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抽你一嘴巴子,你信不信
    放眼望去,众人都是受伤惨重,郭松柏的右腿被穿了个洞,杨奇的左臂被划出一道裂口,黄云欣的胸口被划伤,宋云凡的背上被偷袭,有一道道伤痕……就连张龙也是受伤不浅,整个上衣被撕的粉碎,胸膛背后满是伤口。本来他也是直接找上了一只老猫司机,然后被4只巡林猫突袭,一时间根本没法还手,更何况他强于力量弱于速度,每次反击都被轻巧躲开,让他气恼不已。

    这场将近3分钟的战斗,最终以巡林猫的败退,众人的重伤险胜告终。时间不长,但是却异常惊险。不过也幸亏林子逸惊走了怪猫,不然除了林子逸,估计他们谁都活不了。

    整片林地的地面上洒满了怪物和人类的尸体,还有四处可见的断肢残骸,红的、绿的血液混杂在一起,将整片林地染得一片污浊。林子逸看着林地上的十几具怪猫尸体和9具人类的尸体,也是默默无言。生命的脆弱,在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了,列车的失事,让他们死掉了一半人,青皮怪的袭击,又是减员近百,随后的医治无效,救援失当,直接让他们剩下了如今区区200多人。

    本来林子逸认为自己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习惯了这种死亡,但是,直到现在他才明白,自己从来就没有习惯。一直以来,他都是在强迫自己,强迫自己忘掉过去安静祥和的日子,强迫自己接受这个世界的残破法则,强迫自己融入这个世界的冷酷无情。可是自己从来就不是一个冷血的人,从来不是!那种亲眼看着队友亲人倒下而无动于衷的人,自己,自己真的做不到啊!

    眼睁睁的看到自己朝夕相处的战友一个个倒下,眼睁睁的看着眼前自己的队友死在自己的面前,眼睁睁的看着队友死前望向他的绝望眼神,可是自己却是无能为力,毫无办法!

    如果,我能再强一点……

    如果,我能早点控制能量流……

    如果,我能早点发现敌人……

    ……

    他们,他们就不用死了啊!

    林子逸跪坐在队友的尸体前,眼泪却是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都是我不够强,所以才害死了他们!都是我不够警醒,才会被人伏击!都是我的错呀!

    林地之上,林子逸把头栽倒地上,双手捂面,嚎啕不已,“都是我的错呀!如果我能早一点发现敌人,他们,他们根本就不会死的!都是我的错啊!”

    呜咽之声回荡在林间,林中众人也都是面色惨然。

    薛雨走到林子逸旁边,缓缓将他的头揽在怀里,轻轻的拍打着他的后背,柔声安慰道:“好了,你已经帮了我们很多了,如果不是你及时赶走了怪物,今天我们都会死在这里。”说着说着,自己也是哭了起来。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他们不会死的……”林子逸抬起头,满脸都是泪痕,双眼无神,口中也是一直喃喃自语。

    张佩、黄海升对视一眼,齐齐叹了口气,终究还只是个半大孩子。他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把所有的过错全部揽到了自己身上,其实这一切都不怪他的,他只是压抑的太久了。

    初来异世的惊吓,初遇怪物的恐慌,独对精英的绝望,遭遇首领的胆怯,这些负面的情绪他并不是没有,只是这些东西都被他死死压住,紧紧的放在心底,不露分毫。可是此时遭遇怪物突袭,队友大片死亡,而他却束手无策,心房的失控一下子将他的那些负面情绪全部引动,齐齐喷发了出来,再也抑制不住。

    “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他们不会死的……”泪水如同决堤般顺着林子逸的脸颊滑落,将他和薛雨的衣服都打湿了,他的双眼依旧无神,口中也是喃喃不休。

    这时众人终于感觉到有些不对,再看林子逸双目无神,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口中还不停的念叨着什么,自然是明白了他这是魔怔了,也就是在短时间内的受到的情绪冲击太大,导致有些神志不清,如果不赶紧让他清醒过来,以后就这么疯了也说不定。

    张龙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直接就是揪住林子逸,上来就是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啪”,一声耳光声响起,“你没错,他们也不是因为你才死的!你已经尽力了!知不知道!你已经很努力了,你救了我们剩下的所有人!知不知道!快醒过来!”张龙的声音不断地回响在林子逸的脑海里。

    “我没错?我已经很努力了?我救了你们所有人?”

    林子逸渐渐回神,眼睛也逐渐清明起来。看着眼前围了一圈的人,他终于想起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不由得老脸一红,“让大家见笑了。到最后,也还是没压住……”

    众人倒是也没有谁笑他,也没有人能笑的出来。

    “唉呦,”刚说完一句话的林子逸连忙捂住自己的脸,“我的脸怎么肿起来了,说句话都疼。唉呦,碰碰也疼。”

    众人齐齐看向张龙,张龙嘿嘿一笑,“太久没用这招,没控制好力度。”偏偏林子逸还真不好说什么……

    一场闹剧结束,众人重新看着这满地的尸骸,喟然无语。“我们,把他们埋了吧。”一向忠厚的郭松柏自是不忍心自己的战友抛尸荒野,被野兽所食。

    众人同意,合力挖出一个大坑,将队友的尸骸放了进去,再度掩埋。

    等到这一切完成,众人的伤也已经好了大半,时间也已经约莫中午了。众人再次聚作一团,商议接下来的行程。

    “看来,今天又要无功而返了。”张佩皱眉,心中也是烦躁不已。

    “不然,我们继续走下去,接着找?”钟于清提议。

    黄海升断然拒绝道:“不行,如果什么都找不到,我们太阳落下之前就回不到营地了,落日之后的森林太危险了。”

    “嘘!”林子逸突然出声,“你们不要说话,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众人齐齐闭口,连喘气都刻意放轻,避免吵到他。

    林子逸闭上眼睛,细细倾听,一丝丝声响渐渐进入到了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