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肖小东的旧宅
    我浑身冷汗再一次密密麻麻的渗出来,我挥挥手弹着额头上的汗珠。

    我感觉到有一双来自地狱的大手,正一个劲地将我向死亡边缘拖去。

    我就这样看着那双手,却无能为力。

    船夫就这样看着我,他看上去很胆小。

    因为他一直想从我手中抢过竹竿。

    只是我死死的攥着竹竿不让他拿走。

    在那无尽的恐惧下,我心里一直做着斗争。

    去?

    还是不去?

    就在我做着看上去生与死之间的斗争时,我似乎感觉到大提琴盒子里,轻微的震动。

    我还能隐隐听见尸体轻轻敲打着盒子的声音。

    冷汗瞬间再次席卷了我几乎就要被风吹干的衣服,黏糊糊的,让我觉得坐立不安。

    这个老爷子,到很是不在乎,看上去他倒想我一直在这里陪他。

    相比有个大活人陪着,摆渡的生意不是很好,兴许很无聊吧。

    他就这样盘膝坐在木筏上,跟我说了肖小东的事情。

    在听了肖小东的事情后,我感觉到这个事情恐怕不是那么简单了。

    我整个人都感到不好了。

    我只是觉得毛骨悚然的感觉又重新回到了我的身体上。

    原来这肖小东是这个肖家村最有出息的一个人。

    很有经商头脑还有很有才华,唯一的缺点就喜欢拈花惹草,据说在外面欠下了很多风流债。

    肖小东很少回肖家村。

    对啊,外面的世界这么精彩,为什么要回到这个贫困无聊的地方。

    肖小东这几年来,只回来过一两次。

    每次回来都会给这里的年轻人说道说道波浪酒店多么多么好,特别是那个大堂经理多么多么漂亮。

    还有一次回来,据说是犯了事,回村里躲躲。

    听说是在一次聚会的时候因为惹上了一个女大学生,两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最后把这个女的容给毁了。

    在肖家村躲了短时间忍不住寂寞,又出去鬼混了。

    那是三年前,有外地回来的人,告诉整个肖家村,肖小东在波浪酒店潇洒的时候,遇到大火被烧死了。

    肖小东除了那个臭毛病对这个村里的人还是很好。

    所以村里人都帮忙打点他的房屋。

    那天是肖小东的头七。

    村里人看见肖小东,拖着被烧焦了的躯体出现了。

    大伙儿看见都慌了,他不是烧的连渣都不剩了吗?

    所有人都跑了。

    那天夜里是全村人的不眠夜。

    原本好端端的家里忽然就着火,整个屋子都烧得漆黑,只留下了一个框架。

    大伙这才真的松了口气,看来没什么问题了。

    毕竟日子还是得过下去。

    这本来烧了就烧了吧,可有一天,村里有个老太太晚上出来上厕所。

    发现肖小东的家,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好端端地像什么事没发生一样,肖小东穿上一身平日里不离身的西装,就这样站在门口,脸色苍白,直直的看着她。

    肖小东一直就这样直直的看着她,一句话也不说。

    这个老太太第二天就死了。

    村里人都知道了老太太这件事情,大家开始还不相信。

    于是晚上就是绕着弯也要去看一下肖小东的房屋。

    可有些人没见着,有些人却见着了。

    见着的人都死了。

    不过见着的都是那些半只脚已经踏入黄土的老人了。

    由于肖小东的事情,村里只要走得动的人都走了。

    留下的都是那些行将就木的迟暮老人。

    我听得慌得不行,经历了阿丽的一系列事件,直觉告诉我,我应该能看见这个肖小东的家。

    问题是这个肖小东会害我吗?

    我又鞠了一捧发臭的水,臭味和冰凉的感觉让我顿时清醒了过来。

    我想了一会儿,然后咬牙,毕竟不去,我也过不了阿丽这关啊。

    随口说道:“没事,你把我送过去,我这人就不信鬼。”

    这老爷子吧唧了几口旱烟,看着劝说无果,也拿我没办法。

    我一再坚持,船夫无可奈何,只好将我送了过去。

    而我给了他钱,他不要,我就把之前从出租车上弄下来的那一把烟丝给了他,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沿着湖边走着,按照船夫指的方向,走了没一会儿。

    我看见了一片被火烧过的废墟。

    这在农村应该算是比较高级的房子吧,以前我可能会夸赞几句,现在给我带来的只有恐惧。

    山里的风吹着凉飕飕的,在夜晚冷的让我脊骨发麻,我好像跳进了一边冰冷的湖水中一样,迎着风打着寒颤。

    因为肖小东的原因,我不敢去碰这些废墟。

    照船夫的话说,肖小东在的时候,房屋会恢复原本的模样。

    很显然现在他还不在这里。

    我看看时间凌晨一两点了。

    我一天都没有吃东西,只是为了保持精神,睡了一整天。

    我感到肚子有些饿。

    我在山里随便走了走,路边有个小瓦房。

    这么晚了这个老太太还坐在门口发呆,她旁边种着密密麻麻的橘子树。

    我问候了那个老太太几句,最后向她讨要几个橘子。

    这个老太太可能很久没见到年轻人了,对我笑了笑,说了几句话,让我随便拿。

    我挑了几个皮薄一点的,道了谢,就找了个隐蔽一点的地方等肖小东。

    想到我要做什么,我就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我看了看时间,快要三点了。

    这个时候,我忽然感觉到身体突兀的感到一阵阵寒气袭来。

    我浑身都要被冻僵了,这股阴风还夹杂着熟悉了福尔马林味。

    我感到背上的大提琴盒子居然从里面被打开了。

    干枯的发丝轻轻划过我发凉的背脊,我的背开始一阵阵发凉。

    冰冷的皮肤触碰到我的胳膊上,我动也不敢动,我只是觉得好冷。

    好冷……

    仿佛我才是一具尸体!

    我咬咬牙,回过头对上那那灰褐色的瞳孔。

    我看到里面透露出的麻木……

    她脸上的也不是冰冷,而是……

    死一般的麻木!

    那令我发寒的目光就这样直直的盯着我,她没有说一句话。

    就这样直直的看着我!

    给我了一个错觉,仿佛在她眼里我才是尸体!

    虽然看过阿丽很多次,但是没有一次我们靠的这么近。

    近的我可以听到她嘴里漏风的噗嗤声。

    还能感受到来自整日不见光亮实验室里的那股阴森。

    我的心在此刻都要窒息了。

    因为我的眼角余光看见自己身后多了一对惨白浮肿着的双腿。

    我顿时浑身一凉。

    妈.的,阿丽还在我背上背着呢!

    我怎么把她忘记了!

    此刻冷汗止不住的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