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0章 只手压海棠(五)
    第599章只手压海棠(五更了,求推荐票打赏,作者君才有动力啊!)

    “啪——”

    只听一声响,肖广军整个人被打的懵逼了。

    他伸手捂着火辣辣生疼的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吴光耀,心里一阵惊惧,颤声说道:

    “吴哥……你咋为了一个小屁孩打我啊?咱们前几天还一起喝过酒呢?你忘……”

    然而,肖广军话还没说完,左脸就迎来了又一道耳光。

    “啪——”

    这一道耳光的响声更大,肖广军的脸直接被抽的肿胀起来,如同猪头一般,很是滑稽。

    这让他的儿子肖胜阳是满脸的惊愕,想不到风光无限的老爸竟然在人家面前如同孙子一样,被接连打了两巴掌,还不敢还手,这让他觉的比打在自己脸上还疼。

    肖胜阳看看自己的老爸,再看看微眯着眼睛,身上隐隐散发着嚣张跋扈之气的王小飞,心里是百思不得其解。

    他想不明白,前几天还是一个任人欺负的渣渣学生,为什么今天突然变的这么反常了。

    竟然连堂堂帝豪酒店的幕后大老板都要跪舔他,而且,看那样子,竟然还十分畏惧王小飞。

    ‘难道这王小飞隐藏了身份,事实上,他是某个只手遮天的大家族子弟?可是看起来不像啊,他之前明明很渣渣的,哪个大家族子弟会将是那种窝囊样子?’

    肖胜阳心里一阵猜疑,越猜疑,心里越加疑惑。

    吴光耀打完肖广军一巴掌之后,叱骂道:

    “我草尼玛的——谁认识你这个狗/东西了?谁他么跟你这种狗/东西喝酒了?啊?说话能不能长点心啊?”

    “吴哥?到底怎么了啊?”肖广军心里一阵疑惑。

    “你他么快过来跪下,要不然,你今天死定了。”吴光耀说道。

    肖广军被吴光耀如同拉狗一样强行拉过来,跪在了王小飞面前,心里却是更加疑惑了,问道:

    “吴哥……这小子是你亲戚吗?”

    “滚你么的……怎么说话呢?没听到我刚刚喊王先生爸爸了吗?你得喊他爷爷才行。”

    吴光耀说着,就伸手摁着肖广军的脑袋,往地上按了下去。

    “等一下,吴哥……你要我磕头……我也得磕个明白啊?他到底是谁啊?你怎么这么惧怕他?”肖广军抬着头问道。

    “好吧……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好了……”

    吴光耀看着肖广军,大声说道:

    “王先生那可是手眼通天的武学奇才……只手压海棠的神级人物……是你这种渣渣永远也不可能高攀的起的武学宗师!”

    “啊?武学宗师?神级人物?武学奇才?”

    肖广军一瞬间有些懵逼了,这些只有在武侠片中才会遇到的词汇,竟然从一个江湖大佬的口中一个接一个蹦了出来,这让他心里别提有多么震惊了。

    “吴哥……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可别唬我?”肖广军瞪着眼睛,将信将疑的问道。

    肖广军毕竟是一个现代人,平时见过的世面也多,知道很多号称学了真功夫的人,那都是骗人的玩意,所以,他压根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武学宗师这类存在。

    “放肆——敢怀疑宗师的实力,你简直是不知死活啊!信不信我立刻将你弄死在这里?”

    吴光耀知道王小飞实力有多么强大,所以,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以及对王小飞的忠心。

    他立刻让身后的两个彪形大汉摁住了肖广军,接着,就从腰间拔出短刀,准备刺向肖广军的脖颈。

    “爸爸——”肖胜阳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

    而肖广军更是吓的浑身冒出了冷汗,全身颤抖不休,差点就吓尿了。

    “等一下!”

    王小飞突然伸手制止了吴光耀。

    “王先生——怎么了?难道让我饶了这狗/东西的命?”吴光耀疑惑的问道。

    “不——我从今以后,不想再看到他了。”王小飞淡然说道。

    吴光耀心里一惊,试探着问道:“那王先生的意思……”

    “没事……你不用猜疑了……其实很简单……我只是想让他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

    王小飞说完,就伸出了右手,接着,将早已弯曲的食指,突然如同弹弹珠一样,朝着肖广军弹了过去。

    “嗡——”

    随着一声响,王小飞的右手食指上,竟然射出了一道白色光晕,在空气中形成了一道白线,最终射到了肖广军膝盖上。

    “咔嚓——”

    肖广军的右腿支撑不住,整个人直接跪爬在了王小飞面前,如同死狗一样趴在了地上。

    周围的人吓懵了,发出了一道道惊叹声。

    “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气功吗?竟然能够距离这么远,就可以伤到人,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这哪里是气功那么简单啊?这分明就是传说中修道之人才会使用的驭气化剑的仙人手段啊。”

    众人议论纷纷,对于王小飞的手段,是越来越震惊了。

    “咝——”

    肖广军毕竟是个在道上拼杀出来的,硬是在这种时候,没有痛呼出声,反而用手强撑着爬了起来,悲凉一笑,看着王小飞说道:

    “我肖广军纵横长安十余年,今日却瞎了眼,惹恼了宗师大人,实在是该死。”

    “哼——”

    王小飞看着肖广军发出了一声冷哼,说道:“你确实该死!”

    “没错——我该死!”

    肖广军点了点头,说道:“我不该惹恼宗师大人你,我哪怕死一千次一万次都不足惜,只是,我那儿子才十几岁,正是人生刚刚开始的时候。”

    “所以,我只求宗师大人看在我如此认错的份上,饶了我那可怜的儿子!放他一条生路!只有这样,我才能死的瞑目啊。”

    众人听着肖广军护子心切的话语,竟然被感染到了,纷纷感受到了那份悲凉。

    然而,王小飞却是看着肖广军,冷声道:

    “少他么废话了,你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格吗?”

    “你……你说什么?”肖广军一愣,脸都涨红了。

    王小飞一字一顿道:“你这种蝼蚁的性命,在我眼里根本就不值一提,我随手就可以杀死,竟然还敢跟我谈条件?就你也配?”

    “啊——”

    肖广军瞬间暴怒了,没想到他纵横长安市数十年,竟然落到了这种下场。

    被一个黄毛小儿侮辱也就罢了,没想到用自己的老命换自己儿子的平安也不行,这让他只觉自己简直被糟践到了极点。

    在这一刻,他恨不得拼尽一切杀了王小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