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 不要这么欺负我
    林子逸看着眼前画风突变的宫殿,一时之间有些懵圈,可是信息太少,他也根本搞不清楚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他小心翼翼的向前面走去,生怕自己脚下太用力,会把这里的地板踩出一个坑。

    宫殿虽然很残破,但是还是依稀可以看出原本的样子。殿门进去是一个宽阔的庭院,左右两边是比较对称的大片阁楼,庭院的正前方原本是一片很宽阔的白玉栏杆和阶梯,现在却只剩下一片漆黑的废墟,什么都看不见了。

    阶梯之上是一个很大的厅堂,里面看起来有些空旷,但是因为距离比较远,林子逸有些看不清。

    他先是走向了左右两边的阁楼,这里的阁楼还有着基本的框架,依稀可以看出曾经的辉煌时光。但是等他走进去,才发现,里面太黑了,什么都看不清。而且阁楼内部已经腐朽的不成样子了,除了弄了一身灰,什么都没有发现。

    没办法,他只能向前走去,登上了摇摇欲坠的阶梯,走进宫殿正中的厅堂,希望能够在这里发现点什么。

    厅堂里面很亮,这种情形倒是有些出乎林子逸的预料。他抬头望去,只见厅堂的房顶和左右的墙壁都破了几个大洞,外面银白色的月光透过房顶和墙壁上的破洞照进来,将整个厅堂都渲染的一片光亮。

    林子逸有些无语,不过还是借助月光仔细的观察起了这个大厅。走进大厅,他的第一个印象就是空旷。整个大厅很大,但是里面却很空,除了一些倒塌的残骸,什么都没有。

    大厅里面原本有很多石柱耸立着,可是现在已经倒塌了许多,仅仅剩下几根依旧挺立在那里,柱子上还残留着一些雕刻图案,但是已经看不清了。厅堂的墙壁上似乎也有壁画浮雕存在,但是风化的太过厉害,也看不清了。

    仅仅从这片大厅遗留下来的痕迹,他也能推测出这个宫殿曾经的辉煌。

    他继续看去,大厅中央靠后一点的位置上有一张王座,这个座椅也不知是什么材质,损毁的不算特别严重,还勉强保持这原本的风采,奢华而霸道。

    在看到王座的第一眼,林子逸就感觉这个王座一定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他有种预感,只要自己坐上去,就可以明白事情的真相,就可以明白疑惑的答案。

    可是,林子逸还是忍住了这种想法,这里太诡异了,什么东西都有点不正常,如果不是没办法的话,林子逸都不想碰这里的任何东西。

    大厅的尽头是两扇门,左右对称的分布墙壁两侧。他走过去,去发现门根本打不开,不知道是里面堵住了,还是年久失修已经坏掉了。

    前路已断,林子逸的探索也只能到此为止。可是到现在,他除了看到一地废墟残骸,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有得到。

    他重新回到大厅,看着眼前的那个王座。整个宫殿中保存最好的东西就是这个王座了,如果还想得到什么信息的话,恐怕也只能在它身上做打算了。

    不知道是预感还是什么原因,林子逸的心神自从进入这个大厅,就被这个这个王座深深吸引。可是为了安全考虑,他一直压抑着这股冲动,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靠这个王座了。这样想着,他的身体已经坐在了王座之上。

    他刚刚坐了上去,眼前的场景就再度发生变化。原本残破的大厅瞬间变得整洁,倒在地上的柱子也重新竖了起来,漆红的石柱上,一条金色云龙绕柱盘旋,似乎是要飞出来一般。

    大厅的墙壁上也是雕刻着各种奇形怪状的野兽,形状各异,但是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霸气、威武。

    林子逸抬头看去,房顶上的破洞也不见了,此时存在的是一副非常精美的穹顶壁画,一个美貌女子正在云彩间漫步。

    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竟然是身穿金甲,伸出手摸摸头,果然,头上也是带着一副头盔,林子逸不用照镜子就知道,自己似乎变成了,那个先前他看到的金甲男子。

    可是这个发现,不仅没有减轻他心中的疑惑,反而让他更加迷惑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时,一道美妙的声音传来,“殿主,你回来了?”他抬头望去,说话的是一个宫装女子,头上斜簪一支碧玉玲珑簪,云步轻摇,缓缓向他走来。

    他愣了一下,“你刚才叫我什么?殿主?”

    宫装女子似是有些疑惑,但是马上想起来了什么,掩口轻笑,说道:“看来殿主大人还没有恢复记忆呢。那我就不说了,免得日后说起来,你又怪我。”

    听着这女子的口气,似乎是和这个她口中的殿主很是熟悉,而这个殿主的事情显然就是他目前最需要知道的。

    他连忙说到,“别啊,你倒是说说啊,不碍事的。”说着就要站起身来。

    宫装女子见状,连忙说到“别站起来,”一边说着,还一边伸出纤纤细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林子逸试了试,自己竟然还不如这宫装女子力气大,被她紧紧按住,根本就站不起来。

    那女子见到他似乎不服气,强硬的想要站起来,也不撒开手,只是嗤嗤一笑,说道:“别站起来,这个王座是时空的交汇点。现在的你和我不在一条时间线上,只有在这里坐着,你才能看见我,而且只有一次效果哟。”

    说完,她又补充了一句,“哈哈,没想到殿主你现在好弱啊,我一根小拇指就能摁到你,真是太好玩了。”说着还真的伸出了一根手指,朝着他的脑袋点了过去。

    林子逸脸色有点发黑,这女子看起来很弱,结果自己却被她欺负的动都动不了,这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

    宫装女子看着他的脸色,讪讪的松开了摁着他的手,然后嘟着嘴看着他,“看什么嘛,搞得好像我欺负你一样,以前你不是都这么欺负我的么?”

    林子逸也无话可说,只能干咳一声问道:“咳,我能不能问问我现在是怎么回事?还有你为什么叫我殿主?你又是谁?”他只觉得自己现在有一大堆的问题要问,满脑子都是浆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