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小女孩的死亡游戏(六)
    她慢慢占据了我整个眼眶,我的视野里只有她的存在了。

    我浑身疼痛,过多的失血让我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麻木的听着洁儿不断说着什么。

    什么欺骗,什么作弊,什么玩不起,我听见了也没有一丝力气去反驳。

    我发现现在的我,就只能仍她宰割。

    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就这样我完全没有做出一丝抵抗的措施,就看着洁儿离我越来越近。

    洁儿哪里知道我在想什么,她只知道她现在很愤怒。

    她第一次玩游戏输给了别人,她迫切的需要发泄。

    于是她冲过来对着我的腰就是一脚。

    我来不及反应,我也没有任何反应,就这样被她踢飞开了几米远。

    我整个人朝后飞了一米多摔下来,腰部这时候传来剧烈的疼痛。

    这疼痛比我以前练风车的时候,摔得还要厉害。

    我摸一摸腰,那里的胯骨突突的跳着。

    我用力的扶了一下才发现,我的胯骨和以前似乎不太一样了。

    因为这时候的胯骨非常松动,我稍微用力的推了一下,发现我的胯骨竟然开始左右摇摆起来。

    遭了胯骨骨折了!

    我是一个学医的人,我知道我现在的伤势非常严重了。

    如果我再这样下去,我真的就要死在这里了。

    可是我转念一想,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我留不住我的女人,保护不了我的朋友,活着不是一种负担吗?

    我还不如就死在洁儿手中,这样我就可以不用去烦恼所谓的今天明天,我只需要沉浸在过去美好的回忆里。

    我仅存的斗志早已消散一空,随即我被洁儿一耳光扇飞了两米远。

    在腾空的那一瞬间,我在空气中吐出了雾气状的血珠。

    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我浑身疼痛的感受到这个世界都是天旋地转的,我看着洁儿缓缓走过来的身影,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念叨了一句,结束了,这该死的人生!

    洁儿噼噼啪啪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我知道死亡离我也仅仅只有咫尺之遥了。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我的父母。

    我想起了我对洁儿说的那句话。

    “你的爸爸妈妈希望你是现在这个样子吗?”

    我的心里突然荡漾起了阵阵波澜。

    他们会愿意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他们会我死的不明不白吗?

    还有我会愿意看到他们为我伤心吗?

    我答案是不!

    我心中此刻大为愤怒,熊熊烈火在我的心中燃烧了起来,我身体一下子又充满了力气。

    我已开始就想错了,鬼的脾气怎么可能是我们这些人随随便便就能猜透的。

    我不能再顺着她的意愿走了,我可不想在她的指引被玩的团团转,然后死的又难看。

    我看着我之前丢在一边的那个背包,眼珠子转了转,顿时心生一计。

    洁儿看着我突然站起来了,也楞了一下。

    但是她的脚步依然没有停,

    看来都到这个这时候了,她还要过来打我,我顿时慌了神,一咬舌尖,强行打起了精神。

    我看着她不曾停息的声音,慌忙说道:“洁儿,玩游戏是你同意了的,你打死了我,就只能证明你玩得没我好。”

    洁儿停下了脚步,歪着头看着我,似乎默认了我这个说法。

    我看有戏立马说道:“洁儿,我们当初说的是三局两胜,你只输了一次还有机会的啊。”

    洁儿想了想:“嗯,还有两次,那哥哥,我们继续吧,这次洁儿不会在输给哥哥咯,哥哥得小心了。”

    这时洁儿的脸上浮现出了阴冷的笑容,“洁儿,可是真的很想看看哥哥的肠子究竟长什么样子。”

    洁儿笑了,银铃般的笑声,在我现在听来就像一个个催命符,不断的在我的眼前飘荡着,让我的心神都开始紊乱了。

    又像一个个定时炸弹一般,在我的面前不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随时都有可能要了我的命。

    但我看到现在洁儿暂时没有动手的势头,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能暂时活下来也是一种福气。

    我现在才发现想死并不难,也不可怕。

    可怕的是当你想死了之后,又产生了求生的欲望,却又要直面死亡。

    我对我能不能活下去,不抱太大的希望,但是我知道如果要死,不是今天!

    我就这样发着呆,直到洁儿略微有些不耐烦的将我拉回了濒临死亡的现实。

    洁儿的声音开始有些冷了:“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刚才藏在哪儿了吧。”

    我看着那个大的可已将我装进去的大包。

    洁儿奇怪地看着我。

    我又指了指那个背包,装作一脸不情愿的样子,慢吞吞的说道:“我藏在了这个背包里,现在被你知道了我下次藏在哪里呢?”

    洁儿看着这个大背包,眼睛里涌出了一种名为好奇的光芒,回头看了我一眼,“你就藏在这个包里,哥哥还真是厉害啊,洁儿这样都没发现哥哥。”

    我心里想,我没在里面你都能发现我在里面的话,我就真的不用这么拼命的活下去了。

    我仍是一脸很惋惜的表情,洁儿看了我好一会儿,才开口:“哥哥,你真的藏在这里面?洁儿之前感觉到里面没有阳气的存在啊?”

    我心中一动,脑袋里灵光一闪,豁出去了!

    我装着很不舍得的样子,好半天才开口:“这个包我感觉似乎有隔绝阳气的作用,我进去了之后似乎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感觉到身体上所有的伤痛都消失了。”

    “还有这么神奇的东西?”

    洁儿此时就和一个普通的小女孩一样对这些不同寻常的东西存在着好奇。

    她的声音里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阴冷,只有着浓浓的惊喜。

    看着她这个样子,我心里有了一个完美的计划。

    我咬了咬牙,感觉这似乎是一次机会。

    如果这个计划能够实现的话,或许我就可以……

    我看着洁儿对这个包爱不释手的样子,我心里缓缓的荡漾起了一丝笑意,正想要开口。

    洁儿突然向着不远处的一个小树丛跑去。

    我心里顿时感到一丝不妙。

    她是发现了什么吗?

    看着她的背影,我感到一阵阵不安。

    这下该如何是好,我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听天由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