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实验室里的高跟鞋声
    我在路边等了半天,身体都冷得像冰一样,这可是夏天!

    终于又来了一个刚接晚班的出租车司机,发现是那个老熟人。

    还没说话,那个司机像逃命一样,疯狂的踩着油门,也不问我去哪里,就朝着我的学校的方向赶去。

    在出租车上,我一直在想,现在放假,我怎么能拿到实验室的钥匙呢?

    学校主任是有,但是他凭什么借我?

    还是借给我去偷福尔马林?

    我想想,我身边谁有钥匙?

    对!

    杰少!

    杰少实验室的管理员!

    想到这里,我颤抖着,给拿着实验室钥匙的杰少打去了电话。

    我在电话里告诉杰少,我有事儿找他帮忙,让他在医务实验楼等我。

    车子很快到了学校门口,司机一脸不爽和晦气。

    我也不好意思,就把手递给司机,我是人,不用担心。

    司机摸了摸我的手,脸色一下子变得灰白,钱也没收,踩着油门就走了。

    我用手摸了摸脸,真的好冰,我心里也是暗暗发着凉。

    我想到阿丽,便发了疯一样向着医务实验楼的方向跑去。

    到了医务实验楼之后,我看到杰少已经站在了那里!

    我有点气喘吁吁,跑到门前的杰少身边。

    上气不接下气,浑身颤抖着,大声说着,看什么看,赶紧开门,快开门啊!

    杰少听到我这句话后,不知道我想要干什么。

    杰少瞪着本来就大了眼睛,直直的看着我,这双大眼睛让我突然想起了阿丽。

    一时间我就愣在了当场。

    杰少看着我问道,你遇鬼了?回来还往实验室跑?

    遇鬼?

    我回答不了杰少的话,没管那么多,都要吼出来了,赶紧开门!

    杰少看了一下实验室紧锁的大门,想了片刻.

    才开口,阿斌,这里面全都是死人,前几天才丢失了一具女尸,学校正在严查,你也知道啊。如果这时候让你进去,就是找死—

    我也知道,丢失尸体是一件很严重的事,学校还为此报了警。

    但是阿丽现在需要福尔马林,如果没有福尔马林……

    阿丽所谓的衣服就会氧化还有腐烂,那具尸体上已经爬满了白色的虫子。

    我不怕她,但我怕死。

    我怕我没有拿回福尔马林,阿丽拖着腐烂的身体慢慢向我靠近。

    我怕阿丽会找我,我怕我被她杀死后,成为她下一件衣服。

    我头上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腿又开始发软了。

    我冲着冲着杰少大吼,杰少,开门,赶紧,快给我开门啊!

    我几乎撕心裂肺的喊叫着。

    杰少被我吓到了

    他问我是不是疯了?

    在杰少的眼里,我已经成了一个神经病。

    还是一个半夜要冲进实验室里去偷福尔马林的神经病!

    我努力睁大眼睛,我告诉他,我非常清醒,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我几乎都要哀求他了,我只想让他赶快开门。

    杰少的眼神很是冰冷,打量着我,好像他以前并不认识我一般。

    我一直哀求着他,我几乎都要哭出来了,杰少没有办法,把实验室的门打开了。

    打开之后,我冲着杰少说道,福尔马林在哪?

    因为我要大量的福尔马林!

    杰少的脸突然冷的可怕,不是我的原因,因为他接着说道,都在放死人的地方。

    我喉头上下的波动着,使劲的吞了口唾沫。

    杰少说,他不敢去。

    我咬咬牙,问杰少几楼,杰少指了一下楼上。

    楼上?

    存尸体的地方不是都在最底层吗?

    想了想我才明白,学校丢失了女尸,所以学校加强了尸体的管理。

    我值得硬着头皮上,还没等我到楼上,我的周围传来了皮鞋踩台阶的声音。

    杰少,你在干嘛,我很奇怪。

    下一刻,我觉得有点不对,因为是高跟鞋!

    我愣了一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我问身边的杰少,你门关好了没有?

    杰少使劲的点点头。

    是主任来了?

    但主任也是个男的!

    我似乎感觉到了哪里不对!

    因为这声音是楼上传来的,而之前这里没有人进来,如果现在进来人,应该在楼下才对,怎么可能!

    难不成?

    我有些慌了,但我不得不去拿,拼了命的向楼上跑去。

    我回头一看,这时候杰少瘫倒在了楼梯上。

    杰少浑身都在颤抖,我,我不去了。

    这高跟鞋踩楼梯的声音,没有一点声音的实验室里格外清晰,听得让人瘆的慌。

    杰少说什么也不肯走了,在地上哆嗦着

    我心里也在发毛,犹豫着,如果拿不到福尔马林,说不定,我还是会……

    就在这个恐怖的氛围下,高跟鞋踩楼梯的声音消失了。

    一时间实验室安静的很可怕,我的心里像是多了一块万年寒冰,全身都流淌着一股子冷意。我也怕遇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毕竟这些东西恐怕没有阿丽那么好说话。

    怎么办?

    怎么办?

    我揪着自己的头发,坐立不安。

    我额头上的汗水,一滴接着一滴的流淌了下来。

    我在楼梯上退了一步。

    想了一下,大步的跨出,当我又在楼梯上前进的那一瞬间,高跟鞋的声音又传来了。

    后跟敲打着天花板的感觉,像是一个眼球,在地板上咚咚咚的弹动着,杰少此时也已经满头是冷汗了!

    他又退了两步,就想掉头就跑了。

    但他没有,他冲着站在楼梯上的我大喊,阿斌,我们快走吧!

    实验室里的都是死人,人死了不能入土为安,怨气自然很重,闹鬼恐怕很正常,想到这里,我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怎么办?

    走?

    还是不走?

    走!?

    我现在需要大量的福尔马林,我的命现在就靠它的!

    我很是不想离开,问杰少说道,哪里还有福尔马林吗?

    杰少脸色白的吓人,好半天才说出话来。

    阿斌,我们先走吧,我们再想办法,不然可能走不掉了!

    高跟鞋的声音时断时续,让人的心都一直断断续续的跳着,真怕跳着跳着,就停止了。

    我额头的冷汗,一层接着一层,这几天我被这些事弄得体力都要透支了!

    不走?

    为了福尔马林就把自己的命送上?

    还有杰少的命!

    高跟鞋踩台阶的声音越来越大,感觉距离我们越来越近!

    我的脊梁骨嗖嗖的窜着冷气,手心也不断的有汗水冒出。

    正在我发愣、犹豫不决的时候,杰少用手推了我一下,然后说道,阿斌,我们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我感觉它好像距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可能就在咫尺之遥!

    我拿出了手机,微暗的光亮下,让我看清楚了周围的环境。

    杰少的脸上发着亮,他都顾不得擦拭着。

    那是汗,冷汗!

    我快速的往后跑,我对杰少说道,好,走,我们走!

    杰少居然在这个时候走不动了,我把手机放进包里,拖着他就跑。

    可能楼上不干净的东西听到我说这句话了,高跟鞋踩阶梯的频率越来越快!

    我的心都要悬到嗓子眼了。

    我转头,赶忙冲着杰少说道,你快站起来跑啊!

    那高跟鞋声就在我身后,我感到一阵阵阴风直刺我的脊骨。

    我不敢回头,我随手将手机往一边一扔。

    那高跟鞋声,停滞了片刻。

    我根本考虑不到我的手机回不来了,我怎么联系阿丽。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们将高跟鞋甩在了身后。

    深夜的实验室是医学院最恐怖的地方,我们都知道。

    我们站在实验室外,手忙脚乱的锁上了门。

    还亮着光的实验室,让这个黑夜充满了无尽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