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洞房花烛夜
    小道境的山贼首领一死,正在与四位老仆缠斗的两位山贼首领顿时有些慌神,各自拍出两掌,击退了四位老仆,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任务失败,他们早就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可能了,只有逃命。

    但是还没有来得及逃走丈远,两道火红色的箭矢忽然破空而来,两个练气四境的山贼首领就直接被钉死在地上,其他的小山贼顿时四散而逃,不一会儿,就逃了个干净,而这时,两道身形一前一后,来到了林石和活下来的几位家丁身前!

    “好胆子,竟然敢在老子的地盘上劫杀老子的儿子和儿媳,特么的,不要让老子查出来,不然的话,一定剥皮抽筋,杀他全家。”说话的,是一个高壮的汉子,汉子满脸杀意,暴怒非常。

    “林兄勿怒,我刚才看了,山贼头领至少有小道二境的修为,看来应该是我们的那几个对头派来的,也不用查了。”另一个身影落在林铁的身边,正是林石的老丈人聂熊……

    聂熊的名字看起来霸气非常,但其实他身上,却有着一股子书生之气,如果不是背着一把长弓,只怕会被人认为是一位书生吧,并且讲话也不紧不慢,涵养功夫非常的到家。

    “咦,丫头的拳法又进步了,不错不错,再过几年,只怕就得超过我们几个老家伙了吧。”林铁生了一会儿闷气,随即,蹲下身在那个死去的贼首身上的瞅了瞅,眼神得意洋洋,意外的显得很高兴。

    “你个老家伙,颜儿明明是个温柔娴静的性子,你偏偏要让她学你那么刚猛的拳法,现在好了,你看看你儿子,先前那几个小山贼没有吓着他,反而被颜儿给吓着了。”聂熊瞪了得意洋洋的林铁一眼,吐嘈了一句。

    “岳父大人,没有没有,只是有点不适应,不适应。”林石连忙摆手,脸上有些羞臊!

    “小子,这次确实不错,回去,拜了堂,就让颜儿教你霸拳,好小子,以前倒是小看你了。”林铁拉过一位老仆耳语一番,便见他虎目放光,走过来,使劲儿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毫不客气夸奖了两句。

    “嗯,确实不错,虽然修为弱了点,但以我们两家的财力,很快就能够让你修练起来,自已努力一点,等以后修为超过颜儿,你就不用怕她了。”聂熊笑呵呵的说道,显然,两个老人,对于林石先前表现出来的气质,还是很赞同的。

    “爹,您再乱说,女儿就再也不理你了。”身着喜服的暴力新娘此刻文静得像一只小鸟儿,闻言,也忍不住有几分羞恼涌上心头,她本身就是一位熟读诗书的大家闺秀,只不过被无良的公公骗去修练无双霸拳,才让好拥有狂暴力量的同时,又温柔娴淑,矛盾感十足。

    “好了,颜儿,你也没有什么好害羞的,林石他以前生性顽劣,不爱习武,所以我才想着把我的武功传授给儿媳妇,以后让这小子吃吃软饭也好,不过现在好像睡了一觉之后倒是清醒了,你就把你学到的无双霸拳都教给他,到时候你们两个,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夫妻一体,谁人敢欺?”林铁倒是十分的满意,哈哈大笑着解释了一通,分外得意。

    “唉呀,我们两个都老糊涂了,今天是这两个小家伙的新婚之日,竟然被这些宵小之徒给坏了气氛,真是晦气,走,直接将他们带回去,先拜堂吧。”聂熊忽然一拍脑袋,连连说道。

    “等一下。”林石来到两个贴身护卫的面前,他们的尸体已经被斩成了两段,早就已经死去多时了,林石默默的看着他们,此刻,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提升实力,无论在哪个世界,拳头大才是硬道理,林石早就领教过了,如果自已的力量足够,这两个护卫,或许就不用死了,还有这送亲的上百家丁,或许也不会死了……

    都因为自已的力量不足啊~

    “父亲,替我厚葬他们。”林石站起身来,低沉着声音说道。

    “嗯,不错,长进了。”林铁一挥手,将他抓起来,身形腾空,数个起落,已经出去几百米地,领域境强者,沟通天地之力,轻功练得炉火纯青,哪里有什么道理可讲?

    ……

    “拜天地。”

    “拜高堂。”

    “夫妻互拜。”

    “送入洞房。”

    ……

    婚礼并没有被延迟,哪怕是晚上,林府依然是宾客满棚,那一场突如其来的刺杀,仿佛就没有发生过,一对新人,很快被送入到了洞房之中,林石甚至还有些懵懵然。

    这就是人生四大喜事之一的洞房花烛夜啊,我林石竟然就这么拥有了?

    好吧,其实自从进入到这个星辰,就处处透着一种让他惊讶的幸运,而这种幸运,让刚刚在地球杀得天昏地暗的林石真心觉得不要太幸福。

    但偏偏就是太幸福,林石到了洞房,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个已经成为妻子的女人了。

    “夫君,怎么不替妾身揭下盖头,是嫌妾身不堪入目么?”就在这个时候,聂颜温娴的声音响起,让人怜爱!

    “没,没有。”林石有些急促的来到聂颜的身边,上前两步,坐在聂颜的身边,先前面对那些多的山贼都没有抖的手,竟然有些微微颤抖起来,想伸手,手在半空,却停了下来……

    “怎么了?”聂颜有些奇怪的问道……

    “娘子,我……你不后悔么?嫁给我这么一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人,以后,或许我会有别的女人,或许,我会很坏,也许……”林石一时也找不出什么话来说,在他的脑子里面,地球上的那些自由恋爱的理念根深谛固,现在这种封建包办婚姻,以后,又有谁说得清楚呢?

    “夫君不是这样的人。”聂颜轻笑着说道,“再说,你我都拜过堂了,我母亲说过,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若是夫君以后待我不好,就只能怪我的命不好了。”

    这是什么道理,感情真不在一个频道聊天啊!

    “那……那我揭了。”林石抖着手,轻轻的拉下了盖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