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为何放弃
    就在一行人疑惑间,林中空地方向突然传来“飒飒”的响声,众人举目瞧去,正有一大批怪物向这边冲来,粗粗数去,竟不下百只!

    一时间,众人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精神也有些恍惚,手中的动作也不禁慢了几分,眼中只剩下了那杀气腾腾的大批怪物。

    “跑啊,大家快跑啊”,一向冷静的黄海升也有些惊恐,高声喊道,“大家快往水源方向跑!”

    一群人这才从恍惚中醒过神来,慌慌张张的开始转身逃跑,对面的怪物也不管他们,就那么放任他们逃跑,似乎他们不管怎么做都是徒劳一般。

    这时林中空地的怪物也逐渐进入了扫描范围,宋云凡下意识开启扫描,然后惊恐的喊道:“首领级怪物,那只领头的怪兽是首领级怪物!”刚刚说完,他的脸色便直接变得煞白。

    众人似是有些不信邪,一一向着那只最前面的那只怪物扫去,可是结局证明了一切,他们的脸色一个个变得毫无血色。

    “狂暴鼠人头领(首领):迷雾森林中的强者,是狂暴鼠人的头领,每次出现都带领着大批狂暴鼠人。具备技能:???”

    “等阶不足,只能获取目标部分信息。”

    一行人确定了信息的真实性,这才有些恍然大悟,为什么怪物宁愿遭受攻击也要嘶吼求援,为什么怪物看着他们逃跑却不阻拦,这一切都是因为那群怪物认定了,只要自己的头领到来,他们必死无疑!

    可是现在明白了,又有什么用,他们还是无法阻挡这一切的发生,他们终究都要死在这里。

    绝望的气氛瞬间笼罩在了众人的心头,就连一向胆大的张龙,也是一直身体打颤,牙根紧咬,却说不出一句话。

    一行人中已经有人哭了出来,也有人已经瘫软在了地上,厉战最多的老人也是松开了手,任凭手中的武器砸落在了地上。

    这种情形下,难道还有翻盘的机会么?就算是战斗,也是肯定打不过的吧!打下去还有意义么?不如就这样算了,就这样结束算了。

    杨奇紧紧的看着越来越近的首领级怪物,心中满是不甘,可是那又能怎样?自己又能怎么做呢?难道不甘就可以爆发力量打败首领级怪物么?不能,谁也没有能力改变这结局!

    他转头向林子逸看去,只见林子逸也只是低着头站在那里,毫无动作。至此,杨奇眼中最后一丝光芒也黯淡下去,心中一声长叹,手中的长棍却是不自觉的滑落了下去,当啷当啷的砸落在了地上。

    黄海升听到耳边不时响起的武器落下的声音,脑门上豆大汗珠啪啪的向下落,如同下雨一般。

    他想了一个又一个的办法,却又一一被他否决。不行,不行,还是不行!根本没有办法,根本就没有逃跑的办法,一遍遍的推演最终的结果都是死亡,都是全军覆没!

    他紧紧握着铁棍的手心也开始冒汗,一时不慎,武器竟然脱手滑落到了地上。当啷一声将他惊醒,再抬头,亦是满脸的绝望。

    不只是他,张佩,杨奇,张龙,黄云欣,薛雨,宋云凡,玉柳青,郭松柏,钟于清……每个人的眼中都是绝望。

    难道今天我就要死在这里了么?

    首领级怪物越来越近,可是众人都已经陷入绝望,面色灰暗地呆在原地,不再逃跑。

    林子逸将众人的绝望看在眼中,心中比谁都急,可是他也是毫无办法!先前他为了阻止那只投掷鼠人嘶吼求援,不得已再次震荡了能量长河,使用了能量细流。虽然最后他成功斩杀了那只分队长,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居然不能动了!

    今天他在水边就已经昏迷了一次,众人分析,可能是因为能量长河震荡的次数太多,再加上今天他的心情跌宕起伏太大造成的。就连他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青皮怪对峙,晶石进化,道义冲突,怪猫突袭,队友惨死,心魔纠缠,洗浴偷窥,今天他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心情波动也太大,有些反噬也是正常的。

    但是当时他为了阻止投掷鼠人求援,不惜伤身再次震荡能量长河,果然反噬紧随而来。他刚刚杀死怪物,身体就动弹不得了。虽然这次没有昏迷,但是危险性却丝毫没有减弱。

    面对眼前的诡异场景,他想提醒众人,但是却无能为力,他连话都说不出口。

    紧接着怪物死后的光团进入体内,他有预感,光团可以治愈他的身体,让他重新活动,不过需要时间。

    可是,他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他想要大喊,想让众人快跑,可是他根本张不开口,甚至连头都抬不起来。他听见树林中群怪嘶吼声响起,听见林外回应的嘶吼声响起,听见这片森林突然变的寂静,最后听见了一大批怪物跑来的脚步声。

    他每时每刻都在试图大声喊叫提醒众人,可是一切都是无用功,他甚至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他听到了黄海升的声音,听到了宋云凡的声音,听到了有人哭泣的声音,也听到了武器落地当啷当啷的声音。

    他的心里满是愤怒,你们快跑啊,你们为什么不跑啊!当啷当啷的声音越来越多,他心中的怒火也是越来越盛,快跑啊,不要放弃啊!还没有到最后一刻,你们,你们为什么要放弃啊!

    敌人已经越来越近了,他已经能够很清晰的听到怪物的脚步声了。直到此时,他的满腔愤怒如同高楼大厦般轰然倒塌,剩下的只有悲伤。

    他忽然感觉到自己能够动弹了,可是来不及了,一切都来不及了,这个距离,没有人能够逃得了。

    他抬起头,看着这个尚未攻击,便把众人心防击溃不战自降的首领级鼠人。它没有三头六臂,也没有身高十丈,它甚至还没有自己高。

    它没有像其他的小怪那样看见敌人便加速冲来,只是慢慢的踱步前进。可是它每一次落下脚步,明明是踩在了地上,却更像是落在了众人的身上,落在了众人的心上,将众人的自信一脚踩得稀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