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消失的阳气,突然出现的鬼屋
    阿丽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我急忙站起身,有点害怕地看着她。

    阿丽还是像往常一样对我微笑着,只不过这个微笑真的让我浑身都不自在。

    在我看来阿丽的微笑仅仅是一张本来就已经瘫掉的死人脸,强行牵动着嘴角,来回做着反复的机械运动。

    我这时又不争气的想起了她面皮下,四处涌动着的白色虫子。

    我的胃就像一条在沙滩上搁浅的鱼,不争气的压迫出阵阵发酸的液体。

    阿丽那无神的眼睛,仿佛能够看穿我的一切。

    我死死的将那股液体向下吞咽着,虽然我认为很恶心。

    阿丽就这样直直的注视着我,脸上那死一般的麻木,让我感到腿又开始发软了。

    我被阿丽的注视,弄得心力交猝,浑身都使不上劲。

    因为我感到了阿丽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

    怎么回事?

    我该怎么办?

    阿丽是想在这里将我杀掉?

    我该怎么办?

    我难道终究逃不过成为阿丽一件衣服的命运吗?

    我死死的握着拳头,我感觉我全身的力量都聚集在了我的手上。

    指甲刺入了我的手掌,流出殷红的鲜血。

    我感受着手中的湿润,却发现自己的腿哆嗦个不停,站都站不稳了。

    而阿丽就这样一直看着我,没有说上一句话。

    就这样看得我浑身发麻。

    我从来像今天这样觉得如此毛骨悚然。

    我哆嗦着想说些什么,阿丽开口了。

    “这里就是肖家村吗?”

    我这才缓过神来,转过身,才发现我背后就是肖小东家烧毁的废墟。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活动了下自己的身体,才感觉到有了一点力气。

    我感觉到刚才那阿丽没有压抑的杀意,现在还在阵阵后怕。

    原来她刚才看的是肖小东的家,不是我。

    我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呼吸也畅通了起来。

    不是我就好,就好!

    我想了想,点点头

    阿丽顿了半天,“你找到肖小东了吗?”

    我和她说了船夫给我说的那些事情。

    我刚说完,这里的温度又开始降低了。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冷进我的肺腑,甚至冷进骨髓了。

    很明显这个这肖小东让阿丽不再平静。

    这个肖小东究竟和阿丽是什么关系,我想想阿丽的身份,难道……

    我也没想太多,就埋着头不敢再去看阿丽。

    不去看阿丽,我感觉自己心里踏实多了。

    但我也隐隐觉得有阿丽在旁边,我感觉安全了一些,不再害怕那个未知的肖小东了。

    我鼓起勇气问她,我们现在该干什么。

    阿丽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半天,我冷汗又要出来的时候。

    阿丽才冒出一句,等。

    既然阿丽这样说了,我也无话可说。

    就来到了肖小东的家附近,比我刚才的地方稍微近了一点。

    那里有一片小树林,我和阿丽就在那里等待着。

    阿丽还是和以往一样,一句话也不说,就这样直直的看着肖小东的家的残骸。

    我已经害怕习惯了,麻木的神经此刻也开始慢慢粗大了起来。

    这种感觉就好像在晚上不让玩手机的自习室里面,我感到非常的疲惫。

    我就开始昏昏沉沉了起来。

    这时,我感觉到一阵阴冷的感觉席卷了我的面门,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我睁开眼睛,看见阿丽的惨白的手就要,摸到我的脸了。

    我吓得一下子跳了起来,冷汗又流了下来。

    看阿丽的动作,估计是想叫我打起精神。

    我这才将悬下的心,硬生生的又塞回了原位。

    我看了看时间,都凌晨四五点了。

    感觉和船夫说的不一样啊,难道我是看不到肖小东的?

    阿丽这时候看着我,她歪了歪略微浮肿的脖子。

    半天,她才沙哑道:“你的阳气,太浓了,肖小东不敢出来。”

    我不懂阿丽的意思,呆呆的望着她。

    阿丽没说话,看了我片刻。

    慢慢把嘴给凑了过来,我呆住了,却无力抵挡。

    我感到我又失去了全身的力气。

    然后阿丽就亲在了我的嘴上。

    她的舌头很僵硬,没有正常女人的灵活与柔软。

    就像我之前经常做的舌吻一般,直直的叩开了我的牙关。

    她的舌头倒没有腐烂,只是略微有些僵硬,这也许是阿丽目前唯一正常,带有女人味的地方吧。

    我心里很怕,但不是十分抗拒。

    但她舌头钻进来的那一刻,我才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

    我感觉全身失去了很多力气,浑身轻飘飘的,走起路来都有些摇晃。

    看来我的阳气被吸走了。

    阿丽放开了我,脸转向了一边,没有再看我一眼。

    淡淡的说:“可以了。”

    我此时才发现,阿丽吸收了我的阳气之后,身体的腐烂居然消失了。

    我发现没有了腐烂的躯体,没有了泡过了福尔马林后干枯的发丝,没有了泛白的躯体,没有了像死一般麻木的脸色的阿丽,再也让我生不起一丝恐惧。

    阿丽就这样背对着我,我还想说什么,眼前的废墟此刻出现了异变。

    肖小东的房子果然出现了。

    这房子是慢慢悠悠出现的,从废墟逐渐变成了完好无损的样子,就好像雨后春笋一样突兀的拔地而起。

    这样突如其来的状况,让我全身都发起了抖。

    这完好无损的房屋,只给我一种阴森的感觉。

    实在是太阴森了。

    房屋和一般的建筑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上面铺上了,这个村子没几个人能买得起的瓷砖。

    大门居然是红木的。

    这个大门,微微开着,却不全部打开。

    此刻月光洒满了这个肖家村,我看着肖家村完全笼罩在银白色的月光中。

    诡异的地方来了,肖家村其他的方都有被月光照到,只有肖小东的房子没有一点光亮。

    那怕是一丁点月光。

    这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突然大门吱嘎一下彻底打开了。

    有微弱的光芒,传出来。

    大门上一个很小的灯泡还是亮着,发着光,即使那光很是微弱。

    我现在才发现,那灯泡居然发出的是红色的光。

    一下子让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这光红得让人有点不敢相信。

    怎么说呢?

    就好像一滴滴鲜血凝成的。

    在那血红色的光晕中,一个男人一脸平静地站在地上。

    就这样直直的看着我,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