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阿丽去哪了?
    从实验楼出来之后,我们两人同时瘫倒在地上。

    我擦了一下额头以及脸上汗,那密集的程度,把比得上做几次汗蒸了。

    我看了杰少一眼,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实验室外面有路灯,比里面的灯光不知道亮了多少倍。

    我看着杰少拿出了纸巾,死命的擦着还在反光的脸。

    我就这样看着杰少一直不停的擦着,手一直在颤抖。

    杰少擦了半天,发现越擦越多,就将纸巾丢到一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紧接着杰少转头问我,最后她离我们有多远?

    我倒吸了口冷气,刚才的那一幕,着实吓得我不轻。

    想了想,应该不到半米吧。

    说着说着,一阵莫名的冷风从我的脊梁骨拂过,留下莫名其妙寒冷。

    我浑身哆嗦着,回头望着,才发现只是一阵很普通的冷风。

    我看着杰少一脸难看的望着我。

    我心里又惊又怕,骂道,你是要吓死我还是怎么。

    杰少满脸通红,只是说着吓尿了,吓尿了。

    我心想用得着这样子说吗,那么吓人谁都会吓尿的吧。

    我不经意间看到他的裤子,他真的是被吓尿了。

    裤子湿了一大片。

    我这是再也起不了嘲笑杰少的心,我在酒店房间里,看着阿丽拖着腐烂的身躯向我走来的时候,我还不是吓尿了,甚至我还差点晕过去。

    但是回想起刚刚那事儿,却是有些邪门。

    三年了,我一直没听说过实验室里面闹鬼。

    好端端的一个实验楼传来高跟鞋走动的声音,光是想想头皮都突突的跳着。

    倒吸了一口冷气之后,我暂时平静了现在的心情。

    这时一个名字出现在我的脑海里,阿丽。

    我的心情刚刚才平静下来,现在有跌入了谷底。

    这个该死的福尔马林,放过我好吗?

    时间不多了,我看了看时间,都过了一两个小时了。

    按照我的经验来看,按照阿丽此时尸体的腐烂状况来看,恐怕最迟就要在今晚用福尔马林,不然就会腐烂了。

    尸体腐烂不是什么大事情,在医学院很正常,扔了就是了。

    但这样,说不定我就会成为她下一件衣服。

    恐怖的场景,在我的脑海中一闪,我的心忍不住的狂跳。

    不光是心脏,整个身体,只要可以感受到脉搏的地方都开始住不住的抽搐着。

    怎么办?

    应该怎么办?

    如果是杰少他会怎么办?

    对!

    问杰少!

    我转头看向了身边的杰少,福尔马林,哪里还有福尔马林!

    药店,药店有!

    这个我自然知道,但是少量的好买,大量的肯定弄不到啊!

    怎么办!

    怎么办啊!

    留给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有办法总比没办法好,现在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我摸了摸我自己身上,摸出了几张钱,却是看呆了杰少。

    去你妈.的冥币,我心里此时那个焦急,你这时候就还给我添乱。

    阿丽,你到底想把我怎么样啊。

    我想说什么,恐怕杰少此刻也反应不过来吧。

    我拿走了他的钱包,向着最近的药店跑了去。

    那速度就好像我正在和死亡赛跑一样。

    其实想想,恐怕也差不了多少。

    进了药店之后,我直接说明了来意。

    买福尔马林是可以,我要买很多,药店的所有人没一个人敢卖给我。

    我心里很着急,绞尽脑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看着一分一秒过去的时间,我只能开始耍横了。

    我以学校最近丢失了一具女尸,但在现场发现了不是学校内部的福尔马林,需要在学校外面各家药店抽查为由,给这个药店的店长施着压。

    学校女尸遗失的事件闹得很大,都报警了。

    这个药店的人多多少少知道一点消息,被我唬的一愣一愣的。

    就这样我拿到了一大箱福尔马林。

    他们也是以进价卖给我,什么事和警方沾了边,都十分严重。

    他们也是急于脱离干系,我也来不及佩服我自己。

    我现在危在旦夕,哪里还有时间想得到那么多。

    我抱着那一大箱福尔马林,在路灯下等了半天车,在马路边打了一辆出租车!

    现在是晚上接近十二点了,天空零零散散的飘起了细小的雨滴。

    很是阴冷,但是我心里更冷,随时没命的感觉让我不得不强打起精神。

    我这是才发现那个司机居然是我的老熟人。

    这他妈.的太邪门了。

    他恐怕也这么想的。

    他也没问我去哪里,我们两人各想各的心事,都没说话。

    这司机开得很快,很快就在门口停了下来。

    我这次没有急着下车,我还是硬给了那出租车司机钱,正准备下车。

    又看见那司机像死了妈一样的表情。

    我看见他手里面的钱我也呆住了。

    我怎么又把阿丽给的冥币拿了出来,我慌忙下了车,看见那个司机的表情,我心里阵阵后怕。

    我都怕了,他经历这么多次还不怕,我真的很佩服他,这么多次了,都还敢载我。

    我没管那么多,就抱着这个大盒子直接冲进了波浪酒店。

    我进入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毕竟我进入的三年前就消失的酒店。

    我心惊胆战的走向我们开过两次房的房间。

    我心脏嘭嘭嘭的跳着,每走一步,我都感觉,心脏很可能会跳出来。

    越是靠近那扇门,我越是怕。

    你知道你是要去面对什么,但是你没有选择。

    因为你没有办法逃离。

    我全身都不听使唤的动了起来。

    我感到整栋楼都在不停的颤抖,居然有点天昏地暗的感觉。

    我想做做深呼吸,但是感觉到肺都在漏气。

    我怕,我是非常怕、

    我徘徊、我犹豫、我彷徨,我仿佛感觉到那扇门就是死神黑漆漆的大嘴等着我一头钻进去。

    没有选择,即使我有多么的害怕。

    但是我还是咬牙朝着门口走了去。

    我推开房间那扇门,踮着脚轻轻的走了进去。

    我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我打着寒颤,我觉得现在根本不是夏天,完全是寒冬。

    要不然我怎么感觉到牙齿都在打着颤,漏着风。

    我不住地颤抖着,阿丽,我回来了

    房间里没有一点声音。

    阿丽?

    阿丽你在哪里?

    阿丽没有在房间里?

    我在房间里到处走着,大声喊着阿丽的名字。

    回答我的只有寂静。

    只有卫生间了,我现在又开始害怕了。

    卫生间的门虚掩着,我没有勇气推开。

    我看过很多恐怖片,那时还小,我记得像什么死神来了,山村老尸之类的。

    我看着电影总结了一个道理,最后去的地方,总会突然带来死亡。

    恐惧让我的汗水夹杂着泪水,一个劲的留着。

    我轻轻的推开门,里面空空如也。

    我舒了口气,但下一刻我就差点窒息了。

    卫生间里面充斥着强烈的臭味。

    我知道这是福尔马林还有尸体的臭味。

    我发现阿丽压根就没有在浴室里。

    阿丽离开了?

    但是她会走哪里去了呢?

    我发现我自己脱离了危险后,反而很担心她。

    我甚至有点盼望她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在房间翻箱倒柜的寻找着,不时的喊着她的名字,却没有任何声音。

    我站在卫生间里,我感到我的腿上突然很冰凉。

    我冷不丁的颤抖了一下。

    是什么?

    我顺着水看见我站在一滩散发着恶臭的水的旁边。

    我感到十分恶心,这..这是尸水吧。

    里面还翻滚着许许多多的虫子,我腿上的那阵冰凉,就是这些虫子的原因。

    我看着我腿上的虫子,吓得腿都在发颤。

    打开沐浴喷头,将虫子冲走。

    难道阿丽那具女尸已经腐烂到这种程度。

    就在我思索的同时,我看到梳妆台上有一张字条。

    上面只有一句话,我有需要,会再来找你的,阿丽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