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前往死人村?
    看到那张字条,我不知道我现在心里究竟是什么感受。

    我很害怕,也很恐惧。

    阿丽是不见了,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在来找我。

    她难道以为我没有帮她买福尔马林?

    难道她选中我的原因,仅仅是想方设法用我的尸体当做她下一件衣服?

    我此刻没法冷静,全身抽搐个不停。

    现在如果能像电视里,颤抖着点根烟就好了,只是我不会抽烟。

    我脑海里不断的乱想着,额头上的又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汗顺着脸颊滴落在了地面上,啪嗒啪嗒的响着。

    我感到这个房间充斥着冷进我骨髓的寒气,我在卫生间里就这样呆呆的站了好半天。

    我再也受不了这种恐怖的氛围还有那股恶臭。

    我讨厌那股恶臭的味道,特别是来自清爽的夏夜的风吹来,本应该很舒适的那种感觉,却偏偏夹杂着福尔马林还有腐烂尸体的臭味。

    我走出了卫生间,将福尔马林放在那张字条旁边就走了。

    我快步走出没有一个人的波浪酒店。

    这里的夜是安静、死寂的,因为除了我之外,就没有一个活人。

    这几天一幕幕惊吓,让我的脑袋都有点发昏。

    难得安静的夜晚,我沿着街道慢慢走着。

    走了一会儿,我才想起波浪酒店离学校的距离有点远,看看时间也要将近一点左右了。

    这是耳边传来了车载音响的声音,居然现在还有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

    由于今天的事情,我的心依旧没有节奏的跳动着。

    虽然感觉到现在可能不会再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发生了,但我本能的还是想要尽快的离开。

    我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在做梦,没错,都是在做梦!

    我要醒来,醒来。

    这是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妈.的,大半夜,你是想死啊。

    我抬头朝着马路看了去,一辆出租车开着近光,白色的灯光照射进我的眼睛,我下意识的用手遮了一下。

    那司机看到我回过神来,就关掉了近光灯。

    我顺势坐进了他的车,那司机估计是想骂我吧。

    他还没张嘴,我就看清了他的长相,又是我的老熟人!

    他想说什么,然后又紧闭着嘴巴,一踩油门就开车了。

    不一会就到了学校,我轻轻打开寝室门,看着猴子他们三人都在睡觉。

    我也没有说什么,衣服也没有脱,钻进被子里面就睡了。

    当我起床的时候,都是上午十一点了,反正暑假也没课,又不用去教室,我就坐在寝室里发呆。

    寝室里的三人自然是已经不在了。

    我想打电话给杰少他们,问问他们现在在干什么。

    一摸自己的包,才发现自己的手机还落在实验室里。

    我正想出门去找,这时候寝室门开了,杰少进来了。

    杰少把我的手机拿给我,告诉我有一个叫做阿丽的找我。

    我一听到那个名字,心里顿时一紧。

    我下意识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有阿丽短信和未接电话,看看时间,是今天凌晨还有七八点的时候。

    手机上只有一个电话还有两条短信。

    我将电话拨回去,已关机。

    我没办法就看了看短信,今天晚上11点带上门口那个大提琴箱子,去肖家村,阿丽留。

    第二条短信就是肖家村的确切地址,还有一个名字叫肖小东,以及他的联系方式。

    看着这两条短信,我的脸色难看起来,这是唱哪出?

    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给肖小东打了电话,但是却提示这是一个空号。

    阿丽找这个肖小东究竟要做什么?

    我只是觉得心慌,感觉到事情一下子棘手起来。

    我只感到我的前方笼罩着死亡的阴影。

    我和胖子他们三人吃了顿饭,告诉他们我可能要外出几天。

    吃完饭,胖子三人要去网吧打排位,我完全没有那个心情,就回到了寝室。

    前路的未知,还有阿丽给我带来的恐惧,让我整个人都坐立不安。

    我索性用被子埋着头就大睡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一个翻身起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接近晚上十一点了,我慌忙穿好衣服,带了点钱就往校门外走去。

    现在时间很晚了,校门外只有几个稀稀疏疏的烧烤摊还在营业,我四处张望着,在校门门卫室旁边发现了那个大提琴箱子。

    提着这个箱子,我觉得很沉,感觉不像是大提琴。

    我好奇地打开来看了看,顿时一股恶臭袭来。

    我仔细一看里面的东西顿时傻眼了。

    已经溃烂了,到处爬满了一条条白色的虫子躯体。

    全是浮肿痕迹的皮肤。

    我浑身都在发着颤,手一软,大提琴箱子就掉在了地上。

    咚的一声,引起了很多人的主意,我咬了咬舌尖,快速关上了大提琴的箱子,背在背上就快步离开。

    我感觉顿时全世界的温度又降了下来,我打着哆嗦,拿出了一张纸,颤抖着擦着我身上的汗。

    就像杰少那天一样,怎么擦也擦不干净,反而手越来越软,我干脆的将纸巾扔到一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肖小东住的肖家村是我们这个城市几个城中村之一,只不过这个城中村很奇怪,是建在一个小湖中央的岛上。

    那个岛上几乎终年都见不到阳光,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我可能都不会想要去这个地方,那么潮湿人都要弄发霉。

    这肖小东的家离学校并不太远,说起来差不多和到波浪酒店差不多。

    我站在路边,背着一个大提琴,在别人眼里,很很有一种要去参加比赛的意思。

    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我是背着一个偷来的女尸,去找一个不知道是不是还存在的人。

    我在路灯下等了一个小时的出租车,又等到了一辆刚上夜班没多久的出租车。

    我招了招手,车停下来了,我叫司机将后备箱打开,我将大提琴箱子放了进去。

    然后我坐在副驾驶位上,司机递给我一根烟,我刚想婉拒。

    这时司机看见我的模样,一包烟没有拿稳,全部散落在了我们中间。

    他踩下油门就想要开走,这时我拉下手刹,告诉他我今天不去波浪酒店了。

    他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颤抖着点上了一根烟,断断续续说,不去好,不去好。

    我告诉他我要去肖家村。

    他刚刚吸了一口的烟,顿时从嘴角掉了出来,在他的裤子上烫了一个洞。

    我刚想问什么,他一踩油门,我直接贴在座椅上。

    只听见他骂骂咧咧的说,什么要死就快去死,省的一天到晚吓唬他。

    我很不高兴,问他,你说什么话呢!

    那司机的叫骂没有停,你在波浪酒店的废墟上出现,就算了,他妈.的,现在又要去死人村,老子究竟招惹了什么,晦气,晦气。

    他边说,边吐着口水。

    此时我的表情难看了起来,肖家村是死人村?

    <a href=.qidian.>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