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群女河中浴,君子岸上观(中)
    众人说罢,林子逸再度坐下思考着更加合适的方法。变得愤怒,就可以使能量流震荡分化,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心神激荡就可以使能量流震荡分化。巨大的情绪波动,如愤怒,只是可以刺激心神的激荡罢了。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试着模拟心神的激荡,以此来替代情绪的巨大变动呢?他静静的思索着,并开始尝试模拟心神激荡。

    片刻之后,他无奈的放弃了,他都不知道心神到底在哪,也就谈不上模拟了。那么,换一个思路,我直接震荡能量流,不知道可不可以?

    这个思路刚被想到,他便是眼前一亮。没错!我虽然不能改变整股能量流的流向,但是我可以震荡能量流,使其分化出小股支流为我所用。想到这里,他立刻就开始试验了起来。

    能量流缓缓向前流动,林子逸试着在左边敲了一下,能量流岿然不动,然后他又在右边敲了一下,能量流依旧如山静止。林子逸也不气馁,一左一右接连不断的敲动起来,而随着他敲击次数的增多,这股能量流也开始晃动起来,虽然幅度依然不大,但是这却表明了,林子逸的方法的确是有用的。

    于是他更加兴奋地敲击起来。“咚咚咚咚咚”,敲击声回响在林子逸体内,韵味悠长,能量流也是震动的越来越厉害。“啪”,一颗能量水滴终于忍受不了这种震荡,溅射了出来,但是下一刻便再次落回去了。

    有戏!林子逸看到这一幕,更加急促的敲击起来,能量流震荡的越来越厉害,一颗颗水滴如同弹豆般飞起,落下。飞起来的水滴越来越多,能量流的震荡也越来激烈。终于,一小股水流被激发了出来,直直的飞了出来。林子逸连忙记住敲击的频率,然后又控制这这支细流运转。

    林子逸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奋,自己终于成功的激发出了能量细流,大大提升了自己的实际战力。接下来只要按照这个频率去震击能量流,并且不断试验,优化缩短激发细流,缩短时间就可以了!剩下的就是辛苦练习了,重复性工作而已,并不用这般劳神了。

    林子逸牵引着这股刚刚激发出来的能量细流来回游走,试着增强对其的控制力。能量细流逐渐被引动到了眼窝附近,他索性便停了下来。

    “轰”脑海之中一声炸响,林子逸只觉得眼前一晃,仿佛打开了一个新世界一般。眼前的一切都是纤毫毕现,,自己能够清清楚楚看到地上的枯枝碎叶,甚至能看清上面的每一根脉络。再往前看,那个被自己一拳轰出的大坑也是清晰异常,自己还可以看道里面土砾的滚动。

    举目望去,前方的林木也是清晰无比,上方的茂密枝叶也是摇摇摆摆,尽收眼底。

    等等!

    那是什么?

    那是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水中还有着银灰色的鱼儿来回游荡,河底的鹅卵石也是清晰可见。五颜六色的鹅卵石上是一双双赤洁的双脚,再往上看,竟是一具具白花花的鲜活**。

    是正在洗澡的薛雨他们!

    林子逸心脏砰砰直跳,看一眼不要紧的吧,反正别人也看不见……更何况,我也算是监视周围情况,保护她们的安全了。恬不知耻的林子逸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偷窥的理由,然后便正大光明的偷看起来。

    河面之上,群女正在嬉戏,撩着水花相互泼去,说着笑着,闹个不停,却不知眼前的一切全被某个色狼偷看了去。

    一群女人之中,要说身材,那绝对是首推薛雨,直到现在林子逸都记得她的极品三围:92/60/88!极品的身材搭配上她已然恢复的面容和银白色的及肩长发,简直如同女神下凡一般,诱人遐思。

    薛雨的脸颊有些泛红,似是不太习惯和这么多人一起洗浴。她撩起一簇水,轻轻地向着自己的肩膀洒去,清澈的水流打在嫩滑的皮肤上,一一被弹开,又一一汇聚在一起,顺着裸背流了下去。然后她偷偷的向四周看了看,趁着众人不注意,又是掬起一捧水洒在了自己的胸口,轻轻地揉搓,洗净。水流冲击在胸口,汇聚,一部分顺着深深的沟壑流淌着,另一部分却是直直冲上了顶峰,把胸衣都打湿了,然后在ru峰凝聚起一滴滴透明的水晶,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

    “哗”一股清流突然打在了薛雨的脸上,吓得她不禁向后一跳,胸前的两只白兔也跟着抖啊抖得,颤个不停。薛雨渐渐的回过神,却只看到前面的玉柳青正捂着嘴咯咯直笑,哪里还不明白刚才是这个小妮子在戏弄她。于是冷哼一声,脸上升起丝丝羞红,柔荑掬起一捧水,嘴角一弯便向着娇小的玉柳青洒去。

    玉柳青还在那里眯眼笑个不停,根本来不及反应,直接被水流打中,激的她直接娇躯一颤,抚胸狂呼。她的ru房并不大,一只手便可以握住,但却显得很是玲珑精致,和她本人一样。她的皮肤也是众女之中最白皙的一个,搭配上她精致的身躯,竟有一丝萝莉的玲珑美感。玉柳青被薛雨偷袭成功,气鼓鼓的嘟起小嘴,不甘心的想要再次撩水作战,可是却打偏了方向,洒到了一旁的张佩身上。

    张佩的皮肤呈微褐色,细细看去还能看到沙滩泳衣的痕迹,此时的她正闭着眼睛站在水中,沐浴着阳光,享受着这难得的河水洗浴。和煦的日光照射在她**的躯体上,暖暖的,仿佛整个人都软化了一般,可是下半身的冰凉却又沁入心脾,这冰热交替的感觉痛快的她直想呻吟出声。

    突然,一股冰凉的水流打在她温热的胸衣上,直接将她惊醒。硕大的ru房连连甩动,想要将这股冰凉去除,冰冷的水滴纷纷被甩了出来,在空中折射出七彩的光芒,然后滴落水面消失不见。张佩懊恼的睁开眼,却只见到玉柳青一脸错愕的捂着嘴,似乎是在解释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