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四十章 我是九尾
    为什么变成猫后它原本为主的人性会慢慢的被兽性压制,这一切根本的原因就是当时并不是萧奈吞噬黑豆的灵魂夺体重生,而是黑豆的灵魂吞噬萧奈后所形成的新生灵魂。

    黑豆的灵魂因该带有一种吞噬的属性,但是因为没有觉醒所以不曾拥有超自然的力量。但是当时黑豆在受到巨大的惊吓之时,那吞噬属性似是被激活得以吞噬掉萧奈刚刚震离身体的灵魂。

    因为黑豆的记忆与萧奈的记忆相比太过渺小,所以使得黑豆在吞噬萧奈的灵魂开始融合后,受到人类笼大记忆冲击认为自己是萧奈,并在一只猫身上夺体重生。

    随着时间的推移黑豆的灵魂慢慢消化了萧奈的灵魂后,那属于猫的兽性才开始重新主宰它的精神世界。

    如今它完成萧奈所有心愿,使得萧奈的执念散去,灵魂与黑豆的猫魂融合为一体,才使得它得已醒悟一切。

    现在虽然它是以猫魂为主,但是它也不能说是黑豆,而是一个以猫的兽性和萧奈的记忆为主的新生灵魂。所以真正算来它不是黑豆也不是萧奈,而是新生的九尾。

    毕竟当时属于黑豆的记忆与萧奈的记忆相比太少了,使得它最后的灵魂记忆以萧奈为主,所以新生的灵魂会受到萧奈的记忆影响。但是本性因为兽性灵魂为主的原因又偏向于猫性,所以才会让九尾的性格变得这么复杂多变。

    到了如今,受萧奈的记忆影响太过严重,所以也不能算是黑豆的灵魂吞噬萧奈灵魂,只能说是一人一猫两个灵魂融合为一体后诞生的新灵魂。毕竟灵魂十分复杂很难解得清,但从觉醒的异能来看,新生的灵魂在本质上无疑偏向猫性。

    所以它可以是萧奈,也可以是黑豆,但认真来说它只是继承萧奈与黑豆一切的九尾。

    面对九尾精神世界翻天覆地的变化,外界的天使与疾风并不知晓,它们只看到萧奈正趴在那人类墓碑前假寐。但是从九尾身体中散发的那股奇怪的精神波动,却让不远处的天使与疾风心中有些惊异,不知它到底在做什么。

    如今的九尾好似有一种破除迷障,得悟真我的感觉。连蛇尾那个只在独眼猫死之时觉醒过一次的吞噬黑洞异能技,如今也清晰的浮现在它的心中。要知道在这之前这个异能技就如同樱花一现般,自那之后就没有再出现过。

    太阳西落,黑暗再次吞噬了整个世界。天空繁星点点,皎白的弯月缓缓自东边的山头升起,让世界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银纱。

    带着寒竟的晚风啸啸而起,吹得周围的树叶不停的摇曳。绵绵不绝的虫鸣声开始自远处的林中响起,偶有夜鹰的叫声不时传来,加上黑暗中不时窜动的黑影与那黑暗中闪闪发光的兽瞳,让这片公墓在晚上显得尤为恐怖。连那些守了这么多年公墓的管理员,在这样的晚上都不敢到这些地方巡逻,只敢龟缩在自己的办公室。

    夜间,那些属于黑暗世界的生物在这一刻仿佛自沉睡中醒来,使得这黑色的世界并不平静。不时有夜间生物自某个角落窜出,在各个墓地上来回窜动。

    不过不管时任何生物,它们都会本能的避开斜坡的的那个角落。那个地方有两道恐怖的身影守在那处,使得周围的生物不由本能的避开那里。连那些鸟虫在本能感到威胁的情况下都不敢在这片地方鸣叫,生怕惊动那里恐怖的存在。

    当萧奈再次睁开双眼之时,看到就是这么一个森冷又迷人的夜色。

    “九尾,你没事吧!”看到九尾的苏醒,仿佛散发着淡淡光晕的天使窜到它身边轻轻低吼起来。

    “没事!”萧奈那紫色的眸子在这黑夜中显得极为璀璨,虽是晚上,但周围的环境在它眼中与白天并无多少差别。它给天使回了一个安心的目光后,再次一脸平静的抬头向它母亲的遗照望去。

    此时它的眼中没有悲意,眸子一片清明。虽然醒悟真我,但是它并没有抗拒萧奈的一切,在它心中他们依然是它的父母。不过如今它却不在以萧奈自称,而是以九尾这个独属于它的名字自称。

    “妈妈,我已经把父亲找回来了。如今的他再也不会跑了,他会永远陪在你的身边,直到永恒。”

    看着那张美丽依旧的面容,萧奈不由默默想道。随后看向旁边属于萧奈的坟墓,九尾眼中流露出一丝复杂。它有些羡慕萧奈的肉体,可以永远陪伴在自己家人的身边。在这一刻,九尾那属于萧奈的那部分灵魂无疑是幸福的。

    没有过多沉思,九尾想起它此次回来的目的。乘着晚上无人,正好把他父亲安葬下去。虽然它为它父亲准备的墓地被它曾经的人身给霸占了,但是它也没有过多的在意。

    即然如此,那就把它父亲与母亲真正的合葬在一处。

    想到这里,它意念一动,一副显得有些奢华的棺木出现在墓地旁边的空地上。这副棺木中放着的就是它父亲的遗体,因为异空间中一切都是静止的原因,使得它父亲就如刚放进去没什么两样。

    这副棺木的出现让天使对九尾来此的目的有些明悟,一直跟在九尾旁边的天使自然清楚里面装着的是什么人。想起九尾就是因为这个人类的死亡而性情大变,天使的目光不由出现一丝波动,思考起九尾与这些人类的关系来。

    九尾没有管旁边天使与疾风的异样,愣愣的看了这副棺木一眼,蛇尾幻化而出把那副棺木卷起。在动用土遁异能的情况下,那泥土在它眼中如同虚幻一般使它很轻易的遁到地下找到它母亲的棺木。

    随后它小心的把它父亲的棺木与它母亲的棺木并排放到一起后,它脸露出一丝哀意的自地下遁出。

    它来到它母亲的墓碑前,身体发动巨人化异能开始变大。等身体和疾风差不多大时,它才抬起右爪伸出一只锋利的爪子在它母亲的名字旁边把它父亲的名字也并排铭刻在一起。

    看着程晓雨与萧以轩两个并排出现的名字,九尾眼中好似浮现出它父母一起对它含笑的身影,此时九尾方露出久不曾出现的开心的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