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小女孩的死亡游戏(三)
    洁儿,你爸爸妈妈希望看到你这样做吗?

    我感觉到我整个世界都在不断的晃动着。

    我感到我这句话已经榨干了我所有的力气。

    我尽了我所能用的最后一丝力气喊出了这句话,没错是喊,声音大到我耳边一直不断的回荡着这句话。

    我心里也不断地思索着,我爸爸妈妈希望看见我现在这样吗?

    答案是不!

    我怎么可以死在这里,我一定要活下去。

    我感觉到我强烈的求生欲,居然迫使我的视野慢慢变得清晰起来。

    洁儿听了我这句话,也是微微一愣。

    她眨巴着眼睛,似乎在思考着我这句话的意思。

    我看着她歪着脑袋看着我,我心里也很好奇,她究竟能不能理解我说这句话的意思,如果不能那我不就……

    我必须得做些什么!

    我咬牙想了想,这才开口:“哥哥玩捉迷藏非常厉害,因为捉迷藏很好玩哦,我从小到大没有人能赢过我。”

    “哦?”洁儿有点心动。

    我感觉到她握着我肠子的手有些松动。

    我顿时一喜,又继续说着:“你要哥哥陪你玩,没问题,这样吧,我们玩三把捉迷藏,限时十分钟,三局两胜好吗?”

    洁儿狡黠的眨着只有着漆黑瞳孔的眼眸,看着我,嘴角荡漾着一丝嘲讽的笑容,“哥哥,我还是想看看你肠子的样子啊,这可难办了!”

    我心里顿时一紧,这女孩不简单,看来得另外想办法了。

    我装着很不屑的说:“好吧,看来你没有把握赢嘛,输不起的小女孩,没有人喜欢的。”

    这个小女孩听到这句话立刻慌了神,抓住我肠子的手瞬间一松,我紧紧地捂着肚子上那个打洞,面色虽然痛苦,却暗藏了一丝喜色。

    赌赢了!

    洁儿此刻很慌张,看着我不屑的样子,居然哭了起来,“哇...哇...不要...不要,洁儿...洁儿玩得起....”

    我想了下,这小女孩看似天真其实很机灵,便叹了口气,才装作不情愿的说着:“如果说我赢了,你就让我走;如果我输了,哥哥就把肠子给你看怎么样?”

    这洁儿立刻点着头,看我这我的眼睛:“你意思是我玩不过你?三局两胜就三局两胜,输了后哥哥就要把肠子给洁儿看哦”

    我暗道一声好,连忙说道:“好,那我先藏。”

    洁儿看上去很开心。

    我看到她样子有种说不出的感受,对于她来说,就是一个游戏而已。

    但对于我来说,玩的却是我的命!

    我看着洁儿点了点头,也对着她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开始了。

    她解除掉了对我的束缚,我身体的控制权又恢复到了我自己的手中。

    这时的洁儿闭上眼睛就要开始数数。

    我活动了一下身体,心想终于可以逃跑了。

    我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找到了寝室的方向,就准备开始夺命狂奔。

    可正当我刚从路灯后面越过的时候。

    我感到我的脚被什么东西扯住了一般,无论怎么也无法移动。

    我感到很奇怪,但不动声色的想着办法。

    我的余光看见洁儿还在那里闷头数着数。

    这时洁儿的笑声传到了我的耳畔,脆生生的声音此刻听起来却阴森森的:

    “哥哥你是想要逃跑吗?你真认为我会让你轻易地就逃离了吗?

    我顿时吓了一跳,感到事情开始棘手了起来。

    但我嘴上还是愤愤不平的说道:“像你这样用特殊的手段来找我,我怎么可能玩得过你,你就是玩不起,这样的女孩子没有人喜欢的!”

    洁儿阴森森的声音顿时消失了,好一会儿她才说道:“我只是在你的脚上设了我的印记而已,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逃跑。”

    我一惊,这怎么行,这样我不是必死无疑吗?

    我装作生气的样子:“你这样子还玩什么,你都知道我藏在哪里了,还有玩游戏的必要吗?”

    洁儿停了好长一段时间,才不情愿的收走了我身上所谓的印记,我顿时感觉我脚上的阻碍一下子就消失了。

    我这时才长长的舒了口气,感觉自己的生命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上。

    我看着洁儿的小脑袋深深的埋进臂弯里,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数着,声音拖的长长的。

    我再次燃起了逃跑的想法。

    我还没有来得及实施,洁儿并冷冷的声音就出现在了我的耳畔。

    “哥哥,我虽然没在你身上放印记了,但是只要你敢逃跑,我立马杀了你。”

    她冰冷的杀意,让我本能的知道这不是一句威胁或一句玩笑话。

    现在我才明白想要活下来,恐怕就只能陪她玩这个游戏了。

    但我很疑惑,就问她:“你又没有在我的身上放所谓的印记,你怎么知道我是不是真的逃跑了?”

    洁儿将头从臂弯中抬了起来,笑得很开心,这玩味的笑,让我的心里阵阵发麻。

    她笑了很久才停下来,:“我用印记将我们这方圆一公里围成了一个圈,只要你出了这个圈,我就知道你跑了,那是我就会直接杀掉你,肠子就留着我有空再看吧。”

    此时洁儿的笑开始变得有些令我恐惧了,我的心都凉了半截,逃跑是没有希望了。

    看来这个小女孩并不笨,她根本没想过放我走吧。

    我此时终于想明白了,她之所以要答应和我玩这个游戏,因为她知道我根本不可能赢。

    事到如今,我失去了逃跑这条本来就没多大希望的路,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我耐心的和洁儿解释着,让她重新数。

    当我喊可以了的时候,她才能来找我。

    洁儿看了看我,在我心惊肉跳下,她答应了。

    等她数数之后,我便随便选了一个方向就疯跑了起来。

    因为天色很黑,我看不见路,所以我拿出了手机,这段时间没怎么用,虽然没有时间去冲电,但手机还有一些电量。

    我用手机照着地面,我看见我走过的地方,都多了一滩血迹。

    遭了!

    这不是让洁儿很容易就能找到我吗?

    我可不想死的那么无厘头,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疼的不断的倒吸这冷气,将衣服脱了下来,裹成球状,硬生生的堵住了肚子上的那个大洞。

    路上的血迹慢慢淡了,直到没有了血迹的存在,我才放下了悬着的心。

    我慢慢的走着,四处找寻着可以藏身的地方。

    却一直没有找到一个理想的场所,这可不是和小孩子玩过家家,这玩的可是命啊。

    幸好时间的决定权在我的手上,所以我还不是很慌张。

    我就这样慢慢的走下去,直到我看见一个人影背对着我,依靠在一棵柳树上。

    我顿时一喜,终于见到一个人了。

    我有一种山穷水复欲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也许他能带我离开这里吧。

    我快步的走上去,轻轻地拍了他一下。

    刚想说什么,他就这样直直的倒在了地上,我也没想那么多,就伸过手将他扶了起来。

    我才看见这哪是什么人影,这分明……

    分明就是一具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