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小女孩的死亡游戏(五)
    听到洁儿近乎于残酷的笑声,我的全身肌肤都绷得紧紧地,汗水就这样笔直的跌落着,啪嗒啪嗒的响着。

    我小心翼翼地用这棵大榕树挡着我的身体,不动声色的移动着我的身躯。

    这才发现洁儿兴高采烈地走向我之前抛尸的小树林。

    我反手擦了擦我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我收回了手,看着仿佛在水中泡了一会儿的手背时,心里暗暗发着虚。

    暗叹道,还好我沉得住气,不然我就这样子不明不白的去送死了。

    洁儿这时候是在以大榕树为中心的另一边找我,并不是在我这一边。

    我随时观察着她的动向,每时每刻都调整着自己的位置,生怕一不小心被洁儿抓住来一个尸体艺术。

    我静静地听着洁儿传来的动静,我听见小树丛那边传来噼噼啪啪的声音,应该是正在疯狂地找我。

    “抓着你了!哥哥,我看你还能往哪里跑。”

    我听见尖尖的指甲划破身体的声音,那呲啦呲啦仿佛指甲挂在黑板上的那种令人发麻的声音,让我脊骨都在突突跳着,一阵阵寒意,冷得我仿佛如坠冰窟。

    我也暗暗庆幸幸好那玩意儿不是我,不然我这细皮嫩肉恐怕经不起她这番折磨。

    呲啦呲啦的声音不断的传来,我周围的空间里不断的飘荡着,如同划破黑夜里的一颗流星一般,看上去转瞬即逝,其实仍然已经跨过了万千光年。

    我就这样听着小树丛传来的阵阵令人发颤的撕扯声,直到我听习惯了,不再感到恐怖,只是感到身体还是要随着那有节奏的呲啦呲啦声不断的抖动。

    我并不是很着急,因为之前我们说好的是三局两胜。

    其实我一开始不是很担心被找到,就算我现在被找到,也不应该被杀死吧。

    因为被找到也是第一次被找到,还有两次机会。

    所以我就随意的躲在大树后面。

    但是现在我发现好像不是这样的,如果她真的要遵守三局两胜的话,怎么会对那句穿着我衣服的死尸下手呢?

    看来,事情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

    我于是开始小心翼翼起来。

    “哥哥,哥哥,你在哪里啊?”

    “哥哥,哥哥,不陪洁儿玩了吗?”

    “哥哥,哥哥……”

    ……

    这时洁儿不断地重复的念叨这几句,脆生生的声音传进了我耳朵里,我从声音的大小估计着我和她的距离。

    此时,她恐怕已经来到了我这边了。

    我很清晰的听见洁儿蹦蹦跳跳的脚步声。

    已经在大榕树的一边了……

    我自然不敢再去看四周的情况,小心翼翼朝着相反的方向轻手轻脚的走去。

    就这样我们不断地绕着圈子,我隐隐约约感受到洁儿似乎开始有些沮丧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脑子里还想着怎么才能赢得这场比赛。

    我们就这样僵持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看见洁儿坐在一边歪着脑袋想着什么。

    不得不说洁儿思考的样子,真的很可爱。

    嗯,如果忽略掉时短时长的指甲的话。

    这时洁儿突然张大了自己的小嘴。

    我心里莫名其妙的望着她,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但下一刻,我悬着的心突然平静了下来。

    因为洁儿忽然喊道:“哥哥,哥哥,我输了,你赢了,我们玩下一个游戏吧。”

    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然后站起身来,从另一个方向绕了一个大圈,都到洁儿的身边。

    我看见这时候洁儿还撅着她的小屁股在小树丛里不断地找寻着我的踪迹。

    看着她消散的杀意,我心里不由的高兴起来。

    好歹这次活下来了!

    我走到她身边,掩饰着自己的笑意,慢悠悠地说道:“洁儿,你输咯。”

    听到了了我的声音,洁儿并没有转过身来,双手放在自己的头上,轻轻一扭,那个可爱的小脑袋就这样转了过来。

    我直接吓得跌坐在了地上,双腿双手不断地乱挥着,魂差点都吓掉了。

    我鼓起勇气看向洁儿,洁儿自然也直直的看着我。

    没有一丝眼白的眼睛就这样直直的盯着我,看得我发骨悚然。

    我咬着嘴唇,喉头不由自主的上下滑动,如鲠在喉。

    大颗大颗的汗珠,沿着我的脖颈滑动着,有一大颗汗珠停在喉头上,无论这样都不滑落,让我很难受。

    但我不敢有一丝动作,因为洁儿的目光让我全身僵直,不敢动弹。

    我想起了被我抛尸小树丛的那具尸体艺术,我又看见了她不断变长的指甲,眼皮也突突的跳着。

    前不久划破夜空的呲啦呲啦声,还回荡在我耳边。

    就这样,我选择了静观其变。

    我们一大一小就这样大眼瞪小眼。

    不一样的是我是害怕,她却在好奇。

    这样我们对望了半天,直到我的汗水都已经结成了汗渍。

    洁儿才一脸纳闷地说道:“哥哥,哥哥刚才躲哪儿去了,洁儿怎么会找不到你呢?”

    我这是早就没有了再继续下去的心情:“哥哥说过,哥哥玩捉迷藏很厉害的。”

    洁儿这时表情突然起了变化:“那就是哥哥作弊咯!”

    这时我的周围飘来一阵劲风,我一下子反应不及,一下子感到我的身躯火辣辣的疼。

    仿佛有什么东西划破了我的手臂,突兀的疼痛让我的整个身躯都开始痉挛起来。

    “呲啦呲啦!”

    又是一道指甲划破我躯体的声音,一股仿佛要把我撕裂的疼痛感觉在我的全身开始蔓延开来。

    我下意识去摸了摸疼痛的最强烈的手臂,我感到手心上黏乎乎的。

    我将手心伸到了我的面前,那里早已是殷红一片。

    我听见啪嗒啪嗒的声音在我周围传来,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下雨了。

    但是下一刻一股虚弱的感觉浮上了我的心头,我才发现声音的源头就在我的周围。

    我才发现原来我的身体下面早已经形成了大片大片的血泊。

    洁儿的表情尤其愤怒,她的头发不断变长,脸上又流出了两行干涸的血液,缓缓地向我走来。

    “洁儿最讨厌有人玩过我,告诉我,你之前藏在哪里,不然我要杀了你!”

    我感觉到洁儿离我越来越近,我的瞳孔不断的收缩着。

    我只断断续续的听见,洁儿在说,我要杀了你。

    此刻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我看着洁儿离我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