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小女孩的死亡游戏(二)
    她疑惑看着我:“哥哥你怎么了,你是想和我一样吗?”

    我心里顿时翻江倒海了起来,这怎么可能。

    我脑海里快速的想着对策,却发现我什么也想不出来。

    我狠狠的拍了自己两巴掌,这才冷静下来。

    小女孩不知所措的看着我,我咳嗽一声,不知道说什么。

    我突然想起了两个字,关怀!

    对这个小女孩似乎是被自己父亲抛弃了,那我应该给她足够的关怀。

    我缓缓地开口,却发现我有点结巴,我强行调整着自己的心态,故作关切的问道:“小妹妹,肠子可是不能随便乱玩的,这样可不是好女孩哦。”

    小女孩看着我的眼睛半天才开口:“哥哥,你知道吗,我本来在妈妈的肚子里呆的好好的,爸爸不要我了。”

    说到这里,小女孩撕心裂肺的哭着。

    “爸爸说,如果妈妈要和他在一起,就必须不要我,不要我。”

    “妈妈不肯,爸爸就离开了我们。”

    “后来,妈妈就这样一个人带着肚子里面的我到每一个地方去找爸爸。”

    “可是,爸爸不要我们,不要我了,哇......”

    “后来妈妈带着我离开了这个世界,我想要爸爸,我想要爸爸......”

    我伸出手将小女孩抱在怀中,没有说一句话。

    小女孩哭着继续说着:“我看着那些人将我从妈妈的肚子里挖出来,就胡乱的将我的脐带和肠子胡乱的打着结。”

    “大哥哥,我好痛,我好痛,帮帮我好吗?”

    看着小女孩的哭泣的模样,我的心一阵疼痛。

    随口就答道:“好啊。”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担忧。

    我有一种很是不安的感觉,仿佛有什么恐怖的事情要发生在我的身上。

    因为我感觉眼前的小女孩此刻很平静,平静的让我的心快速的跳动着,我感到我的脊骨都在他的注视下发着凉。

    我才想起鬼的脾气总是莫名其妙,我必须小心。

    我突然想起我奶奶以前告诉我的话:不要和鬼说话,不要答应鬼的一切要求。

    因为,鬼是会要人命的!

    小女孩听了我的话,她停止了哭泣,她愣了一下。

    冲着我笑着,那笑容真的很好看,我甚至有种徜徉在阳春三月的感觉。

    我呆呆的望着小女孩,那笑靥如花让我的呼吸都要停止了。

    小女孩看着我的模样,轻轻地环着我的腰,小嘴轻轻地动着:

    “谢谢哥哥,哥哥真是一个好人。”

    我心里也很高兴,看来鬼并不是都要害人的吧。

    看着小女孩看似走出阴影的表情,我心里也很是欣慰。

    但是下一刻,我脸色顿时变了,我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因为我感到我的肚脐一阵钻心的痛,我身体在那阵刺痛下,条件反射的痉挛着。

    我诧异的望向我的肚脐,我看见小女孩的手已经有一半伸进了我的肚子。

    我的肚脐处,汩汩的流出殷红的鲜血。

    这些鲜血滴滴答答的洒落在我身前的地面上,汇聚着,看上去就像一个小小的湖泊。

    我疼得眼睛都开始发花了,我愣愣的看着这个小女孩。

    她笑了。

    她居然笑了。

    前后的反差太大了,我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

    小女孩竟然一脸感激的看着我,脆生生的说着:“谢谢哥哥,我只是想知道,肠子的结构是什么,让洁儿看看好吗?”

    这个小女孩叫洁儿?

    我脑海里没有关于这个女孩的一点信息。

    我看着这个小女孩,强忍着疼痛,“洁儿,……”

    我突然感到肚子一阵绞痛,我看着洁儿的手要从我体内抽出。

    我惊恐地望着洁儿不断抽出的小手,因为我隐隐约约看见了白花花的肠子正缓缓的朝着我体外移动着。

    怎么办?

    怎么办?

    我不想死啊!

    我顾不上疼痛,慌忙大喊:“洁儿,我有个办法帮你缓解疼痛,相信哥哥好吗?”

    洁儿停止拖动我的肠子,好奇地看着我。

    我松了口气,“洁儿,先帮哥哥帮肠子送回去好吗?不然哥哥就要死了,就不能帮你咯,洁儿是个好女孩对吗?”

    洁儿迟疑着,但手仍紧紧握着我的肠子。

    我疼得咬紧牙关,不住地倒吸着冷气。

    我看着洁儿又要扯我肠子了,我顿时慌了,大声喊了起来:“哥哥陪你玩游戏好吗?”

    洁儿歪着脑袋望着我,没有说什么,但紧握我肠子的手松了松。

    我感觉到洁儿有一点心动了,便说道:“我们玩捉迷藏好吗?”

    我心里想着,只要洁儿答应了,我就有机会逃走了。

    我盯着洁儿脸上心动的表情,我手心里全是汗,但我的手攥的更紧了,仿佛我攥着的是我活下去的唯一机会一般。

    洁儿顿时哈哈哈的笑了起来,狠狠的握着我的肠子就是一拖。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鲜血就这样溅射了出来,在洁儿的脸上化为了一朵妖艳的血花。

    洁儿舔了舔嘴角,望着我惊愕的表情,残忍的笑着:“我早就玩腻了捉迷藏这种游戏,哥哥,你说好要帮洁儿这个忙的,你怎么够说话不算话呢?”

    洁儿的脸一下子冷了,冷的让我怀疑我是不是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一般。

    “洁儿最讨厌说话不算话的人了,哥哥,就让洁儿看下你的肠子好吗?”

    洁儿的一袭红衣被她身上的污血映衬的格外耀眼,只是我的注意力不在她的身体上。

    我就这样愣愣的看着她一点一点的拖动着我白花花的肠子。

    我甚至可以看见我白花花的肠子上面不断滴落的脂肪,我狠狠的倒吸着冷气,却使不上一丝力气。

    我感觉我的所有力气都随着洁儿那双小手的移动从我的体内慢慢流逝着,我感到流逝着的还有我的生机。

    我眼皮昏昏沉沉的,无力的耷拉着。

    我很想睡觉,但是我死死的睁大着眼睛,因为我感觉到如果我此刻闭上了眼睛,恐怕我就再也睁不开了。

    我看着洁儿被鲜血弄得格外狰狞的脸,心里阵阵绞痛。

    我望着她的脸,有气无力的说着:

    “洁儿,你的爸爸妈妈希望看到你现在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