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4章: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过,林石在这三日里,足不出户,每天都在用神魂温养肉身,没有办法,自从知道这具肉身的脆皮之后,他除了修炼本源力量的技巧外,连内力都不敢修炼,只能够日日以神魂温养肉身,以此来治疗肉身附带的大量内外伤。

    没有办法,肉身太脆了,林石实在是不敢随便乱搞,就怕万一将肉身给弄坏了,他可不想再去夺舍别的肉身了,毕竟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夺舍的。

    君不见,他压舍那会儿,意识都是空白的。

    还好虽然渣,但也并非不能改造,林石底蕴在那里,还有两大本源力量傍身,在这个世界,横着走都完全没有问题,不过,修行过一次的林石,自然知道肉身强大的好处,本源力量虽然很强大,但对于现在的林石来说其实还是很高端,免强能用,但是本身实力短板,这个世界的力量各种各样,如果万一有个隐身异能者在背后给他一刀,那就只能再死一次了。

    总不能等到以后强大了,天天都防备着被人暗杀吧,那样还混个毛线啊。

    唉,只可惜,自已神魂之中的领域世界,他现在都不敢随便打开了,万一肉身承载不起领域的力量,直接爆了,那就悲剧了,嗯,万事求稳,还是稳妥些好。

    当然了,他的内外伤极为严重,不是三天就能够养好的,并且,他强大的神魂力量可以感知得到,他的身体之中,竟然还有大量的毒素,他的记忆里,还有这些毒素的来历,是这个身体的前身,强吃涨肚果留下来的。

    涨肚果其实就是一种野果,在林天生所在的吞云星上,随处可见的野果,一些乞丐饥民在饿得受不了的时候,就会吃这个充肌,吃一个,能管饱一天,当然了,营养肯定是达不到的,并且还有微量的毒素,不过,饱死总比饿死要好些吧!

    想到这个身体,弱到不行的菜鸡,该有多作死,才会想到去**人李家大小姐的呢?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中二病深度犯者?

    极有可能!

    但愿不要有传染,

    林石胡思乱想,人已经走到了校武台之上,而他的对手,血刀则并没有出现。

    校武台之下,已经站满了人,这个星辰之上,犯人劳工加起来,至少有几百万人,能在这里出现的人,几乎身上都有俩小钱儿的家人,因为每次校武台比武,几位牢头大人总会开盘口,不过,这次下注的赔率上下逆差达到了一万倍,这种赔率,几乎万年不遇,几乎一半的人压在了菜鸡的身上,而另一半的人,压在了血刀身上。

    反正,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这会儿校武台之下,闹轰轰的,比菜市场更乱!

    林石心中微微有些烦燥,一个小小的七阶武者,竟然在他的面前拿大,他都在这里站了半个小时了,他竟然还没有发现,早就通过余通(使火焰鞭的那人)的口中了解过此人,这人杀人如麻,十几万人都丧生于他的手中,却没有想到,他而今还好好的活着,真是天理难容,林石已经暗生杀意了。

    “来了,血刀魔头来了,大家快让开。”就在这个时候,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分开一条道路,就见到一身青色囚衣的大汉施施然的从人群之中穿过,手持一把大刀,扛在肩膀之上,那刀身已经变成红色,隔着老远,就能够闻到浓浓的血煞之气。

    这是杀人之后,不擦血刀,以血养煞,倒也有几分能耐。

    七阶武者,血刀凶魔!

    “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小菜鸡?”血刀魔来势很慢,给人以无形的压力,站在林石两三米开外,冷声问道。

    “你不光罪孽深重,并且,连人也很讨厌,我这辈子最讨厌连决斗都不守时之人。”林石终于抬起头来,看着血刀……

    “我说小子,你是不是吓傻了?”台下原本安静的人群之中,忽然听到了一声戏谑的笑声。

    “哈哈哈,血刀凶焰滔天,这小子不过是个连采花都失败的菜鸡,只怕连血都没有见过,这会儿已经吓得傻到不知道自已说什么了吧。”所有人都哇哇怪笑起来,说起来,很多人压林石胜的,压得都不多,更多的都是压血刀胜,压林石胜的,大多是觉得万一如果林石有什么底牌,胜了,就赚了……

    所以虽然压输赢的人是一半一半的,但赌资却是天差地别,林石如果赢的话,那些牢头们,将要赚到几千万金币。

    下面这些人,大多都是犯了罪进来监狱的,赌钱只是一种乐趣,输赢并不是那重要,在这监狱里面,真正用钱的地方倒是少了,如果真的能够出去这个地方,他们自然也有办法弄到更多的钱。

    林石很不喜的皱了皱眉头,这里太燥杂了,得打过再说。

    “小子,你确定在和我说话么?”大汉血刀一摆,一身血煞之气正对着林石,冷声问道。

    “如果你现在放下屠刀,我替你净化你身上的血煞之气,重新做个好人,我便饶你一命,如果执迷不悟,我今天少不得要大开杀戒。”林石平静的抬起头,一双眸子渊如星海,就连血刀也是一阵晃神……

    “好奇怪的小子,不过,大话不要说得太早,今天让你见识见识血刀爷爷的厉害,受死。”血刀冷哼一声,血刀舞起一片血云,朝着林石如奔雷一般的冲击过来……

    “打死他,打死他。”一众血刀的一帮拥护者看到他出刀,瞬间激动起来,这般杀意腾腾的声音不绝于耳。

    “燥音真是太大了,给我净化。”林石五指一张,在他的面前,净化之力化成一张大肉,撞到血刀之上,原本煞气无边的血煞之力,仿佛遇到了天敌一般,发出滋滋怪响,不一会儿,那些血煞之气仿佛阳春白雪一般,很快化作天空之中的雾气,最后消散于天空之中……

    “杀。”血刀不愧是经验丰富的杀人狂魔,一刀未建功,二话不说,举起手中的刀,再次朝林石斩来……

    “我不会给你出第二刀的机会,太一之力,灭。”林石的声音仿佛穿透了万千人的耳孔,所有人尖叫的声音忽然化成虚无,就见到血刀魔头举着刀站在那里,却一动也不能动,因为所有人都发现,他的腿,他的身子,就在渐渐的化成水份,化成蛋白,化成元素,几乎就在几个呼吸之间,一个大活人,就像是被虚空吞噬了一般,直接消融在所有人的面前……

    “下次我杀人,不许吵闹。”林石看了全场一眼,淡淡的走下擂台,不着一言,在人群之中慢慢走过,但鸦雀无声的场上,却自动让开一条道路……

    “这……这就完了?”好大一会儿,有一个人回过神来,喃喃自语……

    是啊,这就结束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