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逍遥踏空步】
    可能是因为方绾绾的出现,让聂颜深深的感觉到了一种危机感,她与林石虽然有着夫妻之名,但其实却没有夫妻之实,两人之间不断发生的意外,让她本来就不是很坚强的玻璃心更加脆弱,温柔娴静的女生,她还没有学会如何的信任自已的夫君,当然了,或许林石也没有给他足够的信心。

    林石看她哭得伤心,心中也是温情一片,被人牵肥肠挂肚的感觉,还真是好呢!

    “别哭了,看看,脸都哭花了,都变丑了。”林石将她的俏脸抬起来,伸出手,轻轻的替她擦掉泪水,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宠溺的说道,“对了,我回到家里多长时间了?”

    “才刚刚过去一天呢。”聂颜被他的温柔所感染,被他如此亲密的接触,饶是比这亲密的事情都做过的她,此刻也忍不住俏脸微红,听他问起,低声回道。

    “一天了,我刚刚突破,得巩固一下修为,老婆,你替我护法吧。”林石感受着体内多出来的力量,此刻,他倒是急切的想要问问北溟仙尊,倒底是怎么回事?

    “嗯。”聂颜连忙松开林石,然后来到门口,盘膝坐好,眼神一动不动的看着林石,露出一如继往的恬静!

    林石回给她一个笑脸,也盘膝坐下,开始感受体内的变化。

    脑海之中,多出了许多的信息,林石一时也没有清理清楚,特别是北溟仙尊教他的那凝练元神道韵的法门,玄妙非常,元神纯净之时遗留下来的感悟与多了记忆之后的感悟是完全的两码事儿,虽然他元神解体,三魂七魄归位之时,与遗留在肉身之中的记忆完全融合,但是,他一时半刻理解起来,竟然无比的吃力,和记忆海之中,呼风唤雨,完全就是天与地……

    水之道韵,他最多也就能使周身半米开外下起一阵毛毛细雨……

    低阶道韵,对于林石为说,依然没有什么用处,不过,因为突破了境界,生出了道韵,晋入到了小道一境,他本身的属性强化了一大劫,原本体内精纯的真力也开始演化成了后人所说的法力。

    法力大涨,反哺肉身,林石原本久久不能突破的九千多属性,直接暴增到了一万三千多,而体内的法力凝行运转,更加的顺畅,许多身体隐暗的穴位被打通,一道道的符文钻进去,仿佛形成了独特的符文阵法,各种力量在身体之中进出,都受到符文力量的辖制,像天地灵气这种本身就极为平和的药力进入身体中后,根本不需要练化,就被符文之力直接净化成无主的灵气,然后游走于奇经八脉,那种力量,真是太爽了……

    只不过,林石又想起了【撼天经】开篇的那几句话,又想到现在龟缩在这个空间里面不敢出去的北溟仙尊,那种无敌的形象完全崩毁,不光北溟,还有那位,被称之为毁灭圣尊的存在,在他脑子里面的形象,已经完全崩毁了,两个无赖……

    “嘿嘿,小子,你敢小瞧你的老师,你会为你现在的行为而后悔的。”林石才想到这里,脑海之中,一个声音就轰然炸响,不正是北溟仙尊还有哪个……

    “林石见过老师。”好吧,林石心里虽然对这两个至强的形象崩坏,但同样不妨碍他崇拜强者,特别他与北溟仙尊,确实有师徒之实,这撼天经,就是他留下来的传承……

    “别以为你叫我老师,我就会放过你,从今天开始,你就由我来教导,做为你的授武器灵,我可是有很多权限的哦。”北溟仙尊哼哼了几声,忽然开口说道,“对了,外面的麻烦,我是不会帮你解决的,再说了,所谓劫难,得自已渡过,靠别人的力量,就算渡过了劫难,也会有新的劫难等着你,天道至公,此番你们地球上虽然死伤无数,但是也有无数人得了大机缘,可以说是成为了毁灭圣尊的不记名弟子,再加上这里本身就是毁灭的道场,一切生灵,皆由他执掌生灵,如果无法超脱他的修为,就必需在他的法则之下颤抖,这就是我给你的答案。”

    “能给我详细说一下那位圣尊的情况么?”林石有些小心的问道。

    “小子,有些东西,不是你能够知道的,如果非要知道,惹来的劫难就会更大,你本就是应劫之人,上尊之事,还是少知道为妙。”北溟摇了摇头,说道。

    “好吧好吧,反正你们两个在我心里,已经形象全无了,我自已的事情自已解决,外面的麻烦,我倒是有了个初步的构想,正好,你现在教我武功,能不能教我一套轻功,一套让我接近那只骷髅王的轻功?”

    “不错嘛,主意打得不错,嗯,你现在也算入了小道境,我这里有一套轻功确实挺适合你的,本座现在就将【逍遥踏空】的舞空术教给你。”北溟仙尊话一说完,林石就感觉到有无数的信息传入到脑海之中,一套精妙的轻功心法就传进了他的脑海之中,林石悟性惊人,很快,双眼之中,就泛现出夺目的神彩,显然被这精妙的踏空步法给吸引住了。

    林石睁开眼睛,便站起身来,看着双眼迷惑的聂颜,直接走到房子外面,一边走,一边笑着说道:“颜儿,刚刚仙人传了我一套轻功,我演示给你看,等会儿我把心法教给你。”

    “啊,真的么?”聂颜也是眼睛一亮,当然,她在意的并不是武功,而是林石的态度,林石能把自已的武功拿来与她分享,那对她,已然是不分你我的……

    “喂,臭小子,我不允许你将轻功传给那丫头,不行,不行,就是不行。”脑海之中,连忙出现了老头子的抗议之声……

    “老师,颜儿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徒弟媳妇儿,没让你给见面礼就算不错了,你竟然这么小气,一门轻功还斤斤计较,太不讲究了。”林石脑海之中想着,反正他知道,自已的想法,这老头一清二楚。

    “你个混小子,你连个拜师礼都没有,竟然还有脸让我给见面礼,再说了,这丫头以后是我的死对头,我教你,再教她,岂不是变相资敌?不干不干。”北溟竟然耍起无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