿却忽然握住了自己的左手,这是要干什么?我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她……想做什么?

    “呲啦……呲啦!”

    我只听见一阵撕裂的声音传来,我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洁儿。

    只见着洁儿竟然抓住自己的食指指甲盖,随后用力朝上面一翻!

    “什么!”

    我一下子呆住了,忍不住低呼一声,我再也淡定不起来了。

    因为任何人看到这种事情都不能镇定。

    世界上最恐怖的伤,不是什么致命伤,而是两种最容易发生的小伤:

    一种是眼睛被异物刺伤,那种突兀而来的黑暗,是所有视力正常的人无法接受的,那一瞬间足以让人发疯!

    第二种就是指甲被硬生生的弄断,因为十指连心,那一刻的疼痛,就好像万箭穿心!

    而眼下,洁儿做出了一件让我目瞪口呆的事,她像撕碎纸屑一般,轻飘飘的将整个指甲盖都掀开了。

    这一刻鲜血飞溅,爆射出来,洁儿的手上一片血肉模糊!

    <a href=.qidian.>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mp;amp;lt;/a&amp;amp;gt;&amp;amp;lt;a&amp;amp;gt;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amp;amp;lt;/a&amp;am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