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这是哪里
    第二章这是哪里

    “啊~~”

    “怎么回事?”

    车厢猛地抖动起来,所有人都猝不及防,车厢过道中来回行走的众人再也站不稳,手中的水瓶也摔在了地上,运气好点的还能抓住床铺边的扶梯,运气不好的就直接倒在了地上。

    林子逸双手紧紧床边的柱子,整个身体随着车厢的晃动如筛般抖动。对面的圆脸女孩也想抓住柱子,可惜距离太远根本抓不住,这时又是一阵晃动,圆脸女孩防备不及,一头撞在车厢壁上。

    “到底怎么了?”

    “我艹,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会这样?”

    车厢里面一片混乱,咒骂的,询问的,倒在地上的,勉强支撑柱身子的,每个人都在努力的拯救自己。这时,又是“轰隆”一声,一阵爆炸般的巨响传来,车厢里的所有人只觉得有人在自己的头上狠狠打了一锤,满眼都是星星,整列火车都被震得旋转着飞向空中。

    所有人的努力顿时化为灰烬,原本还能支撑柱身子的众人,也是纷纷四散倒去。林子逸只觉得一股大力扑来,左手再也抓不住柱子,整个人狠狠地打在了墙上,发出咚的一声。

    旁边一个原本倒在地上的小男孩更是直接横飞了起来,在巨大的冲击力下,整个身体狠狠地撞在了车厢的玻璃上,刺眼的鲜血溅射出来,在玻璃上作出一副动人心魄的血腥图画。

    红色雾海中,雾气翻搅不定,如同钢铁巨兽的列车,此时就像是软弱无力的蚂蚁,被一只看不见的巨手随意拨弄着,翻滚着,天地之间轰鸣之声不断,响彻山林。

    右手紧紧抓着柱子的林子逸,一阵阵的头晕眼花,犹如过山车一般,一会头在上边,一会脚在上边。而车厢里的众人也是来回颠倒,再也分不清自己在哪里。

    “砰”“咚”一声声巨响从天地之间传来,车厢再一次翻滚了起来。林子逸再也抓不住柱子,整个人被甩飞出了隔间,狠狠的撞在了一名女子的身上,还没等他缓过神,便又一头撞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上,随后的接连撞击更是让他头晕眼花,彻底迷失。

    旋转,翻滚,撞击,林子逸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到“咚”的一声巨响,车厢猛烈的震动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整个人才停了下来。随即便是一股呕吐感涌上鼻头,再也压抑不住。

    林子逸张大嘴巴,贪婪的呼吸着劫后的空气,血液的腥味,呕吐物的酸臭,还有一股不知何处飘来的香甜萦绕鼻尖。抬头望去,四周到处都是鲜血,原本白色的车壁也被抓出一道道血痕。哭喊声,呻吟声,咒骂声,轰鸣声不绝于耳,吵得林子逸心烦意乱。

    林子逸拼命的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是四周都是惊慌的人群,他刚刚爬起来,却又被人一脚踩下去,他也没空咒骂了,只是挣扎这再度爬起来。

    所有人都在惊恐的叫着,嚷着,拼命的喊着,没有人去理会自己的脚底下是地面还是人,只要是能让他们向前再走一步的东西,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踩下去。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赶紧站起来,趁着还有力气,逃,赶紧逃出这里,逃出这炼狱般的车厢。

    林子逸抹了一把脸上的血,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他向四周看了看,简单的分辨下方向。

    整节车厢都已经扭曲了,前方十几米处的车皮裂出了一道巨大的口子,前面的人流正在从那道裂口疯狂的推挤过去。

    还有一些人更是急迫,直接从碎裂的窗口爬了出去,反正也是钢化玻璃,倒也不会再度划伤。

    从狭长闭塞的车厢逃出来,整个人的视野豁然开朗。原本包裹着整辆列车的玫红色雾气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依稀还可以见到远处连绵不绝的山脉。

    林子逸等人所在的地方的地方刚好是一片林中空地,失事的列车已破损的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在林中空地上散落成7、8块,有侧翻的,也有底朝天的,甚至还有几个半截车厢竖在那里。

    阳光穿过树林,在空地上洒下点点光辉,沐浴在阳光中,林子逸觉得自己的抑郁心情被驱散不少。

    “不对,怎么会有阳光,如果没记错的话,我做上火车时是18:58,火车开动甚至连TJ都没到,怎会直接到白天?”林子逸越想越害怕,赶紧掏出手机,上面明明显示着00:03,无信号。

    显然,那3分钟还是刚才才走的,林子逸又试着打了个电话,嘟嘟嘟的声音传来,果然打不通。此时,林子逸只觉得浑身冰凉,原本温暖的阳光也变得诡异起来。

    到底怎么一回事,林子逸很是疑惑。首先是大雾,然后雾气变红,接着穿过一层膜一样的东西,最后火车失事,到了这鬼一般的地方。难道这里已经不是地球了?那么这里又是哪里?林子逸只觉得原本有些平静的脑袋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还有没有有力气的,快过来救人啊”一个男子高声喊道。

    林子逸回头看去,只见各大车厢裂口处的人已经没人出来了。一节节断裂的车厢混杂着破裂的车皮到处都是。一个黑衣男子正站在一堆火车残骸前招呼人手,似乎时下面埋着一个人。此刻听到他的呼喊,还有些余力的人似乎也回过神,纷纷站起身来,开始主动组织救援。

    “过来一个,帮把手。”

    “这里也有人!”

    “再来一个。”

    林子逸摸了摸自己的身上,并没有发现什么伤口,脑袋上的血也不是自己的。只是头还是隐隐作痛,估计是撞的有些轻微脑震荡,不过也还可以忍受,毕竟这么大的事故,他已经算是幸运的了。

    感觉并无大碍,林子逸便朝一处人数颇少的救援现场走去。穿过车厢裂口走进车厢,就见到一个白色衬衣男子正在扶持着一个颇为凄惨,腿部有伤的女子。

    男子的白色衬衣上一半红一半白,不过看其神情似乎血并不是他的,他把那女子的一只胳膊绕过来搭在自己肩膀上,一只手把在女子腰间,正对着自己走来。

    “给你,里面还有一个”白衬衣男子说道。

    林子逸随口应下,赶紧照原样接过来,扶持着女子向外走。

    狭长的白色车厢,两边的墙壁布满星星红点,林子逸扶持着这个不知名的女子艰难前行。女子硕大的***紧紧的摩擦着他的胸口,蹭的他一阵发麻,不过林子逸的心中却生不起一丝绮念。这满目的鲜血代表着多少鲜活的生命?这满地的疮痍又该问责何人?

    林子逸将女子运送到外面的草地上,正在不知如何是好时,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拿着纱布走了过来。“交给我吧,我来,把她放到地上就行了。”

    是她!那个曾经在检票口见过的漂亮女孩子,她也活下来了。林子逸定睛看去,这个女孩子似乎没受太大伤,只是脸上有些脏,毛线衣也有些破损沾血,露出一大片水嫩白皙的皮肤。

    “好的”林子逸将受伤女子轻轻的放倒在地,然后看了一眼这个毛线衣女孩,又继续开始救人大业。

    此时的林中空地上来来回回的全是人,不时有人从车厢或残骸中救人出来,这时,便会有人接应上去包扎伤口。

    每个人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救人,只希望能够将这场灾难的危害降至最低。当然,也有人既没受伤也没救人,只是在那里骂骂咧咧,人们只做不见。

    呻吟声,哭喊声,咒骂声响彻空地,林子逸穿行其中,不敢丝毫懈怠。

    “那是什么?”

    “快跑!”

    惊呼四起。又有什么变故么?林子逸透过车窗向外看,只见车厢前方的树林正有一群半人高的怪物跑出来。

    这些怪物大大的头颅,浑身**,皮肤青中透绿,身后一条尾巴拖曳在地。怪物四脚着地向着火车扑来,高声嘶喊,口中垂涎,显得无比凶恶。

    “怪物啊,吃人啦!”

    “救命啊!”

    一个本就受伤倒在地上的中年妇女躲闪不及,被一只怪物扑倒在地,张口便咬,硬生生的将女子的一条胳膊撕了下来。女子失口痛呼,竟是直接昏了过去。

    原本在车厢前停留的人们,纷纷起身向后跑去,谁也不敢在此多做停留,就连林子逸救的那名伤腿女子,也是挣扎着向后爬去。

    混乱的人群四散逃开,有逃到两边的,还有就近躲进车厢的,也有直接越过车厢直接跑到后边森林的,竟无一人敢于直面这陌生而又不知深浅的怪物。

    这时,也有十几个人跑进了林子逸所在的车厢,车厢中原有的一个眼镜男子害怕的呼喊起来,“快…快出去,你们会把怪物引进来的。”说着便要把人推出去。

    “进…进来了,怪物进来了”刚进来的人群中有人颤抖着喊道。

    林子逸赶紧回头,却看到一个青皮怪物正蹲在窗边的台子上,作势向他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