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6章:丈母良的女王范儿
    “好你个臭小子,枉我这些年不停的教导你修行,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你不但抢我的本源火焰,还骂我,你……你太让我失望了。”不过,聂颜的本命真火失而复得,北溟仙尊可就发狠了,在林石的脑海里面,不停的咒骂着林石不讲孝义……

    “喂,死老头,咱们先说好,是你自已先不讲道义的,我好话歹话都说尽了,是你自已一点情义都不讲,我才出此下策的,哼,我刚才都做好与你同归于尽的准备了,你还想怎么样?”林石也是毫不留情的打击着北溟仙尊,这老货,抢小辈的东西还这么理智气壮,敢不敢更不要脸一点?

    “我呸你个臭小子一脸,那东西本来就是我的,不过进入不灭石空间之后,被它给逃入了,并且,还是在古凤族的帮助下逃走的,所谓一因一果,我就知道它肯定最后会回报凤族,我便让人族大兴,授他们各种各样的武功绝学,将凤族逼入这万古荒蛮,我早就算到,那因果报应最后会落到这小丫头的身上,所以我一直都在等,你得到传承之后,还特意将你们定下了姻缘,没有想到,竟然最终被你算计,我不甘心啊,不甘心啊。”北溟捶胸顿足,懊恼得想撞墙。

    “我说老家伙,你既然说到因果,这一切,也都是你种下的因果,这什么火焰,合该就是我家颜儿的东西,别的道理我不懂,但是我们地球有句话说得对啊,强扭的瓜不甜,那火明显不想跟你,你何苦来的这么多仇怨?”林石听了也是无语,这老头,不知道活了多久了,竟然这道理都不懂?

    “什么强扭的瓜不甜?修道修道,就需要一个争字,争道缘,争资源,如果你不争,你就永远无法得道。”北溟依然没有好气,斥道。

    “虽然你是我的老师,但这话我就不怎么赞同了,争,也得看怎么争啊?我手里的机缘,你们倒是来争啊?”林石一脸的不屑,因为聂颜有救了,林石话语之间,也带了几分得意。

    “你……你真是气死我了,以后,你别找我来问问题了,我已经把你逐出门墙了。”北溟一甩袖子,就从他的意识海之中,消失了身影,听他最后的语气,应该是独自舔伤去了。

    唉,也怪不得人老人家,多辛苦才等到的,这会儿让人得了,估计是个人,也会被这整受伤的吧!

    林石没有多同情这家伙,老家伙仙尊境界,没脸没皮,这点小打击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事儿,只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就让他心中,有根弦绷了起来。

    “林石,最近这段时间,你别到处跑,等颜儿醒了,能第一眼见着最好了。”柳鸾带着几个人过来,站在山谷口,一开始笑意盈盈的岳母娘,此刻,仿佛一个真正果决人生死的上位者,一点不给林石几人多余的思考余地。

    “鸾儿,你倒底想干什么?”大家都是修练之人,脑子一点都不笨,听到这颐气指使的话,聂熊站出来,冷声喝道。

    “聂熊,你最好在这里好好呆着,等我日后一统大陆,会给你一个贵妃的尊号的,至于你们,林石,你乃是国之附马,亲家公亲家母自然是国舅,希望你们好自为之,这段时间不要外出,因为我族的先辈们会一个个的醒来,她们有些对人族有着深仇大恨,如果惹得他们不高兴,我也救不了你们。”柳弯的声音如高高在上的女王,第二句话,已经完全暴露了她的野心,

    女王……

    “王妃?”林石差点没笑出声来,丈母娘,您这女王范儿很足啊。

    这个大陆,管你谁当王,对林石完全没有影响,看着已经黑着脸的聂熊,可以想象,这位已经在暴露的边缘,不过,此刻,几人就像是砧板上的鱼一样,任人揉捏了。

    柳鸾完全不在意林石是否离去,因为,她有着最大的底牌在手里,那就是聂颜,林石哪怕有仙人的传承,只要颜儿在,她就能掌控一切,纵然林石是孙猴子,也逃不出她这个母如来的手掌心。

    “柳鸾,既然如此,那你我,就恩断义绝。”聂熊本身是个翩翩读书郎的模样,此刻,怒目须张,与林铁一般无二,仿佛进入暴走模式,言语决绝……

    “哼,如果不是看在颜儿的份上,你认为你现在还能好好的活下去?”柳鸾仿佛威严遭到挑衅,冷哼道。

    “我说岳父,丈母娘,你们两个是不是吵得太早了?岳父,您老消消气,男人的气度,气度啊,还有丈母娘,你们凤族还没有占领大陆呢,现在摆这个凤威,是不是太早了一些?”林石伸出手,说道,“行了,我对于占领大陆没有什么兴趣,我呢,就想看着颜儿醒,看看颜儿有什么想法,颜儿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她的。”

    “哼,如果我知道你有对不起颜儿的地方,哪怕你是仙人的弟子,也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柳鸾冷哼一声,便化成一片火云离去,而他们所在的山谷四周,几个凤族地仙就盘膝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看来,我们被卸磨杀驴了呢。”林石回过头,无而的耸耸肩,有些欠揍的笑着说道。

    “臭小子,你还笑得出来。”谢嫣然也被这样的神转折给弄得头懵懵的,这是怎么了这是?

    “唉,说倒底,还是人族与凤族纠缠数万年的恩怨啊,算了,老聂,咱们不要理这些破事儿,就在这里好好修练吧,或许,以后,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他们凤族侵占天下,我们总不能让人族,无容身之地吧。”林铁拍了拍聂熊的肩,说出了自已的立场。

    “可是,亲家,我们被他们软禁了。”聂熊还是有些气急,被心爱的人背叛,那种滋味,确实不好受。

    “这个老熊,平时精明似鬼,这会儿怎么傻了?这臭小子可是有仙家手段,你看他一点担心都没有就知道,他早有后策,不用担心了。”林铁呵呵的笑了笑,虽然与凤族交好,但自已终究是人族,如果真要兵戈相向,他自然要偏向人族一边了。

    “我就想最后看一眼颜儿而矣,如果想走,我们随时可以离开这里,回到我现在的那个世界,有什么好担心的?”林石笑着说道,“除非能在我念头出现的瞬间,将我击杀,否则,想要走,古凰星上,有谁能够拦得住我呢?”

    林石笑了笑,只是看向梧桐树上的聂颜,心中,却有些莫名的忧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