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小女孩的死亡游戏(十二)
    洁儿看着我这样,半天都没有说话,似乎是相信了我的话,她居然抱歉的看了我一眼,虽然仅仅也是抱歉而已。

    她看着那个巨大无比的包,又回复到了小女孩的一面,看着我晓得甜甜的:“哥哥,这个包真的像你说的那么神奇吗?洁儿真的好想玩一玩,哥哥还真的给我了一个好礼物,比那个头颅好多了!”

    “那是当然,我怎么可能把不好的东西给洁儿玩呢,哥哥最喜欢洁儿了……”我说这句话的时候,伤口不断被牵引着,我疼的直抽抽,“这个背包真的神奇,似乎有隔绝阳气的左右哦。

    “隔绝阳气?”

    洁儿突然很高兴,我一下子就觉得有戏。

    因为我看到隔绝阳气这个所谓的功能似乎对洁儿很有吸引力。

    洁儿再次问了我一句。

    “对。”

    我明白很明显,洁儿已经有些动心了。

    洁儿歪着脑袋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有着无尽的威胁,大有不听她之后的话就要将我四分五裂的架势。

    只是我心里的狂喜已经战胜了恐惧,我就这样淡然的看着洁儿。

    洁儿看到我这幅表情虽然也很疑惑,但是看着我不像骗人的样子,想了想,说道:“行,那我就进去看看,如果被我发现哥哥在骗我,那我一定再将哥哥的肠子扯出来之后,然后将哥哥做成之前的尸体艺术哦。”

    这么一句平平淡淡的话语,让我心里一阵恶寒,想到那所谓的尸体艺术,我就想来一次一吐为快。

    我撇了撇嘴,压抑了一下心中的冲动,胃液又回到了它本应该去的地方。

    “不会骗你。”

    我真的对洁儿的疑心感到厌烦了。

    我都为她担忧了,都要天亮了,你再不进去,天都要亮了。

    洁儿似乎也知道这个道理,没有再犹豫了,她嗯了一声,她身体快速的进了这个包里。

    我这时候并不着急,虽然我很想就把拉链关上。

    但是和洁儿相处的这短短几个小时,我真的感觉我这10多年的书还有人生经历都白过了。

    现实很阴险,洁儿的心更加高深莫测,我才不相信洁儿会这么轻易的把后背给我。

    我知道如果我现在就采取动作,很可能会被识破,我恐怕真的要被洁儿四分五裂了。

    下一个,情况果真产生了突变。

    果不其然,就在洁儿的身体要完全进入那个巨大的包的时候,那洁儿果然一下子钻了出来!

    洁儿突兀的闪现在我的面前,就这样直直的看着我。

    这时间太短暂了,我的表情还和之前的表情没有什么两样,还是我来不及改变就这样保持着的一脸淡定。

    洁儿看着我现在的表情,我感到她真的放松了心态,她就这样进入了巨大的包中。

    洁儿进入了包中,就在那一瞬间,我快速的抓住了拉链。

    说时迟那时快,我急忙刺啦一下关上了拉链,快速地将这个包关上。

    这次轮到洁儿反应不过来了,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这个包开始了剧烈的抖动,我感觉我差点就要被她突然传来的大力给弹开。

    妈.的,洁儿就要出来了!

    我筹备了这么久,我怎么可能让你如愿。

    “他.妈.的你就别想出来!”

    我怒吼一声,我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即使我感到我的伤口都被牵引着阵阵生疼。

    我死死的咬着牙,我感觉到我身体上的所有伤口都开始要蹦开来,我将计就计,我也再死死的抱住这个包之后,也不断对着洁儿还有这个包不断的拳打脚踢。

    这样,就算你有再大的力气,我看你有多少的手脚来招架。

    是,我是坚持不了太久。

    但是离天亮最多只有一个小时了,那时我看你怎么和我斗!

    “呜……呜……!”

    包里传来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哭声,我都不敢相信洁儿这么心狠手辣的鬼,居然能哭出这么凄惨的声音。

    声音虽然凄惨但不代表她没有反抗的力量,她拼了命的的挣扎着,只不过在我的紧抱和拳打脚踢下那些可以要我命的招数,一时间无法使出来。

    我一般死了命的困着洁儿,不让她出来,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为了保险起见,因为我害怕我的力气耗尽了,将这个包倚靠在一棵大树上,捡了一大块石头,死了命的砸着。

    包里不停地发出洁儿的哭喊:“哥哥,哥哥,你为什么骗洁儿,你不是故意的对吗?”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对面前被我打的不成形的包道:“妈.的,我就是在骗你,你不只是一个傻女孩,你就是罪有应得!”

    “哥哥放我出去!哥哥放我出去!天就要亮了啊,洁儿实力还不够,洁儿会死的!呜……呜……”

    洁儿在包里不停地叫着,哭着,而我根本就没将她的话听进去。

    死了又怎样,你刚才想杀死我的时候,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慢慢的,过了一小会儿,洁儿没有了声响,我看了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就天亮了,洁儿估计也没有力气反抗了。

    对于洁儿来说这最后的半个小时是她的末日,但是对于我来说,还有半个小时我就自由了,我就安全了!

    我将这个包随手丢到一边,躺着闭上了眼睛。

    这时候我真的是非常疲惫,感觉就要睡着了。

    但是我知道,我并不能睡着,因为我不知道洁儿还会不会绝地反扑,如果真的这样,恐怕这半个小时,就是我的最后时刻了。

    这么久都过了,我现在死了不是太憋屈了吗,我猛的一咬舌尖,我感觉精神顿时好了许多。

    “哥哥,哥哥放洁儿出去吧,洁儿不会再找你麻烦……哥哥,哥哥,放我出去吧……妈妈,妈妈看不见我她会难受的,呜……呜……”

    洁儿这时候突然在包里连连求饶,哭到声音都开始断断续续了,她希望我能放过她。

    我看了下自己身上密密麻麻的伤口,我自己都不相信我会放她走,除非我想死差不多。

    今天我才明白鬼的话不可信,所谓的好人有好报才怪,在恶人和好人之间,鬼要选一个来杀的话,恐怕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好人啊,因为好人好糊弄啊!

    我自然不会傻到在这个时候,听洁儿的话,就这样把她放了,更何况这个世界上不缺的就是鬼,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我想了想开口了:

    “你还是收拾收拾准备离开这个世界吧,洁儿,下辈子做一个好人,不要在做一个害好人的人或者鬼了。”

    “哥哥你真该死!我出来了,我一定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哇……哇……”

    洁儿看着我一点儿没有打算放她的架势,她已经是恼羞成怒了,不停地对我大骂不说,还大声吼个不停,我感觉我的耳膜都要破裂了。

    而我理还懒得理她,呼吸着劫后余生的空气,感觉是那么的清新,那么的心旷神怡。

    一直到天空出现鱼肚白,我看了看时间就只有十多分钟了,我才松了口气。

    此时我全身无力,我手臂的撕裂性创伤已经慢慢开始愈合了,已经不再流血。

    只是动作幅度大了,动一下就会扯裂伤口,然后又流出血来,十分疼痛。

    就算不看自己,我也知道此时的我肯定是脸色苍白。

    双腿发软的我艰难的行走在空荡荡的校园里,估计是马上就彻底天亮的原因吧,洁儿布置下的那些防止我逃跑的东西此刻都失去了效果,所以我决定抓紧时间回到寝室。

    现在是夏天,天气原本很炎热。

    但我却觉得身体非常冷,我摸摸自己的脉搏和心跳,自我检测了一下,学医的基本素养嘛,我头脑你不断地回想那些学过的知识,我估计是因为流血过多。

    好累……好困……

    看似我还站着,其实我的体力已经耗得差不多了,我完全靠着一股子信念坚持站立着:我一定要活着走回去。

    但我现在还真是累得不行,毕竟行走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在耗费体力。

    我的肚脐传来阵阵疼痛,我想都不用想,就是那个大洞又开始流血的原因。

    被洁儿弄松了的胯骨此刻随着我前进的脚步不断的向下掉着,让我心里很不安。

    胯骨毕竟还是比较重要的部位,我毕竟还是一个挺热爱生活的人,我不想因为这件事就让我终身不能跳舞,跑酷了,毕竟我还不想做Tommy那样的舞者,虽然我还是很敬佩他

    想到这里,我的额头冒出了诸多冷汗,这比疼痛感还要凄惨一万倍的心理压力真是比疼痛本身更痛苦,更难以接受。

    “帅哥,你受伤了,要我帮你吗?”

    正当我一边想着事,一边我拖着这个装着洁儿的包行走的时候,我的前方出现了一声动听的女声。

    我心中一惊,没有反应过来。

    当我反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见一个穿着一袭白衣的女人正朝着我这边轻盈地走来,一边走一边关切的问着我。

    我心里一松,终于遇到活人了。

    因为我真的走不动了,这时候出现一个人,真的带给我更多活下去的希望。

    她慢慢的走到我的身边,查探起我的伤势来,那个姿势和神态,我一眼看出她是个学医的人。

    她说话很温柔“你受了挺重的伤,要赶快治疗,不然的话你真的看不到今天的太阳了。”

    “什么?”

    我看了看表,还有几分钟就到达所谓广义上的天亮了。

    我觉得她说的很好笑,因为我看着我的身体,虽然伤痕累累但怎么看怎么不想几分钟就会死掉的样子。

    我虽然有这种想法,但是并没有犹豫,立刻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位学姐,难道你看出了什么了吗?我怎么可能连这几分钟都坚持不下去呢?你是吓我的吧!”

    我虽然感觉很累但是也勉强挤出笑容,就这样傻傻的看着这位美丽的学姐,想看看她的反应。

    她看着我没有说话,就这样死死的盯着我的手中的包,脸上的表情很是奇怪。

    看着她的样子,我想了想,这件事情如果不和学姐说的话,学姐不会相信我的伤是怎么来的,于是我随手将手中拖着的包递给了学姐,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然后才疲惫的吐了一口气,满怀希望的对学姐说:“学姐,你明白了我的情况了吧,你把我送到医院之后,能帮我圆下谎吗?不然他们知道我受这么重的伤一定会通知我的家长的。”

    因为我并不想让这件事被我的父母知道,我家离这个学校很远很远,要转几次车,来来回回恐怕要个几天,我实在不想让他们再见到我之前还要担心个几天。

    “嗯,好的,那我告诉你,我刚才为什么要说你坚持不到天亮吗?”

    我也很疑惑:“为什么?”

    这时学姐轻轻抚摸过我的背上一道刚刚才凝成一道血痂的伤口,那冰冷的触感短暂的麻痹了我的神经。

    冰凉冰凉的,让我觉得很是舒服,但是下一刻,她抓住那刚结痂的伤口,狠狠地扯了一下!

    “哗!”

    我背上那道伤口顿时被扯破,一阵剧烈的疼痛感传来。

    我的背上顿时血流如注,一股股灼热的液体沿着我的背脊滑落,那种无法言语却又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我有一瞬间觉得我的背都被撕成了两半。

    我倒吸这冷气,很疑惑的看着她,眼睛里充满着惊愕,不知道她究竟在干什么,“你……”

    此时这个女人手中染满了鲜血,依旧问我同样的话:“你真的不想知道你为什么活不过天亮吗?”

    我强忍着疼痛:“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这时,我看见她的一袭白衣此刻居然发生了变化,慢慢的变成一片血红,红的令人窒息,红的那么真实,真实到似乎正在滴血。

    我心里有些发憷,因为我看见了她的脸,在一袭红衣的映衬下,显得尤为苍白,白到几乎有点透明的迹象。

    她慢慢的向我靠近,我的腿不由自主的向后拉扯着,我顾不上包里面的洁儿了,转身就跑,但却脚下一滑,砰地一声,栽进了一个坑洞里,脑袋重重的撞在了坑洞底部,我的视野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

    <a href=.qidian.>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