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6章 冷柔的觉醒能力
    王小飞穿好裤子,绑回皮带后狞笑着下床,边活动活动酸麻的手脚,边走到被冷艳美女放在地上的木棍旁,伸手拾了起来。

    王小飞心想:“既然是你找到的好东西,我不用岂不可惜了?你就等着吃黑木炒肉片罢!”

    王小飞通过刚才这女人的力气和反应速度,知道这女人并没什么特别厉害的地方。

    因此,王小飞也不打算使用自己的能力一下子将这女人杀死了。

    他手持木棍,站到了门背后等冷艳美女进来。

    此刻,王小飞其实头还有点晕,而且后脑勺还有点疼痛的感觉。

    王小飞怒意又勃发起来,心想就别说脱我裤子和绑缚我这两条了,光是给我下药让我头痛这一条,便有足够理由狠狠教训你一顿,今天不仅要教训你,还要叫你知道男人的好处。

    王小飞正想着,外面脚步声起,冷艳美女低声呢喃着走了回来。

    “真是奇怪,谁刚刚在外面呢?怎么出去就没影了呢?”

    不过,冷柔刚走进屋内两步,便发现了床上空无一人,只有满地被剪断的麻绳。

    冷柔先是愣了一下,但她反应很快,一下转身便想向外跑。

    可她再快也哪有王小飞快,王小飞伸手“砰”一声关上了门,然后冷笑着守在门口,那根木棍在他掌心一下一下敲打着,发出“啪!啪!”的声音。

    冷柔一脸的惊讶意外,然后眼珠乱转,显然在急思应对办法。

    王小飞现在优势在手,并不急着打她,他要的是让冷艳美女从心理上感到恐惧,要让她知道折磨人是要从精神上开始的。

    冷艳美女先强装笑脸,说道:“小飞哥哥,你好有本事啊,那么粗的绳子和皮带你是怎么挣脱的?”

    王小飞伸手取出裤兜里的钥匙,找出那把折叠剪刀,在她面前晃了晃,然后又放回了裤兜。

    冷艳美女眼中闪过一丝后悔之色,然后又强笑道:

    “小飞哥哥,要是我说刚才的一切,都是我跟你闹着玩的,你……会相信吗?”

    王小飞哈哈一笑,道:“你说我会相信吗?”

    冷艳美女又做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

    “是不太容易让人相信,不过我真的是跟你开玩笑的,我不会真的打你的,就是……就是想吓唬你一下而已。小飞哥哥你一定要相信我!”

    王小飞伸手再摸了一次后脑,说道:

    “那你给我下药这件事怎么说呢?我到现在头还晕呢?这要是脑子不对了怎么办?那你这玩笑也开得太大了罢?”

    冷艳美女抓起头皮,郁闷的说道:“这个……这个不能怪我啊?是你自己非要……”

    王小飞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到底是怎么将我弄晕的?说?”

    “我都给你说了,我的唾液有毒,而且是你自己非要使劲吸那么多的,那能怪我?”

    王小飞被冷艳美女厚颜无耻的鬼辩给搞得笑了起来,摇着头道:

    “你还真会吹牛,你的唾液有毒,咋没毒死你自己啊?”

    冷艳美女听了睁大眼睛看着王小飞,辩解道:

    “我没吹牛啊,我真的唾液有毒,这是我的觉醒能力啊。”

    王小飞惊讶的看着她,问道:“竟然还有这种觉醒能力?太不可思议了吧?”

    “觉醒能力种类多了,我这哪里算稀奇啊?”冷艳美女再次说道。

    王小飞听到这话,心里的震撼顿时降低了不少,仔细一想也没什么奇怪了。

    看看大队长的那种巨大翅膀,再看看自己的震震能力,此刻,这冷柔说自己的唾液拥有制毒的作用,那应该也是不会有假了。

    想到这里,王小飞却是笑了,看着冷艳美女说道:

    “如果这就是你的觉醒能力,那么你的身体,应该并不强悍吧?”

    王小飞说着就做势一扬手中木棍,假装一记向她的屁.股打去,先试探一下她会怎么应对。

    冷艳美女一声尖叫,忙双手保护着臀.部向后急退,同时口中叫道:

    “小飞哥哥!小飞叔叔!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您就原谅我罢!”

    王小飞收回木棍,一步一步向她走去,故意制造恐怖气氛,好让冷艳美女害怕。

    王小飞狞笑道:“现在你就算喊我小飞爷爷也没用了,你知道错了吗?知道的话,就乖乖趴到床上去,让我打一千下屁.股!”

    冷艳美女被王小飞一步一步的给逼到了墙角,她的眼睛死死的盯住王小飞拿在手里的木棍,看其神色对这木棍很惧怕。

    她苦着脸,小声说道:“要不,您用手打我两下好了,我是真的已经知道错了,就当我是小孩子顽皮不懂事,您随便教训我一下得了。您是大人了嘛,大人不记小人过嘛,再说了,我还是个女孩子啊,是不是?”

    “女孩子可没你这么变态的,再说了,看你年纪也跟我差不多,你已经不算女孩子了,你已经是女人了,已经到了可以和男人啪啪啪的年纪了,懂吗?”

    王小飞冷笑着,对她那些伎俩根本就不为所动。

    接着,王小飞用不容她置疑的语气道:“趴到床上去,要不然我学你的样,把你绑在床上。”

    冷艳美女觉的王小飞不像是开玩笑,而且很严肃,很绝决,求饶这招好象起不了什么作用。

    她眼珠一转,忽然靠着墙蹲了下来,双手做擦眼状,呜呜哭泣起来。边哭边道:“呜呜......你欺负人,我都已经认错了还要打我,呜呜......我是个女孩子,屁股打烂了怎么见人啊?呜呜......我,我不要活了啦......”

    王小飞见她开始哭闹,心想你就闹罢,看你还有多少招能使出来?反正今天一顿屁股是非打不可的,而且还要对她进行精神上的折磨,一定要让她最大程度的感觉到后悔,感到后怕,最终再将她压在床上……

    王小飞也不着急,且看她如何表演,摸着口袋,掏出中华烟盒来,取出一根叼在嘴里,再伸手在口袋里寻找着打火机。

    只是打火机不知被他放在了哪个口袋,一时间竟找不着了。

    冷艳美女看到王小飞东寻西找的,忙放下手在她自己口袋里找起来,说:

    “刚才我拖你过来的时候你的打火机从口袋里掉出来,被我捡了,我还给你罢!咦?我明明放在这里的,怎么找不到了?”

    王小飞看她在自己上衣口袋里不断的掏摸着,还真以为他的打火机在她那儿,便罢手等她找出来还给自己。

    只是,王小飞见她一脸介有其事的表情下,那双眼眸中有一丝不异察觉的狡狯。

    王小飞立刻伸出手道:“别乱来!把手拿出来!”

    冷艳美女还在做最后的努力,一脸天真的道:

    “我还没找到呢,再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