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一十一章 老对头
    “独眼,你可要考虑清楚,我们少爷可不是你们这些阿猫阿狗能得罪的起的。”

    一位身型高大威猛的胡须大汉瞪着如铜铃般的眼睛面带不善的盯着刘武,从这人的话语中不难看出这名大汉与刘武曾经相识,而且关系也很差。

    在这名大汗后面则是一支上百号人的大队人马,这些人的衣着与武器都明显比刘武等人不止高了一个档次,而且看那些人流露出的气息可以感受到这伙人中不缺乏高手。

    这伙人面带高傲,目光如看戏般看着那大汉在威胁刘武等人,连那只高大凶悍的魔兽狗金刚也并不被他们放在眼中。和他们相比,刘武带着他的手下与魔宠金刚和这伙人对峙无疑是落了下风。

    除了刘武与金刚外,古庙村的其他人都是没怎么见过世面的普通人,那里承受得住这伙人身上散发的那种饱受战火养成的那股凶悍之气。那怕此时他们被萧奈催眠了,身体也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丝惧意。也许正是看到这一幕,才使得这伙人肆无忌惮的要刘武他们让地方。

    “黑面鬼,三年不见你还是这个鸟样,一个喜欢仗势欺人的废物,你要是有种就跟我的金刚打一架,你要是赢了老子任你处置。要是没种那就算了,反正你一直是这样的货色。”

    刘武面带轻蔑的看着身前之人,真是冤魂不散,这么多年这欠揍的家伙竟然还没被人砍死,还真是命大,看来老天果然不长眼。面对这个曾有仇怨的敌人,他自然也没有客气的意思。

    “你少用这种不入流的激将法,老子才不上你的当。让不让一句话,不要让我们家少爷等急了。独眼,我看你还是识些时务为好,省得你带的这些人缺胳膊少腿的你没脸回老家。”

    被称做黑面鬼的胡须大汉目光有些戒备的看着那正在一旁边虎视眈眈的盯着他的金刚,对于刘武的这只魔宠他自然熟悉,以前他就被这只畜生给咬过,至今还印象深刻。

    他明白刘武早就退出职业猎人这个圈子回老家种地去了,现在看到这情况已然明白对方带着的人都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豹子,他们竟然还没打起来就已然吓得不轻,自然使黑面鬼不过放过羞辱这曾经对手的机会。

    “凭你们,也配要我们的房间,除非从老子尸体上踩过去吧!”

    刘武用一种看死人般的目光看着眼前这群人,这些人竟然不知死活的竟然想要抢他们大王的地方,这真是太岁头上动土不知死字是怎么写的。

    “即然你找死,那······”黑面鬼听到刘武这话,不由面露狰狞的盯着这个老对头,眼露杀机正准备招呼其他人准备出手教训这群不识时务的家伙一顿。

    “黑面,住口。”

    这时,身后传来一声怒喝,阻止了他的行为。使原本面露狰狞的黑面鬼神情不由一僵,眼带不解的向后方望去,因为出声阻止他之人正是他如今的主子江南周家家主的独子周烨。

    这是一位面冠如玉,气质超凡的少年。只见他骑在一只头上长着两只如牛角的红色骏马上,气场极大,一举一动都仿佛是这世界的中心,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不过此时这名少年却眼露惊惧的看向刘武身后的别墅,似是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那原本如玉般的俊脸更是显得雪白。他出身江南省的一个大家族,见识自然不低,平日虽然性格高傲,但也不是那种不知进退的蠢货,在预感到这别墅中有危胁到他生命的存在后,他立时置止了手下那做死的行为。

    “黑面,平日里本少是怎么教育你的,不要仗势欺人为非作歹,败坏我周家的名声。出门在外自然要低调行事,即然这里有人先住了,那我们就换个地方吧!”

    那少年面色含怒的瞪了黑面鬼一眼,随后对躲在不远处的那名服务员问道:“你们店里因该还有空房吧!”

    “有,有,诸位大人这边请。”

    那服务员听到这话,连忙从暗处颤颤走出,擦了擦额间的冷汗,内心不由松了一口气。这些人真要打了起来,他们管事知道后肯定会撕了他,还好没有打起来。

    黑面鬼看到自家少爷这个样子,立时明白不对劲。他可不是傻子,想起自家少爷其中的一个能力,内心不由一颤。随后面带复杂的看向那正冷冷看着他们的刘武,他不甘的看了这个老对头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就转身跟着他们少年离开这里。

    受周少的影响,这些护卫感觉周围气氛立时不对劲起来,那原本在他们眼中有些平常的房子瞬时在他们心中变得如龙谭虎穴一般,使得他们连多看一眼都不想。

    “桀桀!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真当我们是软柿子吗?”在这些人准备离开之时,那站在门口的刘武冷然怒喝。

    “独眼龙,你想怎么样,不要以为我们怕了你。要不是少爷宽厚,老子第一个就把你给撕了。”

    刘武的话让黑面鬼愤然大怒,那双虎目立时泛起一丝腥红的血色,要不是顾忌到自已在自家主子眼中的印象与那未知的存在,恐黑面鬼早就忍不住大打出手了。

    “哼!”刘武不屑的看了这老对头一眼,对那坐在一匹魔兽马上的英俊少年说道:“这位小少爷,我们家主子有请。”

    那周少听到这话,脸色不由一变,想起他用异能看到的异象,心中已然明白那是什么样的存在。刚刚手下的人用言语冒犯了对方,所以他装着不知者无罪想逃离这里,现在听到那神秘强者请他进去,使得周少内心一苦,立时明白躲不过去。

    不过他换一个角度想一下,平日那种存在就算是他也不是想见就能见到的,如果能交好一位这样的强者,对他自然大有好处。想起刚才的一切,他好像没有真的得罪死这位强者,想来看在他父亲的面子上,这位强者因该不会为难他这位晚辈。

    也许这位强者说不定还和他父亲是熟人,毕竟他父亲在南方也是排得上号的强者。这样一想,周少神情一松,面含笑意的对刘武说道:“即然贵主人有请,那在下也就恭敬不如从命。”

    周少翻身下马,带着手下的人向刘武他们让开的道路走去。不过在周少经过后,其他人想经过时却被刘武拦住,只见他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家主人只请周少一个人进去!”

    他的这话一出,立时让江南周家这伙人脸色一变,那护卫队其中一位队长立时对那周少说道:“少爷,这太危险了。”

    ······