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学校丢失的女尸?
    就这样直挺挺的坐了半天,我有了一定要离开的决心。

    说走就走,我还听得见卫生间里滴滴答答的水声,没有说一句话,轻轻关上门,就离开了房间。

    从酒店出来之后,我等了半天的出租车,这才等到了一辆正好接晚班的出租车,那个出租车司机晦气的眼神,让我很是不舒服。

    我没有发现阿丽突然出现的身影松了口气,在司机一连串脏话声中,钻了进去。

    我发现这个酒店还真是偏僻,来的时候倒不觉得,回去的时候,看着一路上的残破的建筑,我心里不知道为何有点阵阵后怕。

    半个小时之后,我在学校门口下了车。

    我看见司机向着窗外吐着唾沫,还一边念念有词,仿佛触了什么霉头一样。

    我也无话可说,毕竟今天的事情再怎么说,还是邪门的。

    我对这个学校此刻没有一丝好感,到处都是以前甜蜜,现在无比伤感的回忆。

    我也懒得到处走,毕竟现在也很晚了,我就直接回到了宿舍。

    回到了学校宿舍之后,随手按开早关了机的手机,还有一丝丝虚电。

    这时我的手机接到了一条短信,短信是阿丽发来的,问我怎么走了。

    当然,我不能说实话,我想了想,回复到室友临时打电话,说班导要到寝室里面来说一些重要的事情,让我回去。

    回复完这条短信之后,我就安静坐在黑暗里,随手将手机放在一边充电。

    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了噼里啪啦的脚步声,还有几声熟悉的喊叫,不是猴子他们还有谁?

    我笑了笑,经历了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我最想看见的也就是他们三个。

    我随手打开了灯,将门敞开,可就当敞开门的瞬间,一切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三个人还玩这种把戏,不进来就不进来,你爷爷我还不伺候了!

    我站在门口看了看,就把门又关上了。

    正想要在猴子的床上躺一躺,这时候,敲门声又来了。

    我打他们的心都有了,想了想,还是站起了身来。

    我走到门前,再次重复敞开门的动作。

    突然三个背对着我的身影就将整个门给堵住了,这时灯也突然灭了!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了一跳,直接坐在了地上。

    这时候这三人缓缓转过身来,我看清楚了他们的脸,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这三个没事装神弄鬼吓老子的三个缺德的玩意儿,就是我的三个室友胖子、猴子,以及杰少。他们看见我的狼狈样,瞬间大声嘲笑起来,我的脸瞬间红了起来!

    我曰你们大爷,你们每次吓我我都可以忍,但是为什么每次你们都差点吓死我!!!

    缓会神之后,我大声骂骂起来,你们三个不要脸的,吓老子,吓你屋头死一家!

    猴子、胖子和杰少哈哈笑了起来。

    对了,我现在才发现,为什么寝室里灯关着,我能看清楚他们的脸?

    我仔细一看才发现他们手中的那个闪着温暖的光芒的东西。

    顿时我感觉我的视线都开始雾蒙蒙了起来。

    原来他们刻意十二点才回到寝室,只是为了给我一个惊喜,因为从现在开始,就是我二十一岁的生日了。

    他们三个人五音不全的唱着生日快乐歌,我一个人吹着蜡烛,吃着这个看起来很扁的蛋糕,心里美滋滋的。

    吃着吃着感觉这个蛋糕有一点点血腥味,于是我打开灯,才发现蛋糕上有大片大片的血迹,此时那三个人已经到卫生间去了。

    我按耐住好奇心,等着他们出来。

    这时他们三个人从卫生间里湿漉漉的走了出来,我不由得笑骂道,你们三人还要洗鸳鸯浴啊。

    三人一脸猥琐的笑容。

    “对了,猴子,这蛋糕上怎么沾了这么多血啊?”

    猴子他们对望了一样,似乎有点愧疚,过了半天,胖子开口了:“我们买蛋糕的时候,不小心被车子撞了一下,就不小心弄上去的,不好吃的话,要不然重新去买个?”

    我笑了笑,“你们没事就好。”

    我大口大口将剩下的蛋糕全部吃完了,那股血腥味让我感到了兄弟间无比的情谊,所以我吃的很满意,也很感谢他们。

    这时猴子突然说起话来,屋里怎么有一股臭味啊?

    胖子和杰少说道,对啊,什么东西这么臭,问起来就倒胃口,阿斌亏你还吃得下东西?

    宿舍里面有臭味?

    我怎么没有闻到啊?

    我皱了一下眉头,看着他们三人,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微微沉思了起来。

    然后冲着猴子他们三个骂道,你们老子三人知道老子每天都要练舞,身上的汗味本来就大,还好意思说老子。

    说着,我就将鞋子脱下来,扔到胖子的脸上。

    胖子捂着脸,狂奔。

    猴子和杰少也捂着鼻子。

    他们三个却对望了一眼,居然罕见的没有再次讥讽我。

    因为平时我天天都要练舞,现在又是夏天,不管洗再多澡也有味道。

    猴子冲着我说道,阿斌,这次真的不是你那熟悉的味道,好像是一种我们学医的人,经常接触的那玩意儿。.

    杰少挖着鼻孔,然后说道,你麻痹的,想起来了。

    我看着杰少弹飞了一大块鼻屎,恶心了半天。

    他接着说,是福尔马林的味道。

    听到这话,我的心猛地颤抖了一下,我明白了。

    我的心也是一惊,回想起阿丽头发上的味道,还有两个人接吻的时候、阿丽嘴里的味道。

    麻痹,我说这种味道这么熟悉呢,他丫的,我竟然没认出来,我还自我安慰是84消毒液。

    对啊,那味道是福尔马林,我天天都要在实验室里遇到这玩意儿,我读了三年的书,究竟读哪去了。

    我揪着自己的头发,心里又惊又怕。

    我感觉我的整个身体都僵硬在那里了,眼前浮现出了阿丽干枯的发丝。

    嗡嗡的声音从角落里面传来,吓了我一跳。

    我看见我的手机在那里不停的抖动。

    是校讯通传来的简讯。

    学校实验室新进来了一批尸体,在昨天下午左右,经清点丢失了一具女尸,学校将近期在全校范围内进行搜查,请同学们予以支持,有线索的同学请速速到教务处汇报。

    我接到了这条短信,就这样呆呆的坐在那里。

    下午?

    学校丢失的女尸?

    福尔马林?

    阿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