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一十六章 鬼姬
    禄州市南区的人此时真的吓得不轻,不久之前那些枪声与爆炸之声已然让他们心惊肉跳,如今却已经陷入恐慌的气氛中。受到萧奈操纵的恐惧之力波及,很多人心中的恐惧纷纷引动,立时感到全身惊悚,惶恐不安,仿佛世界未日已经到来一样。

    随着萧奈的灵魂威压也散发出来与静念的灵魂威压进行碰撞,不要说南区的人,就连住在其他区域的人都能感受到这片区域上空弥漫着的那股可怕的能量波动。

    那些隐藏在禄州城各个角落的强者不由不目光投向此处,不由在猜想是那两位强者竟然闹到在城市中展开大战的地步。如今禄州城的南区与东区简直就变成了战场,很多人吓得纷纷自这两个地方逃避开来,生怕被这恐怖的战斗给波及。

    “你是谁!竟然敢救这群海盗,你是想和华夏政府做对吗?”

    随着动用的力量越来越强大,闹出的动静越来越强。静念反面开始慢慢收敛起来。现在只是动用无形的精神力量,如果是动用其他有形力量的话,恐怕整个禄洲城南都会被高阶强者的战斗给毁灭化为一片废墟,这绝对是静念不能承受的代价。

    看到这一幕,萧奈轻轻的一笑,果然身为人类就是顾忌太多。暂时不想暴露身份的萧奈也没有再出手,再说欺负一个束手束脚的瞎子,打赢了也没啥意思。而且它对东边那越了越激烈的战场感到兴趣,想去看看。

    “组长,我们要不要去追。”

    随着静念与萧奈的力量慢慢收起,下方那些被这无形的力量压制得动弹不得的人纷纷恢复过来。秦天赐他们立时带着活下来的海盗头也不会的离去,而异能局的强者看到这一幕立时向那仰视着萧奈所在方向的静念问道。

    对此,静念的脸上也出现一丝犹豫,虽然她也不想放过这群海盗,但是再引发与那未知的强者之间的战斗也不是她想要的。

    这时身处高处的萧奈似是感到某个角落正有一道带着恨意的目光扫向它,虽然它此时隐着身,但是那目光的主人仿佛知道它所在的地方一样。

    对此,萧奈感到不喜。这就好似人类被一只蚁子突然叮咬了一口一样,它想也不想的张口对着那目光主人所在的地方一吐,一道无形的波纹瞬时自萧奈口中喷出。

    电磁微波,这个刚刚掌握没多久的异能技瞬时被萧奈用出。微波是无形的,那正躲在一栋大夏中暗中观察此处战场的人还来不及反应就被这股可怕的力量波及。

    随后在这微波的作用下他们身体中的水分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蒸发,有些人虽然有防御异能,但是一般异能根本抵挡不住这具有可怕穿透力的微波,只能面带绝望的步入死亡。

    那用仇恨目光扫向萧奈的主人在死之前一定十分后悔,不该因为他们的计划遭到破坏而招惹到那样恐怖的存在。

    “不好!”

    感受到这股力量的出现,静念他们不由脸色大变。只是很快她就发现这股力量的目标不是他们,不由很是奇怪,不知道是谁惹怒到了这未知的强者。

    发出一道微波之后,萧奈才就收起异能,没去细看结果。对它来说这样蝼蚁般的存在,不值得伟大的九尾猫王殿下特意征对。看到秦天赐他们已经逃离了这里,它轻轻一笑,身体化为一道疾影向东区射去。“静念,本王这次就先放过你。”

    感到萧奈的离去,静念脸色不由一松。想起刚才的一幕,不由对手下的人吩咐道:“去查一下。”

    “是,组长。”

    立时有一位异能局的成员带着一群人向刚刚萧奈攻击的地方跑去,他们也想知道萧奈到底做了什么。等他们赶到那大夏之中,看到那死状各异的干尸后,不由吓得满脸苍白。就连静念知到这些情况后都不由眉头紧皱,在苦思那位未知的强者是谁。

    根据现场得到的一些东西,异能局的人脸色很是难看,他们发现自己好像被人利用了,卷入了一场未知的争斗之中,这让异能局这群自祤人类精英的特工脸色十分难看。

    ······

    禄州南区,此时天昏地暗,阴风阵阵。无数团如鬼物般的黑色雾气似是发疯一样,开始向这片被乌云笼罩区域的人们攻击。

    尖嚎四起,哀声不绝!死亡的气息笼罩在这片区域的每一个角落,吓得那些市民躲在家里封死门窗,根本不敢出去。

    那些被黑色雾气扑中的人,其气血好似会瞬间被吸干,被成一具皮肤发黑如腐尸一般的尸体。随后那些尸体中很快就会诞生一团新的黑色雾气,加入这场死亡盛宴之中。

    此时战火四起,那些本是来参加拍卖会的人都为此受到牵连。尤其是被这群鬼物层层围攻的华艺拍卖行,更是如同未日战场一般,那一团团黑色雾气如同潮水一般正在冲撞这个地方的防御结界。看那结界忽明忽暗的样子,恐怕要不了多久就得破灭一样。

    这时天空突然雷声大作,一时间那乌云之间竟然变得雷鸣电闪起来。天空雷蛇舞动,震耳欲聋的雷声猛然响起。

    轰隆!

    一道巨大的雷电瞬间自天空劈下,其所过之处那些黑色的雾气立时被劈得烟消云散,如同遇到天然的克星一样,那恐怖无比的黑色雾气在雷电的轰击下一碰即碎。

    “鬼姬,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暴喝之声自拍卖会中响起,伴随着那惊雷撕裂这片天地。

    离拍卖行不是很远的街道上,一女四男冷冷的站在那里注视着华艺拍卖行的战头。为首的那女子长得异常美丽,身着黑色的纱衣随风舞动,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惊人的魅力。虽然一张俏脸显得有些冰冷阴森,但是却为她带来一种更为特殊的美。

    听到那宛如惊雷般的怒吼,那为站在最前方指挥着那遮天盖般的鬼物进狼的鬼姬不由娥眉轻皱,一双妙目瞪向旁边一位长相俊美气质非凡的男子说道:“你不是说只有那死厨子在这里吗?怎么雷老鬼也在。”

    “看来欧家为了对付你下了不少的血本,听说欧家那小白脸长得不错,当初你是怎么舍得把他杀了喂你的宠物。”

    对鬼姬生气的目光,冥空不以为意。从小和她一起长大,他对她的性子了如指掌,明白她在需要他帮助时是不会对他发火的。原本以为这拍卖行中只有一位高阶强者,没想到现在竟然还隐藏了一位,这让冥空也有些凝重起来。

    “哼!男人都不是好东西,那家伙竟然敢对我动邪念,让他这样轻易的死已是对他的恩赐。”

    果然鬼姬看到冥空的这个样子虽然很生气,但是并没有发出来。只是冷哼一声,不再看他。

    “小蝶,你这话可就过份了,至少我还是一个不错的男人。”冥空听到这话,表是很不赞同。不过想到那位不知死活的欧家少主,他眸子中不由划过一丝冷意。

    “即然雷老鬼也在这,你进去帮青姨。青姨进去这么久了还没有出来,肯定遇到麻烦了。”鬼姬没有理会冥空,注视着拍卖行眼中露出一丝焦虑。好在那防御结界就要破开了,到时她就可以操控她的宠物们接应里面的人。

    “不行,对我来说保护你才是最重要的。”看到天空雷鸣电闪,无数雷电不断向他们轰来。冥空脸色不变,手中的死亡镰刀向上空猛然一甩,快速旋转的死亡之镰化为一道屏障把那些雷电挡在上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