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消失的酒店,阿丽的电话
    这时候,寝室里又传来了三声各式各样的声音。

    猴子、杰少、胖子也接到了短信。

    猴子坐在床上,模仿着班主任的话语把短信奇葩的念了出来。

    阿斌?

    我听见猴子喊了一声我的名字。

    啊?

    我才从女尸的震撼中,缓过神,随口应了一声。

    猴子一脸奸笑,莫非偷走那个女尸的人,该不会是你?

    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冲着猴子就大骂起来。

    只是我心里现在很慌。

    猴子仍是一脸欠扁的笑容,似乎就像我没了女人,还非得去找一个女尸一样。

    胖子有点胆小,脸上的表情比我还紧张,猴子,你莫要这样子开玩笑。

    猴子看到胖子这么说了,也点点头,不是就不是,阿斌你这么紧张干嘛。

    杰少又抛飞一块鼻屎,不过你身上确实又福尔马林的味道,我劝你还是赶紧洗一下。

    我想也是,因为教务处随时可能来查人,这段时间是暑假,可没有人去实验室弄福尔马林,一会儿被闻到了,还真不好说。

    我丢下手机,进入了洗手间。

    洗手间的灯光有点暗,我的脸显得很是苍白。

    我打开水,轻轻地搓着脸。

    在搓脸的同时,拿出牙刷,挤了点牙膏。

    我嘴上还残留着阿丽嘴唇上的味道,只不过不是体香,而是泡尸体用的福尔马林。

    我真的很害怕。

    阿丽真的是学校实验室丢失的女尸?

    但是她为什么就像一个活人一样?

    她要找我开房?

    想到这里,我的心一阵冷。

    因为我学医的,我知道尸体究竟有多脏。

    想起那干枯的发丝,冰冷的手,面瘫一样的脸。

    我的喉咙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一股莫名其妙的恶心涌上了心头,我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次吐了出来。

    我又想起她干枯的发丝轻轻从我指尖划过的轻柔,想起她冰冷的玉指在我的胳膊上驻足,想起她那灰褐色的瞳孔中透露出的麻木……

    此刻我才意识到,她脸上的不是冰冷,而是……

    死一般的麻木!

    往昔对尸体的熟知仿佛都贴到的她的身上,一下子打碎我脑海里那些旖旎的画面。

    联想到尸体,我像是一条浅滩中搁浅的鱼儿,我又从喉咙中吐出阵阵腥味的液体。

    外面的猴子拍了拍卫生间的门,喂,阿斌,你这是怎么了?

    我吐完之后,含了一口水,漱了漱口。

    忙说,就是蛋糕吃多了。

    这是我想起我差点和一个尸体做那种事,我不由得死死的攥着我的某个部位。

    就这样,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是门被大力踹开了,我一看是胖子。

    这倒着实把我吓得不轻,我就这样直直的看着他。

    胖子的目光注视着我,脸上的表情很是不自然。

    他突然开口了,阿斌,我知道你和那小婊.子分了,也不至于躲到厕所里面......

    敢情他看得不是我,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见了我的手,以及死死攥着的那玩意儿。

    我尴尬的咳嗽了下,胖子也没有再说话。

    我对胖子说,胖子,一会儿千万别说。

    胖子点点头。

    我们一走回寝室里面,胖子就冲着猴子和杰少大喊,告诉大家一个秘密,我刚刚看到阿斌在洗卫生间里撸了。

    猴子、杰少在床上哈哈笑了起来。

    我什么都没法解释,难道对他们说,我今天看见过那具女尸,我还差点和她上了床?

    我的恐惧慢慢积累成了愤怒,怒火那个蹭蹭蹭。

    刚想发火,猴子在床上开口了,没事儿,都是男人,都懂的!

    看着胖子会意的笑,我也发不出火了,索性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了。

    这时候,我想到阿丽上班的酒店,似乎是叫波浪酒店。

    我把杰少从电脑旁踹开,一屁股坐在他电脑前,对杰少说,你的电脑被我征用了。

    杰少也没说什么,就在一旁看我要做什么。

    我打开了他的电脑。打开电脑之后,连上网,我打开了百度地图,然后在地图上找波浪酒店。

    这时猴子探过头来,看我在干什么。

    胖子也朝着我走了过来,走过来之后,伸这脖子朝着电脑屏幕看了一眼。

    胖子念了念了下那酒店的名字,你没有上黄色网站啊?

    我心里那个急躁,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好意思开我的玩笑。

    果然,像阿丽说的那样,找不到。

    这时,猴子开口了。

    因为猴子是本地人,他家就在这个城市。

    不听还好,一听我魂差点都吓掉了。

    波浪酒吧,曾是他上高中的时候最喜欢去的地方。

    因为那个酒店有着这个城市最好的设施,在那里,只要你有钱,就能要你想要的女人,美酒,没事,甚至可以得到快感的一切东西。

    那里有最好的DJ,最好的脱衣服女郎,最好的.....

    猴子说这话时,脸上一脸怀念。

    曾?我好奇的问着。

    猴子也很好奇的看着我,波浪酒店三年就已经消失了,是因为一场火灾。

    那晚在酒店的人,没有一个人逃出来。

    我的大脑此刻充斥着大段大段的空白。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我越想越心惊,睡梦中一直出现阿丽,波浪酒店还有那浓浓的福尔马林味。

    就这样我在寝室里躺了三天,这才恢复了正常。

    转眼间到了晚上,宿舍的几个人不知道哪里鬼混去了。

    寝室里一片黑暗,这是我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

    我随手拿过来看了一下是一条短信。

    是阿丽!

    我心提到了嗓子眼。

    上面只有几个字,见一面好吗?

    换做平常我可能早就屁颠屁颠的就出去了,可是现在。

    本以为过去了几天,这件事情就会在我的生活里消失,可是该来的还是来了。

    我手机屏幕发着呆。

    手机又响了,见一面好吗?

    阿丽现在发信息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了,我的心也越来越乱了。

    那双无神的眼睛,恐怕不是所谓的眼睛手术。

    那张面瘫的脸,恐怕不是所谓的整过容。

    那身上的味道,自然也不是84消毒液。

    我一条一条的删掉短信,想忘记这件事,把手机丢到杰少的床上。

    用手揪着自己的头

    怎么办?

    怎么办?

    短信的频率现在已经比我的心跳还要快了吗,我感觉我快要窒息了。

    怎么办?

    究竟该怎么办!!!

    这时候,我的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

    不再是短信,是电话。

    是阿丽的电话。

    铃声在只有我一人的寝室里面,显得十分的刺耳。

    在我听起来就像是僵尸片里面那些赶尸的人,用来驱赶尸体的铃铛声。

    尸体尸体,我感觉心都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

    我看着杰少床上一直响个不停的电话,发着呆。

    挂掉、还是接起来?

    <a href=.qidian.>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mp;amp;amp;amp;lt;/a&amp;amp;amp;amp;gt;&amp;amp;amp;amp;lt;a&amp;amp;amp;amp;gt;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amp;amp;amp;amp;lt;/a&amp;amp;amp;am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