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这一世,我必不负你
    今天在带领着手下巡逻时,鼠人头领发现林中空地这边居然出现了敌人,这让它既愤怒又兴奋。

    愤怒是因为居然有人胆敢冒犯它的领地,而且看样子还是想长久的扎根在这里,这让视领地为尊严的它有些不能忍受,即便这里是它领地的边缘地带也不行。

    兴奋则是因为,这群怪模怪样的人看起来就是细皮嫩肉的,味道肯定要比青皮怪那种难啃的肉块好吃。

    然后它果断带领手下出击,打算一举歼灭这些胆大包天的敌人。没想到这些敌人虽然战力微弱,但是跑的却很快,这让已经尝过了人类鲜嫩**的它有点不甘心,所以便率领手下追了上去,然后命令投掷鼠人分队长看守这个基地。

    可是等到它回来的时候,整个基地却已经没有了手下的踪迹,它原本以为分队长不顾自己的命令,私自返回营地了。就在它暴怒要离开的时候,却听到了投掷鼠人的惨嚎。

    机警的它立刻出声询问,回应的却是十数道求援的嘶吼声,这让它有些疑惑,难道还有人敢在自己的领地上挑衅自己不成?

    随后等它赶到现场,就立刻见到了那个嚣张可恶的人类正在侮辱分队长的尸体。

    那可是族群的储备食粮!他居然敢糟蹋吃食,简直罪无可恕!

    于是,鼠人头领愤怒的看着林子逸,手中标枪朝着他一指,早已等待多时的众怪高兴的嘶吼一声,朝着林子逸冲去。

    然后鼠人头领再次标枪一声,鼠群中分出了二十多只,追向了黄海升他们。

    最后鼠人头领愤怒嘶吼一声,自己也冲向了林子逸,浪费食物的家伙该死!

    林子逸看到怪群终于被自己吸引过来了,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这不重要。

    他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看了一眼众人,也不多话,转身就朝着与众人相反的方向跑去,他相信,黄海升他们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

    众人看着林子逸以身涉险引开怪群的背影,不约而同的想起了那天第一次面对精英极怪物的场景。

    那一次,同样面对危局,是林子逸站了出来,只身挡住了精英极怪物的进攻,纵然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也依然要挣扎着爬起来,为众人争取时间。

    那一次,是他救了所有人一命。

    这一次,同样面对危局,甚至是上次更加危险的危局,又是他站了出来,独自引开了大部分怪物的攻击,给绝境中的他们开辟了一条生路,用生命开辟的生路。

    这一次,依然是他,再次救了所有人一命。

    每个人的心中都酸楚不堪,看着那毅然决然的背影,众人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哀痛,眼角泛起了泪花。

    “跑!”黄海升大喊一声,仿佛想要把心中的郁闷,心中的无奈和心中的伤痛全部吼出来一样,“大家快跑!别辜负了林兄弟的一番心意!快跑啊!”喊到最后,他的声音都有些嘶哑了,可是他却丝毫不觉。

    众人这才开始移动,只是眼睛还是不愿移开那远去的背影。

    忽然,紧跑两步的林子逸忽然停了下来,转过身看向了薛雨,大声喊道,“薛雨!”,他突然停顿了一下,原本已经到了嘴边的“我喜欢你,等着我。”却变成了“别忘了我!”

    “薛雨,别忘了我!”

    最好永远记得我,我喜欢你,他在心中默默念着这剩下的句子。然后再不回头,全力向着前方奔跑而去。

    “不!”早已哭的梨花带泪的薛雨再也忍不住了,竟然要朝着林子逸跑去,在她旁边的张佩连忙拉住了她,“你想让他的牺牲白白浪费嘛!”

    薛雨心中满是哀伤与怨恨,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带我走?

    为什么又救了我一命?我该怎样才能偿还你的恩情?

    我宁愿和你死在一起,也不愿独自苟活在这世上!

    既然你想让我活着,那我就听你的,好好活着,永远记着你,永远也不会忘了你。

    她伸手拭去脸上的泪痕,似乎是要把自己打扮得漂亮一点,然后,她莞尔一笑,刹那间,阴暗漆黑的森林仿佛都明亮了几分,众人众怪似乎也有了片刻的迟疑,整片空间仿若也有些微的停顿。

    她看着林子逸越来越远的背影大声喊道:“我会记得你的,会永远记得你的!这一生,你一日不归,我便一日不嫁!”

    忠贞的誓言回荡在森林中,似乎这片天地都被他们感化,不停的回响着他们的声音。

    旋即,她便转身追向了前方的一行人,脸上依旧带着笑,带着忧伤且明媚的笑,可是眼眶中的泪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正在全力逃跑的林子逸也听到了薛雨的呼喊声,他的嘴角勾了勾,开心的笑了出来,如果我能活着回来的话,这一世,我必不负你。可惜……

    他看了看身后紧追不舍的一大群怪物,恐怕自己再也回不去了吧。恐怕最好的结局就是自尽而亡了吧。

    想到这里,他脸上的笑变成了苦笑,泪水也淌了下来。终究是害怕了么?虽然不曾后悔,但还是恐惧死亡的结局吧。

    “薛雨,别忘了我!”

    最好永远记得我,还有,我喜欢你……

    “我会记得你的,会永远记得你的!这一生,你一日不归,我便一日不嫁!”

    既然你想让我活着,那我就听你的,好好活着,永远记着你,永远也不会忘了你。

    如果我能活着回来的话,这一世,我必不负你。

    他竭尽全力的向前奔跑着,笑着,哭着,丝毫不理会身后紧紧追赶的怪群,默默的回想自己的誓言。

    她竭尽全力的向前奔跑着,哭着,笑着,丝毫不理会身后紧紧追赶的怪群,默默的为远去的他祈福。

    这一年,他和她18岁,在这个如同花季一般的年龄,有的人安心的坐在教室中嬉笑打闹,无忧无虑,可是他们却在为了自己的明天奔波,为了自己的生命赛跑,为了自己的誓言逃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