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肖小东被分尸了
    这男人脸色苍白。

    比之前阿丽泛白的脸还要苍白。

    他的眼睛只有瞳孔,并没有眼白。

    他果然穿着船夫所说的那一套永远不离身的西装,漆黑的样子,有点烧焦的感觉。

    他就这么平静地看着前方,动也不动一下。

    阿丽没有说一句话,就直直的看着她。

    阿丽大大眼睛里涌现出的全部是肉眼可以看见的愤怒。

    我仔细打量着这肖小东,知道我看见他的脚。

    顿时我感觉到我整个世界都开始急速旋转一般,因为我感觉到我的头很昏。

    不知道是我的眼泪流出来了还是冷汗流进了眼睛,我感觉到我的视觉一下子模糊了。

    我顾不上害怕了,靠在阿丽的肩膀上。

    阿丽很奇怪地看着我。

    我紧张的用手指指着肖小东的脚。

    肖小东的脚居然是漂浮起来的,离地面还有一段距离。

    这肖小东还真是鬼?

    这时候,一阵风吹了过来,我浑身都渗透着擦不干净的冷汗。

    我看见肖小东竟然摇晃了起来,我感到他居然在颤抖。

    我很疑惑,但立马就恢复平静了。

    因为我刚想问阿丽怎么回事,阿丽却已经朝着肖小东走过去了。

    这肖小东是在害怕阿丽?

    阿丽走了一程,顿了顿,向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跟着她。

    我刚想动,但下一刻又迟疑了。

    我发现肖小东看向了我,他的头大幅度转了一下,做出了人类根本无法做到的角度。

    没有眼白的眼睛,像两个黑漆漆的洞穴,就这样一直在注视着我。

    我心跳加速,有些不想过去。

    阿丽没有管我在做什么,只是沙哑着说了一句什么,就继续朝着肖小东走去。

    而肖小东依然是一动不动,头没有规律的摆动着,似乎不敢直视阿丽的目光。

    我跟着阿丽朝肖小东走去,等走进肖小东,我才知道肖小东一直站在那里的原因。

    这个肖小东脖颈上,缠着一根细长的绳索。

    我仔细看了看,这居然是波浪酒店里面拉窗帘用的伸缩绳!

    这绳索很细,夜晚站远了,自然看不见。

    肖小东就这么被吊着,他的头还可以动,但他不敢看阿丽,他就一直在看着我,直到把我看得全身发毛。

    看上去他的身体无法动弹,我略微放下心来。

    但当我走近之后,此时异变突生。

    肖小东手臂直直的伸出来,拉扯住我的衣服,死死的把我往他的身边拖去。

    我拼命的往后退着,我们就这样僵持着,直到我脚下一滑,这才脱离开来。

    我才发现,他就是无法挣脱开缠绕在他脖颈上的绳子。

    我之前近距离观察过那根绳子,我才知道那景象有多么的恐怖。

    这细绳已经割进了肖小东的脖子约莫一厘米,已经可以说是牢牢缠住了他的头。

    我甚至可以看见肖小东的气管和咽喉。

    那里面的血早就已经流干了,只剩下白白的肉,爬满了像阿丽之前身体上的那种白花花的尸虫。

    而他就这么被挂在绳子上,无法动弹。

    只能这样直直的看着来往的人,什么话也不说。

    阿丽看着我惊恐万分的表情,告诉我,他是被吊死的。

    吊死?

    我觉得很疑惑。

    船夫不说,他是在波浪酒店烧的连渣都不剩了吗?

    现在居然回到自己的家不说,还做成这副吊死的模样。

    阿丽走到肖小东面前询问着什么,说的很小声。

    我只看得见肖小东不住的摇着头,就这样直直的看着阿丽。

    我问阿丽他怎么不说话?

    阿丽摇了摇头。

    我现在有阿丽撑腰,胆子恢复了一点。

    我指指肖小东的嘴巴。

    阿丽会意的点了点头,她手直接伸到肖小东的嘴里,硬生生将他嘴巴搬开。

    这个时候,我看见了肖小东的口腔。

    那一刻,我怪叫一声,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

    他的舌头竟然被扯断了!

    居然被扯断了。

    肖小东的舌头从舌根一直到舌尖,就这样被扯断了。

    那伤口很不平整,只留下一小快碎肉孤零零的靠近着扁桃。

    这一小截舌头,恐怕是发不出声音了吧。

    什么人这么狠心?

    直接扯断了别人的舌头,甚至他死后,还让他继续吊在这里,不让他获得解脱。

    我头皮阵阵发麻,全身不住的颤抖,我真的就想掉头就走。

    阿丽站在那里没动,一直低声说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咚……咚……咚……”

    这个时候,忽然有声音从不远处传了出来。

    我当时心脏就差点骤停了,阿丽看了我一眼。

    我对上阿丽的眼睛,我看见她的眼睛里面也是惊恐、

    她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我们飞快的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

    “咚……咚……咚……”

    声音越来越近,我听得出来了,是那一实验室里面的那双高跟鞋的声音!

    我很好奇,这高跟鞋的主人究竟长的什么样。

    估计这个距离够了,我便拉着阿丽钻进了一旁的小树林。

    “咚……咚……咚……”

    那声音的主人,似乎停在了肖小东的大门处。

    因为那高跟鞋叩击着地面的声音,此刻停止了。

    我小心翼翼的从小树林中探出了头,发现一个绝美的背影。

    原来这个在实验室里面高跟鞋的主人,居然是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

    我甚至很期待看见她的正脸。

    那个女人似乎能感受到我的想法一般,不经意间向我这个这个方向转过了头。

    我很好奇这样绝美的背影属于什么样的女人。

    但下一刻我为这个想法感到后悔。

    因为我看清了那张人脸,我不由自主的想发出一声尖叫。

    但我嘴里多出了一双冰冷的小手,是阿丽的。

    我顾不了那么多,死死咬住那双手,面色狰狞,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这是一个女人没有脸见人的女人。

    我没有骂她的意思,当我看着她的正脸,我去不知道怎么去面对。

    因为她是真的没有脸皮。

    她的眼睛没有脸皮的衬托就只剩两个眼珠子。

    她的两个眼珠子是完全暴露在外面,仅仅因为有眼眶的存在,所以眼珠子并没有掉出来。

    她的整张脸可以说是鲜红的,因为她的脸一直在不停地流血。

    就好像我此刻一直不停渗出的冷汗。

    阿丽一直在一边不停的自言自语,怎会是她,怎么会是她?

    密密麻麻的血光,在肖小东大门处的红色灯光的渲染下,显得更加恐怖。

    她的脸皮似乎是先是受到了很大的创伤后,才被人用刀剥下来。

    因为我可以清楚地我看见她侧脸上的一个很深的痕迹,以我医学知识来看,应该是钝器之类的撞击。

    看上去,很是狰狞。

    即使我能还原出她本来的长相。

    而顺着视线过来,我可以说自己看不见这个女人的嘴,似乎她的嘴唇也被割去了。

    而她现在没有说一句话,就这样直直的看着面前的肖小东。

    肖小东死命的挣扎着,我能看见他的身体已经开始痉挛了。

    这是极度恐惧的表现。

    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这个女人没有脸皮,一些粗大的血管已经耸塌下来。

    就这样在本来就血肉模糊的脸上,挂着密密麻麻的血管,就这样交织在脸上。

    黑色的淤血就这样在她的脸上来回的流动着。

    女人的眼珠转来转去,两颗漆黑的眼珠子,就这样滴溜溜的打量着

    肖小东。

    忽然间,她开口了。

    我只看见血肉模糊的脸上,突兀的出现的一个空洞,涌出了大股乌黑的鲜血。

    夹杂着她愤怒地嘶吼,“把我全身的皮肤还给我,把我的人生还给我。”

    呲...啦。

    我看见她撕开了肖小东的衣服,锋利的指甲在肖小东的身上不断地划过。

    呲...啦,呲...啦,呲...啦的声音连续不断的传来。

    我只看见,肖小东的血肉快速的向着四面八方泼洒着。

    我还能听见那个女人凄惨的嘶喊:“快...把我的人生还给我。”

    不知持续了多久,我再也看不见肖小东了。

    我只能看见满地的碎肉和污血。

    我就这样呆呆的望着那个女人,无论阿丽怎么拉扯着我。

    直到我看见这个女人将那张没有脸皮的脸转向了我。

    她脸上的血肉向着中央缓缓的堆积着,似乎对着我笑着。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见咚咚咚高跟鞋敲打着地面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看着那道越来越近的身影,两眼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a href=.qidian.>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