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4章 这个女人好可怕
    王小飞头一摆,挣脱了冷艳美女的手,严厉严肃地对她说道:

    “美女!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现在已经犯法了,绑架可是一条大罪,会受到法律制裁的!”

    冷艳美女的手又捏住了王小飞的鼻子,“嗤”一声笑道:

    “制裁?你开玩笑吧?现在是什么世界了?早就没有法律了!你看看谁敢制裁我?就算是杀人放火,也不会有人管的?”

    王小飞头一仰又挣脱她的手指,怒道:

    “美女啊,你太胡闹了,我警告你快点把我放开,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

    “哈哈——”

    冷艳美女一阵大笑,说道:“臭男人,你好逗,都被我绑成这样了,还……还要警告我?”

    王小飞是完全被气胡涂了,在这种情况下恐吓冷艳美女,自然是一点用处也没有的。

    王小飞用力吸了口气,又极力用心平气和的口气对她说道:

    “美女啊,我自问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要跟我啪啪,那就啪啪好了,可你这么搞就没意思了。”

    冷艳美女说道:“我可没说过要跟你啪啪啪啊?”

    王小飞呆了一下,又开始发火了,说道:

    “你不跟我啪啪啪?那为什么要把我弄昏过去?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你以为这样做很好玩啊?”

    说完,王小飞开始用力的挣扎,拼命的想把手脚从皮带的束缚中挣脱出来。

    冷艳美女笑咪咪的看着也不来阻止,说道:

    “没用的啦,这条皮带很结实,又勒得那么牢,你这个文弱书生怎么可能挣脱?劝你还是省点力气罢。”

    王小飞挣扎扭动了半天,直用力到脸红耳赤,手脚酸麻,仍是半分也挣不开来。

    终于王小飞放弃了,累得直喘粗气。

    冷艳美女一直笑着旁观,见王小飞不再挣扎了,说道:

    “怎么样?我说没用的啦,唉,怎么这么不相信我呢,其实有很多话你是不是以为我是开玩笑,所以根本没有当真?比如我说过,我要好好的玩你!”

    王小飞一边喘气一边想了一下,说道:

    “你是不是虐待狂啊?有病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冷艳美女收敛起笑容,开始恶狠狠的说道:

    “我冷柔从来只有我欺负别人的份,什么时候受过别人的侮辱?如果被你压在身上做那种事,我可是一点都不会乐意的,我讨厌男人。”

    王小飞心里一惊,再次打量起这个名字叫做冷柔的美女,心里终于明白,这女人心理有问题,恐怕真的是个虐待狂!

    想到这里,王小飞赶紧劝说加威胁的说道:

    “其实让男人将你压在身下做那种事是很舒服的,所有女人都渴望得到男人的抚慰。而现在,只剩下我这么一个男人了。可是今天你做出了这么疯狂的事,我以后死都不会跟你啪啪啪了?”

    冷艳美女一挥手,冷笑道:

    “你少骗我,女人被男人压在身下其实是很痛苦的,她们会发出痛苦的惨叫,我才不会上你的当。”

    王小飞怜悯的看着她,叹道:

    “唉!我真替你感到悲哀,替你父母师长感到悲哀,他们没有教育好你啊!竟然长这么大了,还不知道男人的好?唉,我真不相信你没有被男人滋润过?恐怕你其实是个**人,在我面前装纯而已。”

    冷艳美女大怒,一把抓住王小飞的衣领喝道:

    “你说什么?你敢说我是**人?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落在我手里,我想怎样对你就怎样对你,我可以痛快的折磨你。你现在是不是想找死?”

    王小飞说道:“你敢把我杀了吗?”说着冷笑看她。

    冷艳美女眼睛一瞪,张口欲言,却说不出来。

    隔了一会儿,她一下子松开王小飞的衣领,任由王小飞重新躺在地下。

    她则站起身,一下子走出了这个房间。

    这时王小飞才打量他所身处的这个地方,这是另一间房子,家俱都还是新的,窗户外面漆漆黑,看不清楚自己处在什么方位。

    此刻,王小飞被手脚捆绑的躺在地上,除了头能动,其他则只能做无意义的摇摆。

    王小飞的脑袋依然有些昏沉沉的,还有点痛。

    王小飞不禁恨得直咬牙齿,心想碰到了这个丧心病狂的精神病,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还不知她要怎么对付自己呢。

    不过王小飞觉的她再疯狂,再大胆也不敢真的把他杀了。

    毕竟,自己可是世间绝无仅有的最后一个男人,而且和她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哼,你最好保佑自己,要不然,等我恢复自由,今晚你施加给我的折磨我会加倍算回来。”

    王小飞一边想着,一边东张西望,看看有什么东西可让他拿来割开皮带。

    这时门一开,冷艳美女又走进来了。

    她的手上拿着一片四尺来长拇指粗细的黑色木棍,笑嘻嘻地在王小飞面前显晃着,说道:

    “看,我找到了一个好东西,用这玩意打起来,一定很痛吧?”

    王小飞又惊又怒,喝道:“美女!你想干嘛?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冷艳美女拿着小木棍在空中挥舞了几下,发出“呼呼”的风声。

    然后看着王小飞恶毒的说道:

    “现在是让你后悔的时候了,我要让你知道,做为最后一个男人就是罪孽!”

    冷艳美女放下小木棍,走过来抓住王小飞的衣领,用力把他拖向房间里边一张白色的小床。

    王小飞瞧她是个女的,年纪也就二十一二,手劲倒挺大的。

    王小飞预感到情况不妙,看来这冷艳美女要下毒手了。

    王小飞情急之际,只好叫道:

    “美女,之前我都是跟你开玩笑,其实,我从来都没有欺负过女人,更没有跟她们上过床,我是一个无公害的好骚年啊?”

    冷艳美女一下子把王小飞提起惯在床上,从床下又寻出一根麻绳来,先在王小飞背上绕了两圈,然后穿过整个小床,一提麻绳把王小飞背朝上牢牢固定在床上。

    王小飞的额头冷汗直冒,拼命挣扎,却哪里挣得开来?只好叫道:

    “美女!你疯够了没有?不要再闹了啊,再闹我真翻脸了,我对你不再客气了!”

    冷艳美女一边打着绳结,一边兴奋得眼睛发亮。

    她打好结后,一下子跃上了床,一跨腿整个人就骑在了王小飞的腰上。

    她俯下身来,长发散下,披了王小飞一头一脸,她的殷红小嘴在王小飞耳边吃吃地笑着,然后轻轻的道:

    “臭男人,你一定要忍着点啊,我会很用力的,一点力气都不会保留。”

    王小飞又气又怒,又不知该如何是好。愤怒下他一甩头,用力向她的脸撞去。没想到冷艳美女更快,头一仰,王小飞这一撞没成功。

    冷艳美女双腿夹着王小飞的身体,缓缓向后一点一点退下。她还笑着说道:

    “好险,幸好我有防备,不然就给你暗算了。好了,不跟你闹了,现在好戏正式开始。”

    她的屁.股坐在了王小飞的小腿上,双手穿过他的两胯,从王小飞的身体与床垫之间钻进,然后去摸索着解王小飞的皮带。

    王小飞的冷汗已从背上冒出来了,想到了一种可怕的结果,叫道:

    “你……你在干嘛?你不是不喜欢男人吗?是不是要割掉我的……”

    冷艳美女格格轻笑道:“我在脱你的裤子啊,你的裤子这么厚,待会儿打起屁.股来一点也不痛,那有什么意思?哎?你可别想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