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9章:仙尊手段,一息十数载
    “你不是一直都卡着我的修为,不让我一昧提升么?怎么现在又让我直接晋阶两境?”林石感受着体内澎湃的法力,意念一动,便出声讯问起来。

    “以前见你悟性惊人,现在怎么全然都说一些刻话?所谓道法自然,既然可以一气呵成,为何要步步为营?”北溟仙尊没好气的说道,“我早就和你说过,小道境,也可称之为道韵境,所有的一切,皆为道韵,道韵满溢,境界自生,成势境也好,领域境也罢,终究是道韵领悟,想领悟大道,还得精索求进,再说,你领悟五行道韵已成,有撼天经强化肉身,肉身早就已经能够承载领域,正是厚积薄发之象,何必自误修行,白白错过机缘?”

    “啊,师尊教导得是,弟子想多了。”林石有些羞愧,自已太过于想当然了,他在仙尊的指导之下,修行了十多年,资源什么的都极为丰富,名师指引,这等机缘,如果换成别人,突破地仙境,也未必不可能,但林石一直都在刻意的警醒自已,却不料这样的修行方式,让他厚重积返,让他在短短几月之内,连升两境……

    “哼。”北溟仙尊这次没有再说话,直接将他抓进了一片森林里面,森林之中,又开始传授起道理来:“接下来,你便开始领悟这木之领域,这片森林之中,有我环游星空之时,收集的各种各样的树木,还有很多草药,不许用辅助修行器,给我好好的观察你所见到的各种各样的木类生灵的形态变化,这五行之木靠的是你观察入微,木之领域主生机,你仔细领悟领悟,若不能领悟生机要术,我便不会再出现的。”

    “是,师尊。”林石点了点头,便在森林之中,领悟起木之本源起来……

    不似领悟水形态之时的狂暴,在领悟木形态之时,却需要入微,观察,领悟,结合道理,才能成就木势,木之势便是生机,世人皆对生机敬仰,想要将这等道势融入道韵,比起水势更加困难……

    一日日的过去,足足过去了一年时间,林石竟然都没有打出万般植物木类是如何有生机的,由大树,看到各种珍贵的灵材灵植同,再到万千植物,还有一些具有攻击性的食人花等等木类,林石实在没有搞清楚这木之势倒底是什么,次年,一无所获的他,竟然生生丧气之感……

    “倒底是哪里差了一点?若是草木生长,草药互配之理,皆有生机造化之功,可是无论是水之道,还是火之道,也都有造化之力,可是,势在哪里?”林石抓着头发,苦头冥想,脑子之中一片混沌,以他的悟性,竟然全无头续……

    “不对不对,倒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五行道韵既然存在,那么五行之势自然也可以生成,既然如此,那么道韵的势在什么地方呢?”林石背靠着一颗大树,一年多了,哪怕他再痴于武,在这没有任何同类生灵的地方,枯想一年时间,也足以让人发疯了……

    “呸呸呸,好苦的草。”林石想到极深处,也不知道从哪里抓起一根杂草,吃在嘴里,顿觉苦意盈腔,不停的吐将出来,再见,眼前竟然是一片小小的草地,那草有些枯黄,但是在这一刻,林石脑中却仿佛一颗炸雷轰响,只觉自已仿佛进入到了一番心天地一般!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林石的脑海之中,忽然响起了很小的时候学过的一首小诗,心中顿悟,这草木之势,便是顽强的生命力,草木精神,不灭根基,便是道势……

    之后,他又想到了水,想到了土壤,身体之中的木之道韵仿佛被激活了一微爱,便开始疯长起来,他的身体之中,木之道韵就渐渐的成长起来,一如水之道韵,他静静的感悟,道韵就缓缓的提升,一株小草,凭空生长,明明很弱小,但是却给人一种悠悠不息的感觉……

    几月之后,木之领域初成,一根树苗,已经长成了一颗小树,也不知道扎根在哪里,皆在他背后虚空显象……

    之后,便是火……

    火之领域,林石再次被丢到各种火中感悟,哪怕有火之道韵护身,依然时常被烈火炙伤,北溟仙尊果然不会这么轻松就饶过他,那等欲仙欲死的感觉,让他不得不集中精神领悟,正因为这般,领域领悟更快了,只用了半年有余,就领悟了燃烧之力,一片火海在背后生成,仿佛连虚空都在不停的煅烧!

    而土之领域,林石又被带到了各种大地变化之中,亲身感受,有时山崩,有时泥石流,有时天踏地陷,最后,在土之道韵的带动之下,一片土地形成,水从大地上流过,小树苗长在大地上,火焰也在大地上扎根,他领悟的土领域之中,也有土之包容厚重!

    最后的金之道韵最难领悟,林石被北溟仙尊扔到一片废弃的矿区,不停的挖矿,挖了二三十年的铁矿之后,林石终于机缘巧合之下,挖断了上千把锄头之后,最终,生生将锋锐之气,融入到身体之中,几乎没有多感悟,五行反哺,最终,五行领悟终成,他的周身,千丈之内,已经形成了一片小型的天地……

    道韵显象,领域大成,五行相生,循环不息……

    以此为道基,林石只感觉自已掌控了一片新的天地,任何人进入到这片天地,都要受它制约,这就是领域……

    “你一向以悟性极佳为傲,区区五行领域,便在我这北溟幻域之中,呆了足足十几年,真不知道有什么可傲的。”四周的环境一变,林石发现自已再次出现在了古凰星的山谷之中,一个声音,有些讥讽的传进了脑海之中。

    “死老头,我什么时候傲过了?”林石火了,这老头,一直都在打击他,要不要这么坑啊?

    “切,谁傲谁知道。”北溟仙尊不屑的说了一句,然后,就不再理这个逆徒。

    “唉呀,不好,十几年,难道颜儿已经?”林石连忙朝熟悉的神树看去,却发现神树之上,依然火苗簇簇,涅槃之人,似乎一个都没有化形……

    “儿子,你怎么了?”林铁的声音有些讶异,林石的行为,有些怪异……

    “这倒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