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2章:沈夜病了?
    北溟神功,传说中逍遥派的无上绝学,可以吸人功力,化为已用,是不劳而获修行的最佳助手,林石哪怕不怎么爱看小说,对于天龙八部这部被人翻拍了几百次的小说,还是能够耳熟能详。

    而北溟仙尊传下的北溟神功,比之小说里面的北溟神功更加的变态,那滴柳鸾嘴里涅槃强者死后遗留的精血,进入林石身体中后,瞬间就让林椷一燃烧起来,林石感悟着那来自于凤族的火焰,但是体内的撼天经却不由自主的按照北溟神功的行功路线运转,整个身体仿佛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几乎就是一瞬间,整滴凤族精血,就被吸得涓滴不剩,林石身上的火焰,也直接消失无踪,就像没有出现过一样……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岳母大人给的近滴精血有些水份,还是因为撼天经太过于强撼的原因,竟然连一丝火焰感悟都没来得及体悟,那古凤精血就直接被炼化成了纯净的能量,与撼天经的真力融为一体,法力大增。

    不愧是北溟神功,真让人莫名欢喜啊!

    和父母岳父一起吃过一顿饭之后,林石又回到了地球,北溟仙尊说能够炼化魔兽的内丹,总得找机会试试嘛,先前那凤族精血被北溟神功炼化,身体的法力几乎壮大了三分之一,这等提升,果真迅速,仿佛上瘾了一般,让林石不自觉的想要提升再提升!

    庇护所内的内丹并不是很多,林石去了一趟魔兽星,猎杀了几头小道境的妖兽之后,便有些迫不及待的回到了地球庇护所内的密室之中,开始修炼起来……

    小道境的内丹之中蕴含着庞大的生命能量,林石直接吞服而下,运转北溟神功,体内的无数的符文经脉形成一个幽暗的阵法,一股庞大的吸力直接生成,内丹之中一缕精血中蕴含的残魂直接被碾成碎渣,一丝血脉力量被北溟神功炼化,无比精纯的力量,再次让林石体内的法力增强了一分……

    半响过后,间然全无后遗症,林石真是惊喜万分,这真是让人惊喜无比事情。

    “小道境的内丹,如果想要让我全身法力充沛,至少得要一万颗,我以前没有发现,我的丹田,什么时候,竟然变得如此之大了?”林石修行,一直都很注重境界,对于身体的掌控还是有所欠缺,此刻专修吞噬,对于身体经络变化才真真关注,此刻去观想丹田,才发现丹田像个无底洞一样,平日,林石只当丹田与周身脉络穴窍一般,皆可存储内息,现在才明白,丹田,它终究是丹田,它是所有脉络之中,法力的仓库,周身脉络总共能够游走多少法力,它就能装下多少,林石周身脉络宽拓无比,丹田自然深如渊海,里面存储的法力雄浑无比,想来,如果没有这般雄浑的法力储存,他又如何能够挥动星辰重剑?

    那可是五千吨的力量呢!

    想到那次将星辰星剑放下,他那踏空步法,使用起来,竟然有种身如轻羽的感觉,明明重剑离身,但对于身体的掌控,却是一点都没有失重,身体能在一瞬间协调好,其实这一切,都得益于撼天经的强大,他强化身体,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人身无数隐窍,都被压制的力量打通,肉身强大到已经真正把星辰星剑当成了一把武器,而不是负重!

    回想自已从北溟老师这里获得的力量,林石直接站起身来,想要去找深雅妃商讨,组建逍遥道宗的事来……

    既然要做,那以就给师尊,在地球建立一个大大的道场,地方他都想好了,古有昆仑天山,便是我逍遥道场。

    不过,他刚来到沈雅妃的办公室前,脚步微微一顿,竟然听到有人在哭诉!

    “大小姐,这次是真的不骗你,夜公子自从上次回去之后,就一病不起,现在已经病入骨髓,您还是回去看看吧。”里面的人如是叫着,声音悲怆,仿佛有着天大的委屈……

    “哼,说得好听,沈夜不知道骗过大姐多少次,这次休想骗他。”朱真真心直口快,大声斥骂。

    “大小姐,这次真没有骗您,是小的私自做主过来,大少爷已经在床上起不来了,我看他是想最后见你一面,小的不敢隐瞒啊。”那陌生的声音似乎是沈家的门客,还真有几分忠心的样子……

    “好了,你回去吧。”沈雅妃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挥了挥手,不多时,就见到一个长相普通的中年人从里面走出来,眼角含泪,看起来有些失望……

    林石立于一片草丛之中,明明就站在那小仆的面前,偏偏那人还没发现他的存在。

    这次林石没有打扰几女的讨论,沈雅妃一直没有怎么说话,一直都是朱真真在劝她不要中计,水柔柔也难得站在朱真真的一边,偶尔说两句话,也是劝阻的,而林石却能感觉到,沈雅妃似乎心中已有打算。

    看到朱真真和水柔柔离去,林石一直站在一旁,过往无数人,竟然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他微微闭目,似乎难得几分消闲……

    而一直忙到很晚,沈雅妃都没有出过办公室,似乎是在处理文件。

    只是夜半时分,一身夜行夜的沈雅妃忽然打开了办公室的后窗门,从后窗跃了出来,几个起纵,已经落到了一间房顶,运转轻功,飘然之间,已经行走极远。

    等出了庇护所,一对翅膀从背后伸出,化成一阵流光,朝着金陵庇护所飞去。

    没有惊动任何人。

    果然还是那个沈雅妃,林石微微有些发笑,这姑娘,果然如自已所想的那般,不想惊动任何人,只想去看看,那沈夜,毕竟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亲情血脉,血浓于水,不是说抛就能抛开的。

    林石如闲庭信步,跟在沈雅妃的后面,明明是在走路,却与她一直保持着适当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