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局势危急
    张龙心中郁气稍解,看着怪物瘫软在地的尸身,不敢多做停留,急匆匆扑向卢云志。他的心里很明白,这次战斗的关键就在于他和林子逸,林子逸必须要死死缠住精英小队长,而自己则是快速游走全场,解救陷入纠缠中的众人。

    黄海升、张佩和杨奇都是单独面对两个怪物,自己一时也拿不下,而新人那边即便帮他们脱困也没什么用,现在能做的就是快速帮卢云志、薛雨和黄云欣三人解决怪物,分出人手帮林子逸。

    略一思忖,张龙便加入卢云志的战圈。此时,卢云志和怪物还在有来有往的纠缠,张龙顾不得那么多,趁着怪物抬起一爪攻向卢云志的空档,一棍打在怪物的前腿腿根处,呼啸的风声带着巨大的力量砸在了怪物腿上,怪物的前腿腿骨明显错位。

    怪物哀嚎一声,想要后撤躲避,可是原本与它对打的卢云志哪里肯放过这样的好机会,棍影连闪,如开山般砸在了怪物的前胸。怪物不敌,被整个掀飞空中,然后又四脚朝天摔落在了地上,将地面砸出了一个深深地大坑。

    还未等它重新站起,张卢二人早就冲了过来,3根铁棍齐齐的砸落在了怪物的胸腹之间。顿时,怪物胸口被砸出一个大坑,血肉横飞,绿血四处溅射,转眼间便一命呜呼了。

    张龙抹了一把溅在脸上的绿血,呸了一声,旋即对卢云志说道:“你去帮黄云欣,我去帮薛雨,快速解决战斗。”说完便脚下加速,急冲黄云欣而去。卢云志也是应了一声,迅速跑向薛雨。

    张龙的游走救援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只要他再将薛雨和黄云欣二人解救出来,就可以为这场战斗建立起一点微弱的优势。想到这里,张龙也是松快了不少。可是,就在这时,一声哀嚎响起。

    张龙打眼一望,是一个新人被怪物利爪拦腰切断。看他的身姿,显然是想冒险杀死怪物。我艹,真是脑子有坑,这力量是那么好拿的么?突变的情况,让他心中怒骂不已,不知又要浪费多少时间。真是蠢货!

    可是又不能放着不管,否则这只怪物绝对有打破此时脆弱平衡的实力。张龙急转身形,冲着那只怪物奔去。

    “你们不用管,继续打,这只我来解决”,张龙一声大吼,让众人安心,末了又加上一句,“新人拖住就好,不要冒进。”

    不提那边张龙火烧火燎的来回救场,林子逸是越来越困难。刚才起身后林子逸便不再与怪物直接接触,只是一直闪避着怪物的攻击。

    左闪右避,后退转身,怪物的爪尖也是屡屡从他的眼前,胸口划过,确是次次不能建功,气的怪物嘶吼不已。

    最危急的一次是怪物左爪假装攻向他的眼睛,实际上却是右爪发力抓向他的胸口,可是当时他已经持棍挡住了左爪,旧力已去新力未生,只能向后连退几步,却听见“砰”的一声响起,林子逸后背紧紧地贴在了树上。遭了!

    此时小队长右爪划破长空,已然攻到,眼看就要将他钉在树上。林子逸来不及多想,连忙绕树转身,嗤啦一声,怪物爪尖划破他的外套,在他的胸口割出一道大口子。然后速度不减的尖爪刺向树身,直接把树身抓出一个大洞,木屑横飞,四处迸射。

    林子逸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从右胸裂到左腹,汩汩的向外涌动着鲜血,转瞬便将他的衣衫染得通红。他不敢大意,连忙用手捏住伤口,减缓血液的流出,可是一只手掌怎么能盖的全整道伤口,很快,他的手掌也是血红一片。

    他一手覆胸,一手持棍,静静地等待着自己远超常人的恢复力治愈伤口。这伤势看着骇人无比,血流如注,其实都只是皮外伤罢了。既没有伤筋动骨,也没有断手断脚,只是稍微影响他的行动力。

    远处不时观察着林子逸状况的众人也是心中一紧,既为林子逸担忧,也为接下来的局势担忧,林子逸受伤了,可是眼下的战局却还在纠缠之中,接下来该由谁去挡住小队长如山如海般的狂野攻击呢?正这般想着,却见林子逸身子一正,左手覆胸,右手持棍,向着小队长奔去。

    这是不要命了么?众人看着他被血液浸湿的外套,又看着他急步冲向小队长的身影,心中有些发堵,似有什么东西在疯狂的生长,长到双腿,漫过胸腹,穿过鼻喉,突破了头皮的限制,直冲天际!

    众人全都疯了,用自己最大的力量不管不顾地攻向敌人,再也不留余手。

    “啊啊啊啊啊啊~~~”就连最是柔柔弱弱的薛雨,都不禁发出了一声疯魔般的呐喊,疯狂的挥舞着手中的铁棍,全力砸在了青皮怪的身上。

    黄海升、张佩和杨奇三人更是心中憋闷无比,被两只青皮怪死死纠缠住的他们有力使不出,还要不时拉住怪物,不让他们乱跑。眼看着林子逸一次比一次受伤严重,确是毫无解救之力。

    张龙也是喉头发紧,眼圈发红,却不再说话,只是挥舞着手中的棒子,一下重似一下。

    卢云志、黄云欣两人正在攻击同一只怪物,两人对视一眼,默默无语,只是手中都加快了攻势。

    宋云凡、马翔等新人虽然也是心中着急,但是却不敢发力攻击,因为他们都深知自己不是对面怪物的对手。贸贸然出手攻击只会让局势变得更糟,万一不幸失手,自己殒命不说,还会连累其他人。

    没有人敢赌,哪怕场面中多出一只自由的青皮怪,整场战局就会有如江水般急转直下,滑落到全军覆没的深渊。

    不过,此时的林子逸并没有想那么多,他的任务只有一个,缠住,死死地将对面的怪物缠住。所以当他捂着伤口看到对面的小队长似乎有离开的迹象时,再也顾不得许多,一手遮盖伤口,一手拿着铁棍,朝着小队长便扑了上去。

    他越是受伤,越是冷静,头脑中也开始清明起来。不可力敌,只能靠着敏捷的速度和反应力闪避,才有可能把怪物留在这里。

    小队长见到对面的敌人满身都是鲜血,心中微微得意,能躲又能怎样?还不是被我抓的满身是血。不过又见他如此不识抬举,一而再再而三的戏弄自己,却又是气不过,一声虎吼便要挥爪攻去,誓要将敌人毙命爪下!

    凌厉的爪子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三指指尖带着刺耳的箭鸣声攻向林子逸。

    林子逸不敢托大,稍稍撤步挥动铁棍挡住了眼前,“砰”的一声,虽然从棍子上反弹回来的力量不大,但也还是将他稍微愈合的伤口震裂开来,鲜血再一次涌动出来,穿过手指间的缝隙噗噗的往外冒。

    怪物小队长自是看出了他已然受伤,更是高兴的仰天狂嚎一声,一爪强过一爪,如惊涛骇浪般连连攻击,毫不停歇,俨然是一副趁他病要他命的架势。

    小队长如此强势的攻击,林子逸哪里吃得消,当真是如同螳臂当车一般,被碾压的毫无还手之力。他佝偻着身子,左手也不再捂着伤口,只是双手举着铁棍,勉力的挡住小队长凶狠残暴的连续攻击。

    此时的林子逸,就如同独自驾驶着一条可怜的小舢板,穿行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风起云涌,海上的浪头一个接连一个的砸落在他的小舢板上,他的舢板随着海水的涌动左右摇晃,晃动不已,眼看着就要沉没。

    虽然他挡住了攻击,但是怪物的怪力确无法抵挡。重逾千斤的怪力从铁棒上传来,将他的双臂震得发麻不说,还将他的伤口进一步扩大,伤势进一步加重。

    林子逸心知,自己已然快要撑不住了,自己的力气越来越微弱,每次都只是将将挡住怪物的攻击,却拿那股巨力毫无办法。很快,自己就会连怪物的攻击也挡不住,然后死在这里。

    小队长的力量仿佛没有尽头一般,一直保持着最初的速度丝毫没有减缓。配合着巨大的力量一爪接连一爪的攻向面前佝偻的身躯。又是一记重爪攻出,而此时的林子逸眼神分散,竟然是在这凶险的战斗中分神!

    果不其然,“咔嚓”一声,战场失神的林子逸被怪物击中,整个左臂骨头碎裂,连人带棍也摔落一旁。

    林子逸呀林子逸,是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敢在战斗中走神?当真以为自己很厉害么?他趴在地上,对于自己刚才的举动,满是不甘和恼怒。

    你难道忘了自己第一次战斗的教训了么?冷静,坚持,决不放弃!坚持,在坚持一下,只要他们分出手来,我们就可以赢了。冷静,保持冷静,不管情况多么危急,都不能慌。

    林子逸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右手用铁棍拄着地面,左臂无力的耷拉在一旁。他看着前面毫发无伤的小队长,忽的放声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