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小女孩的死亡游戏(七)
    这时,周围的空间如同死一般寂静。

    但是我却不敢动分毫,我记得洁儿对我说过,她在附近设了所谓的印记,只要我越过那印记,我就会直接被杀死。

    我不知道她就进去做什么了,我只知道,无论她做什么,带给我的恐惧和惊吓只有增,没有减!

    又过了半响,树丛里传来了噼噼啪啪的声音。

    听上去洁儿是在找什么东西,我有点好奇会是什么。

    但我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件东西带给我的恐怖不会少多少。

    这是我看着洁儿,蹒跚的走了出来,地上拖着一个包。

    这个包不是很大,所以被里面的东西撑得圆滚滚的。

    洁儿慢慢的走到我的面前,小嘴张的大大的,不断的喘着粗气,随手把包给了我。

    我很好奇,疑惑的问着洁儿:“给我的?”

    洁儿点了点头。

    我接着问:“为什么?”

    洁儿笑了笑,这笑容很是干净:“因为哥哥给我找了一个好玩的玩具啊,我把这个我以前最喜欢的玩具送给哥哥啊。”

    我心里还是有一点暖暖的,看来洁儿的本性不坏。

    但是下一刻我就不这么想了,因为我看见了包里的东西。

    这是一个头颅!

    当我拿到这个头颅的时候,我身体本能的将这个东西扔到一边,大声地叫了起来,整个身体剧烈的抖动着。

    我这才继续看着洁儿,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哦?哥哥不喜欢吗,洁儿会生气的哦。”

    洁儿走到那个头颅前,将这个头颅抱在自己的怀中,轻轻地擦拭着上面沾上的泥土,一副很爱惜这个东西的样子。

    我看着她怀里抱着的头颅,心里不由得暗暗发麻。

    我看着这头颅的双眼还在流血,鲜血仍汩汩的流着,看得出这个人并没有死多久。

    我想起了陪我抛尸小树林的那具尸体,莫非这就是那个尸体的头颅?

    我想起他暴露在外的肠子,感到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开始不舒服了。

    这时从洁儿那边传来了阵阵咯吱咯吱的声音。

    我顿时被这种奇怪的声音吸引了过去,我看着洁儿此刻的动作后,我刚刚凝结成的汗渍又变成了汗水流淌了起来。

    洁儿的指甲变长了很多,她一直不停地在戳着这个头颅。

    我仔细一看,原来她一直在戳眼珠。

    她好像再玩一个玩具一般,将手指刺进眼珠后,又拔出来,又刺进去,又拔出来。

    就这样不断的循环着,我就这样傻傻的看着眼珠里的玻璃体破碎后的组织液,就这样不断地飞溅出来,散在了四周,当然大部分残留在了洁儿的红衣上。

    我现在也无处可逃,就这样像看小女孩玩玩具一样看着洁儿玩着这颗头颅

    慢慢的这颗头颅的眼珠已经失去瞳孔,因为早就被洁儿连续不断的刺了成千上万次。

    洁儿这样天真无邪的做着只有恶魔才能做出来的事。

    我就这样一直看着他做这件事,我不知道她现在究竟何在想什么,但我能感觉到我开始气闷起来,因为我的呼吸都要在这般令人作呕的行径中停止了。

    我有些担心了。

    这难道也是我无法逃离的宿命?

    “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伴随着刺进眼珠子发出的咯吱声,洁儿总会发出了一阵很是天真无邪的笑容。

    这很好听的笑声,在这黑夜中传得很远,也显得额外阴冷,就这样惊得我头皮发麻。

    好半天之后,洁儿在戳眼珠子的时候,已不会发出咯吱咯吱声了

    洁儿也笑不出来了,她一脸阴翳,她不再戳眼珠子了,然后突然就慢慢转过头……

    轮到我了吗?

    我究竟要怎样才能活下来啊!

    我心里很矛盾,我想活下来,却不知道究竟该做些什么。

    我心脏快速地跳动一下,看着洁儿的眼光,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想起了我们定下了三局两胜制,于是我不再那么慌张了,盯着洁儿的眼睛开口了:“洁儿,我们继续玩游戏吧,还有两次哦。”

    “好啊,好啊,还有两次洁儿就可以看见哥哥的肠子了,洁儿有点等不及了。”

    洁儿忽然开口了,这个声音又恢复到了之前脆生生的感觉。

    可是她用这么好听的声音说出这些话,我还是无法理解和接受,因为这句话让我想起了暴露在外的肠子,我咽了咽口水,我感觉到一阵阵凉意从我的头凉到我的脚。

    我将看向天空,不敢再去看洁儿,不然我真害怕我一个忍不住就逃跑了。

    洁儿哪里知道我在想什么,已经一步步朝我走来。

    她很可爱的笑着:“哥哥只会玩捉迷藏吗,可洁儿还会玩很多很好玩的,我会很多好玩的游戏,那哥哥我们来吧。”

    我吞了口唾沫,随后就闭上了眼睛。

    我不敢直视洁儿的笑容,我始终感觉瘆的慌。

    我只要一看见洁儿的脸,我就觉得我的生命在下一刻可能就不再属于我了。

    我索性闭上眼睛,听她说什么。

    我感觉到了洁儿阴冷的气息停在了我的面前。

    我强迫自己做出一个稍微好看一点的微笑。

    我突然感受到有一双冰冷的手抚摸着我的脸庞。

    是洁儿的!

    那手好湿,好黏,就好像完全被汗水浸透了一般。

    我突然想起了那个被洁儿刺了成千上万次的眼珠子。

    我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这就是那个眼珠子里面的组织液。

    我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看见了洁儿看上去颇为关心的眼神。

    我的心里却再不会感到温暖了,因为我还能嗅到这双手上沾满了的死亡气息。

    究竟该怎么做呢?

    我现在已经被恐惧弄的脑袋有一些发昏了,感觉到思考都有些困难了。

    洁儿歪着脑袋看着我,很是疑惑。

    突然她眨巴着那双大大的眼睛,笑了。

    “哥哥,喜欢闭上眼睛,我们就来比比看谁的眼珠子更大吧!”

    说完她残忍的笑了。

    此时我吓得浑身都在发抖,我看见洁儿手还在我脸上摸来摸去。

    可下一个瞬间,她却将手放在了我的两个眼眶上。

    她居然开始扒起了我的眼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