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9章 又要拿三杀
    “啊——小飞——别——我现在还不行!”

    褚梦彤赶紧倒缩着身体,躲开了王小飞的手掌。

    “怎么了?我们都被逼入绝境了,何不趁此机会欢快一场?”

    王小飞之前就被褚梦彤的身体勾起了体内邪火,此刻再次遇到她,怎么还能忍耐的住?

    当下,王小飞伸手又抓向了褚梦彤的身体下面。

    “不行啊——小飞——昨晚上我可是第一次,现在还……还疼着呢!就算今天要死了,我也没办法与你一起……一起那样了!”

    王小飞虽然看不到褚梦彤的脸,但是听她略带颤音的话语,也是能听出来,她此刻的脸颊绝对很红,应该红的都快滴血了。

    “算了,我不碰你那儿了,让我抱一抱你好不好?”

    王小飞说着,就在黑暗中将褚梦彤那散发着温热的身体再次揽入怀中,寻到她的嘴,吻了上去。

    然而,王小飞都打算将她吻一下就算了,但是没想到,褚梦彤被自己吻了一会儿竟然动情了。

    “簌——”

    只听一声响,王小飞就感觉到褚梦彤的双肩上已经光光的,没有衣服遮挡了。

    紧接着,王小飞就感觉到一双纤巧的手摸到了自己的裤腰带上。

    “砰——”

    随着裤腰带板头的声音响起,王小飞体内的热血再次奔涌起来。

    “终于,终于可以舒服舒服了!”王小飞心里一阵开心。

    ……

    “咦?什么声音?”

    黑暗中,正守在门口的柳芙兰突然听到房间里面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喘息声,这让她很郁闷。

    “我过去看看,怎么回事?”柳芙兰说着,就站起身要往后面走。

    “嗳——等一下小队长,还是我去吧,她们两人都是我的好朋友,我去比较方便。”

    李新苗也听到这喘息声了,但是她没有往别处想,毕竟,在她看来,身处危险之中,怎么可能还会干那事?

    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王小飞和褚梦彤的确是干那事,那可就让柳芙兰完全知道了。

    也是因此,向来不主动冒头的李新苗却是在这时候抢在了柳芙兰前面,向里面走去。

    “那你小心点。”柳芙兰说完,再次看向了大铁门。

    李新苗摸着黑,循着已经被压低到了极其微弱的声音,向后慢慢走去。

    李新苗走着走着,伸手不断向前摸着,不过就在这时候,前面的喘息声却是停歇了下来。

    “啪——”

    李新苗伸手随意的摸着,突然就被人给握住了手,接着,有人问道:

    “你是谁?”

    “我是新苗啊?小飞,是你吗?”李新苗问道。

    “哈哈——当然是我。”

    随着一阵笑声,李新苗就感觉自己被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紧接着,耳边传来一阵热气。

    “既然你来了,那就来换一换她,褚梦彤已经不行了!”

    说着,李新苗就感觉自己的嘴唇被一张大嘴给包裹住了,接着,便是有一条舌头撬开她的贝齿,挤进了她的小口之中。

    “嗯……”

    李新苗瞬间觉的浑身都软绵绵的,体内却是变的滚烫起来,如同野火一般,烧的她心里难受。

    随后,李新苗就感觉自己被抱起来坐在了一堆箱子上面,接着,一只大手就抓住了她的衣服纽扣,一颗颗解了开来。

    ……

    “嗯?怎么回事啊?怎么她们都没动静了呢?”

    柳芙兰奇怪的转头向着房间里面看去,接着,便是站起身来,同样摸着黑向里面走去。

    随着越来越靠近里面,柳芙兰就听到了一阵越来越让她感到脸红心跳的娇喘声。

    “她们到底在干嘛呢?”柳芙兰心里很疑惑,向里面慢慢的走去。

    突然,就在柳芙兰已经接近目标所在的时候,那声音也暂停了下来,只剩下一阵阵沉重的呼吸声。

    “你们在干嘛呢?”柳芙兰问道。

    “没干什么啊?她们两个瞌睡了,正在休息呢。”

    王小飞说着,紧了紧裤子,就转身看向了柳芙兰所在的地方。

    “睡觉?这种时候也能睡觉啊?”柳芙兰疑惑的问道。

    “怎么不可能呢?人在脱离惊恐之后,本能的就会困意席卷,你实力强,当然感觉不到了。”

    王小飞说道,就取出打火机点上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咦?”

    柳芙兰借着王小飞打火机光亮的瞬间,看到王小飞身旁的纸箱子上面,发现躺着的两人竟然身上白花花的。

    柳芙兰惊疑出声,问道:“怎么她们在这里睡觉,也敢脱衣服啊?这也太大胆了吧?”

    “哈哈——脱了衣服睡觉舒服啊!你现在难道不瞌睡啊?”王小飞问道。

    “我还好,现在没有脱离危险,哪有心思睡觉。”

    “我也是啊,你等一下,我看看这间门后面是啥?”

    王小飞说着,就伸手再次推向了身前的木门,推了一下没推开,却是摸到了门上面的扳手。

    “咔——”

    王小飞握着门扳手轻轻的扭了一下,门就开了,接着,一道道刺眼的白光从门后面投射了出来,直照的王小飞双眼刺痛,眯起了眼睛。

    过了好半天才再次睁开眼睛看了进去,心里顿时一阵开心。

    “这是职员卧室啊?”柳芙兰也看向了门里面,不过在这时候,她又是回头看向了躺在身后纸箱子上面睡着的两人。

    突然,柳芙兰的眼睛瞪大了,她看到了一些让她震惊不已内心狂跳的东西。

    “怎么会这样?这种东西不是只有男人才有吗?她那里怎么会有粘着这种东西?”

    柳芙兰联想到刚才所遇到的诡异一幕,再次看向了王小飞。

    然而王小飞对于柳芙兰的目光并无察觉,迈开步子就走进了这间职员卧室。

    卧室里有张小床,上面只有简单的一床被褥,看起来睡在上面并不是很舒服。

    不过,王小飞还是对这床特别的有兴趣,说道:

    “这床可是个好东西,睡觉那可是真舒服。”

    说着,王小飞就坐在了床上,伸手拍了拍大白床,看向了柳芙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说道:

    “美女,不过来坐坐吗?”

    柳芙兰看着王小飞脸上的荡漾笑容,再看了一眼他那身前衣服下面硬邦邦的胸肌,嘴角浮现出了一丝暧昧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